joyside and tsunami

2008/10/26 at 12:21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music, zoom@26 | Leave a comment

總得有個了結才舒服。
Joyside的現場很不錯,比Super VC更好看。
還有個很Cute的鼓手^^

喜歡這樣不時在周末晚有一些Live可看,該謝Kap & Kiyan,
她們很努力,自己就及不上了。

這樣10多天竟然就過去了,突然功課又已迫到眉睫。
這時踫巧新自由主義宣報破產,恒指嚇人地掉到12xxx了,比高峰已掉了近3份2,
風聲鶴唳(+荷包勁乾)中讀xxyyzz@@##主義,還真太有感覺了吧。
這麼說起來,話說凱恩斯主義要回來了,如果說這便是這次海嘯的答案,覺得好像太簡單了點,
Great Depression 最後可出了個希特拉。
特首這時搬出第三條道路,被社民連罵不讀書,
如果凱恩斯主義以至於社會民主主義(跟社民連真的沒有什麼關係)最後也沒能搞好,那麼第四條道路是不是要出現了?

Advertisements

mucc in helsinki news

2007/03/26 at 3:28 | Posted in mucc, zoom@26 | Leave a comment

赫爾辛基的電視新聞,,這麼厲害啊…(不是7年前就知道厲害才年年去看Live的嗎?) 

還有四場才能回日本,達真的要保重。偏偏傷在頭上最要命。
朱BBS議論紛紛,聽說是從台上掉了下去,好像是巴黎之前就發生了,
這麼說Scenic還看到了Live,應該沒有大礙吧….希望不是死撐,如果不行一定要懂得喊停。
雖說是World Tour,下年還是可以再去的。

縫了5針

2007/03/26 at 3:27 | Posted in mucc, zoom@26 | Leave a comment

網上現在人人都這麼說, 達瑯後頭部後縫了5針,
不要嚇人吧, 是那些傢伙又在玩還是怎樣??
真是的, 快找個人update日記或到BBS留個言行不行?

2號生日快樂

2007/02/26 at 2:38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zoom@26 | Leave a comment

福如東海 ^口^

東宮西宮的家書

2007/01/26 at 2:35 | Posted in culture, hong kong, zoom@26 | Leave a comment

龍應台教授的香港筆記,是送給香港人的禮物。
<東宮西宮>不是也一樣嗎?
不是香港人,很難看得懂,很難會有感受。
是香港人,看完笑完,大概還是嘆氣,或難過吧。

<東宮西宮>每一輯都諷刺/討時事和時政,
每一輯都寫的「很貼」,
但最近時態變了,讓<Back  To The清朝>看來更有社會普遍性,
好像不再是所謂的一撮人所關心的議題,而是香港關心的議題。
若說「西九龍」已是全港關心的議題,那我想今次是比以前的「全港」更「全港」。

當然,這「全港」,也不真的是「全港」,
談到天星的時候,我親愛的朋友對我說:「我冇feel 喎。」
我覺得難過就是這個原因。

完場時,我對紀錄錄像的鏡頭說:「我最喜歡放片的兩段,有感動。」
說完了才想起,這樣說,好像說演員都演得不好似的,喜歡的兩段都是沒有演員的。
不是這樣的,黃大徽跳<Eat It>的一段,我像看Live一樣歡呼,
陳浩峰的<曾蔭權Once More>、「拖地亞嬸」,Tanya<十重奏>的政府口號也很精彩,
<十重奏>有點硬,但訊息清晰。
放片的兩段,就是<Over the 天星>和<香港家書>,
一段映了很多香港的舊照片,配了Over The Rainbow的純音樂版,同時打出一句又一句對香港人直接的質問;黑暗中的天星碼頭多麼像一塊墓碑,琴聲一如輓歌;
另一段是香港百年歷史大事的濃縮。
畫面翻過時光,配合音樂(我自知,總是特別受音樂感動),我差不多要流淚。

這許多許多太多年,我們只是一隻又一隻土撥鼠,我們的腳使勁爬,原來只向地裏鑽,
把土地給翻出一個個洞,卻哪裏也去不到。
香港人何時變得如此「內向」而不自知?
背向大海生活的人,也不只(如龍應台所寫的)台灣人而已,
而我們,還有很多「冇feel」的人。

<Back  To The清朝>的名字其實有些令人毛管棟,
有些Gimmick,我不太受的那種,我想也有人會如我一樣,或因此錯過它了。
但它是好看的,好看在有令人思考的能力;它好笑,好笑在有共鳴,笑完了再思考。

我其實更願意稱<東宮西宮>為香港家書,比曾蔭權的「香港家書」更香港家書,
它才載有給家人的信裏所會有的關懷,
同意鍾楚紅說的:導演很愛香港。(那全體演員也一樣,你能感受到。)
但有 feel 到的,有多少人呢?

東宮西宮<Back To The 清朝>

月光

2006/12/26 at 1:54 | Posted in mucc, music, zoom@26 | Leave a comment

ムック《極彩》Track 5。

那非常美麗、非常憂鬱的旋律,我想像,
如果它有另一種編曲,
比如說,那月光昏暗深沉,
達瑯迴轉着的悲鳴下面,有很沉很重、宛如從心底最深處奏響的結他,
如<遺書>般的,在睡夢裏也感受到的深沉憂鬱。

又比如說,那月色涼淡如水,
弦聲也低溫冰涼,
達瑯不送氣幽幽唱着「思い出は彩やかに 色褪せぬ 夜の夢」,
在世界沉睡的時刻,獨自清醒。類似Luna Sea的<4am>那樣。

那我心裏會留下很深很深的刻痕,以後用神經記住了這首歌。

但終究ムック不要深沉了,
最少不要那一種深沉。

我還是喜歡這一首的。
美麗的旋律,從來都是ムック的強項。在《朽木》之後老說要加強旋律,指的只是坊間一般大眾覺得容易接受的旋律模式吧。

過去的歌詞和場面輪迴到這首歌裏來,
訪問裏ミヤ說,這是一首有關慮積「過去」促成「現在」的一曲,
他真聰明得太厲害,還有比這個寫法更有說服力的嗎?
且聽下來,好比跟ミヤ走在一起經歷了那麼一大段路,
讓我想起很多以往聽ムック的時刻。

那淡色的小石原來也很漂亮,
悲しい歌達,握緊在手裏,成就這美麗的一曲,
憂鬱變成了柔情,モノクロ化作極彩。

但,那是為了甚麼,這曲調還是如此憂鬱?
還是只要不死,淚還是會流?
你說這是為了甚麼?
那就坦白一點吧,ミヤくん!

兩席話

2006/11/26 at 1:35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culture, mucc, zoom@26 | Leave a comment

文化小組的首次活動,是錢鋼老師的講座。講題為「強國夢斷──中國早期留學生和李鴻章的悲劇命運」。

錢老師最廣為人知的著作是《唐山大地震》,維基百科有他的介紹編條。

其實我沒有讀過《唐山大地震》,因緣是文化政策及媒體的課裏,錢老師有來主講了一節及列席旁聽。那一節講課,我又剛好錯過了,還好有同事V也在課裏,事後我們在應該寫稿的時間來了一次分享會,之後我的精神幾乎一直保持在遊離工作以外的狀態(即是發呆),檢討自己的處境。

不用說我很期待這次講座。

我比較希望錢老師再談媒體,但最後他決定了另外的講題,
不過我相信還是會有學習的,
而且錢的背景令我特別有興趣,南方旗下的出品和三聯生活周刊都是我留意的少數內地媒體。

題目聽起來很「硬」,即是難啃。但講課很精彩。

由晚清朝庭派出一百二十名小孩到美國留學開始,追蹤留美學童的一生,一直到他們的第三代。留美計劃的時代背景是晚清,即當中經歷了列強侵華、義和團、火燒圓明院、到後來的甲午戰爭、香港和台灣割讓、革命、軍伐時代。複雜而難堪的歷史,體現在一百多位小孩身上,也不盡言難過,還有活潑的氣息。後來這留美計劃被喊停,計劃在中國一方被視為失敗,命運轉折如何,一課也難盡。四十年代,垂垂白鬚的老人在上海因為接受外國媒體訪問而聚首,能來、還在的人,身上長褂卜帽,卻以美式英語在酒吧裏調笑、喊彼此學生時代的外號。

說到後來,堂上一位老者被錢老師介紹站起,剛剛他的照片被放映機投射出來,背有點躬的張先生是留美學童的第三代,一生,也是一課難盡。
那悠悠歷史長河在一瞬間變成可以觸摸的實體,我眼裏發熱,心裏激盪。
Live House 以外也還有這種震撼……..

錢老師鍥而不捨追新聞的方式很厲害,他在堂上說來,仍然手舞足蹈。
為一條線索,他就在美國某個州的大學圖書館了,另一條線索,又走到另一個州。有結果展示出來的自然就的成功的追查,不成功的又繁幾?而找到的線索又在圖書館的哪兒,想起也流汗。
然錢的方式始終由關懷人的角度出發,事後跟小雲說起,覺得這就是為什麼這般有歷史重量的硬題目,說起來卻如故事般令人感觸,令人嘆氣。

這,不就是學習嗎?

錢在堂提到口述歷史,不得不心頭一震,這正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
自己固然沒有追歷史的學術能力和感敏度(就是錢所說的直覺吧),我想着的不過是,一次也沒有聽過我爸提到他的爺輩,媽也說得好少。但那不個是他們小時候的事情,不個幾十年前,那是怎麼樣的時代,讓一輩人和更多輩人的日常但真實的生活給黑洞吃掉了…..
我公是族中長男,在鄉下誰都聽他的,他懂得也多,身勤快,不求虛業。我很久才看到他一次,每次他會拉着我的手。
但是為什麼我沒有在他還可以拉着我的手的時候,讓他說他的故事?
這是這樣,好想好想拿着錄音機,去跟很多的阿婆和阿伯說話。

錢鋼老師與胡勁草合著的《大清留美幼童記

+     +     +    +    +    +

會後,有組員說,原本看到這題目,覺得這又跟我們有甚麼關係?且聽下來,卻才知道原來留美學童跟香港人又有那麼多的瓜葛關連。
固然如此,但她那句「跟我們有什麼關係」讓我很訝異,
她不是大學生嗎?不是上過龍教授的課了嗎?不也簽紙入文化小組了嗎?
為什麼還吐得出「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跟我們有關係的事情才能關心嗎?才能夠做嗎?

媽的那年年飛去日本看Live的那些人不是外星人還會是誰?

~~~~~~~~~~~~~~~~~~~~~~~~~~~~~

王加沙飯桌上的一席話也很精彩和暢快。
不是說前一天才在Scenic的酒店房間裏看了頂級無聊的裏 LVER DVD,叫笑了一個晚上,
翌日中午我們在餐桌上用稅際和強勢政府的作為佐吃東坡肉和上海年糕。可以突然變認真的也不只LVER啊。
很多有關少年M的話雖然很有趣,但是畢竟生活裏不只有少年M,真正有思想溝通的說話,我更珍而重之。

再說已變成青年M的四人,就算在少年M時代就已很努力追索生命方向和意函的,我希望Mucker也別矮化了他們這方面和自己,把他們當成大娛樂家,矢口和達瑯吐血也要說的話,難道又是跟自己沒有關係?

救星行動

2006/11/26 at 1:23 | Posted in culture, hong kong, zoom@26 | Leave a comment

     __
        IoI
        I  I
        I  I
TTTTTTTTTT
~~~~~~~~~~~~這是在某網上看到的 2ch 式天星碼頭,
原本是藍色的,貼過來變黑色,沒那麼可愛了。
但明天的救星行動要求就是穿黑衣,
要天星,就算沒有時間去天星,明天都可以穿黑色。

長春社及思網絡發起一人一信致特首,把網站的樣板信或自寫信件直接以電郵寄給特首,表達反對拆碼頭意願。

如馬家輝引本雅明言,抗爭是為了自己的尊嚴,即使最後還是保護不了什麼。

山形.照

2006/02/26 at 10:45 | Posted in china, japan, travel, zoom@26 | Leave a comment

之前說的照片。

那天在湖畔走了一圈,感覺好得很,
果然時常呆在電腦前面是不行的哪~

前面白色的地方便是湖,但是現在給白雪全舖蓋着了,
佐藤くん在這種靈氣地方長大,難怪充滿正氣的。

在山形時常看到的風是這樣的↑
白雪山加黑樹叢,就像水墨畫似的。
山下的小屋屋頂還舖着一層厚雪,山形還在隆冬之中。
這幀是在行車時拍的。
希望有機會去一次山形旅行,在雪山住幾天也不錯。

隨便貼兩張再前一個星期在寧波拍的吧~

 

兩張也是教堂,但不是同一座,
不過都是歌德式的,
嗯,這真的是浙江的寧波啊。
我喜歡左面的一張,那道閘門好美,門內門外,或許有些故事吧。

這三個多星期在自家床上睡不過七天,
但這三天大概把時間都補回來了,
這次的藥真的很重,吃了便要睡,每天睡十多小時,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