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零六八月英國行

2006/08/24 at 12:44 | Posted in britai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只是記那個「行」而已(笑)。

有些特殊,想為未來留一個記錄。

八月十三日出發到英國,
出發前幾天英國傳來了恐襲流產的消息,
因有在逃的疑犯,恐妨有突變的襲擊計劃,
英國發出了最高級別的恐襲戒備,全國機場也因應戒備,即時實施嚴密的安全檢查。

這時往大西洋方向的飛行路線被視為最高風險的,
我們因不在這路線之內,反覆商討過,原定的工作計劃還是進行如儀。
實際上要去了,心理不免忐忑,行李也是一個實際問題,
出發之際,所有英國出發和美國往英國的航機都不允許乘客攜帶手提行李,
我的行程中有兩程內陸機,加上回來的一程,行李方面而言,有三程受到影響。
航班方面則只知道來回香港的大致沒問題,內陸機則要起飛當天才知道情況了。

但出發時距離事發不久,消息還頗亂,我直接在英國的航空公司和機場管理局網站看到的資料就是如上說的,但四方八面的人向我灌不同的資訊,如英航(我乘搭的)完全不允許手提行李、除了證件、錢和藥之外什麼都不准帶等等。

所以收拾行理時,要為各種各樣可能發生的情況做好準備,是多年的飛行生涯中最傷腦筋和花時間的一次了。

首先就是器材,要寄艙的話,要怎樣保護才好?
十三小時什麼都沒有的時間,要怎樣打發?
如果航機會延誤,打發延誤時間的方法也要想好。
如果在英國出了什麼事又還未死的話,可以求助的單位和人的聯絡方法也要事先預備好。
水的話航機上會有的,十三小時沒有面霜和潤唇膏會龜裂和爛嘴也沒有辦法,但最少如果航機延誤時要有得用。

配合這次行程,要帶的東西又有不少。
開會用的上班式工作服(平日因為不用穿,家裏沒有)、晚宴用的裙子和鞋子、爬山用的戶外服和運動鞋等等,還有在倫敦的兩天也不能穿得太過不注意(始終是倫敦嘛,其他地方也就算了)。
歐洲的旅館跟亞洲的不一樣,除了國際集團,很多不供應衞浴用品,而今次有很多天不住在酒店裏,洗浴用品、風筒、拖鞋全都要帶。

下半段行程只乘下我一個人四處跑,行李要自己處理,英國很多火車站和地鐵站沒有電梯和升降機,方便走動,還要帶另一個小型行李箱,把大行李箱留在倫敦。

最後,我帶了一大一小兩個行李箱,帶了平日不用的器材箱,把器材箱放進小行李箱中,再用衣服墊好和固定住,小行李箱放進大行理箱中,再用衣服墊好和固定住,盡我所能在寄艙時給器材最大的保護。

帶了四本書,其中三本準備隨時丟掉 —— 如果書也不准帶上機,而航機又延誤了,等起飛時可以看,丟了才上機。
護膚品也是一樣,多帶了快用完或用小盒子載的,上機前丟掉。
音樂就真的沒有辦法了。
其餘衣服及衞浴用品如上述準備。

結果出發時的行李就重26公斤!幸好這次乘的的商務艙,行李有30公斤限額。
工作用的資料很多,打算用完可以丟的便丟,但是通常丟的不及收的多,所以回來的行李真令人擔心。
結果是回程時除了很多工作資料,行李箱裏還有各種各樣的奇怪東西,例如刻了我名字的威士忌、各種蘇格蘭糖果、還有…….一罐大號蘇格蘭罐頭湯!
人家送的紀念品,丟了對不起人,便扛回來了。

最後就是提早出發去機場。

+   +   +   +   +   +   +   + 

由香港出發的航機,如果以倫敦為終站,可以帶手提行李,但若要轉機則不能帶,我先停留倫敦一天才飛蘇格蘭,算避過一劫,時間也沒延誤,這一程完全正常。

Club Class客艙裏有一個小型護膚品包派發(人家Virgin Atlantic在經濟艙就有一個大包,還有洗澡鴨子的,國泰則有牙刷、牙膏、機上用襪子等的小包,但英航的經濟艙沒有),那回程的皮膚龜裂和爛嘴的問題也算是解決了。

這是我第一次坐英航的Club Class,終於見識到它們自豪的那張可180度平躺的倚。但是倚子雖然長,但不寬,而且沒有可放東西的位置,於是自己的東西要全放在椅子也不太多的空位上,好像籠屋居民一樣。但可以平躺的確是可以入睡就是了。

這一程的服務員也是一貫英航作風 ——衰。Club Class好一點點,但除了一位年紀較大的服務員之外,其餘的都很不親切,我的機頂照明燈還給強關了,讀書燈又不夠強,多坐幾次眼也會壞。
+   +   +    +    +    +   +

在倫敦飛蘇格蘭前,機場安檢的政策稍為放鬆,乘客可以帶一個電腦包大小、沒有任何液體及凝膠體的行李,亦即電子用品可以,化妝品和水不可以,這個規定目前仍然生效。

於是我的器材全數跟我上機,但不能用器材箱和背包帶着,因為尺碼超標,我用一個環保Tote Bag把東西全放進去,難看又有些狼狽,包包飽脹,還怕不能通行,幸好最後過關了。

機場有荷槍實彈的警衛巡邏,上機前的安檢也嚴密,鞋子、皮帶、外衣要脫下,電腦則要拿出來分別檢查,所有乘客也要接受人手搜身。不過在911發生後有飛過的人,對這些程序應該也不陌生,跟進入印度喀什米爾的安檢程序也還有一段距離。

這次機程短,航機是或一級別的機種,所以沒有護膚品包派發,雖說只是一個多小時,但英航的飛機不知怎的乾得厲害,嘴唇好難受。

但總算安全又過一程,航機也沒有延誤。

由蘇格蘭回倫敦時的情況大致跟去程同樣,只是在蘇格蘭收了很多紀念品,回去時收拾行李更花功夫,同行一位新加坡記者因為行李箱爆滿,手抽了一個紙袋,結果不放行,另一位則是背包塞滿變大了,也不放行,都要把東西拿去寄了,甚為狼狽。

+   +   +   +   +   +   +   +

然後餘下我一個人在英國四處跑(其他有留下的人,都只留在倫敦),拿了小行李箱走,行李小,除了工作資料外,不能添其他東西,所以工作以外的任務,就是什麼都不買。

但是最後在那著名的Book Town還是添了幾本書,一英鎊一本,不買實在過不去,但一邊買一邊在懊惱。最後還是讓我找方法塞進箱裏去了。

+   +   +   +   +   +   +   +

在倫敦只有最後的晚上和翌日的大半天。
由英格蘭中部回到倫敦已過七時,店舖都關了,但倫敦跟東京同樣:唱片店是我們的救星!Piccadilly就等如Shibuya。
放下東西就馬上乘地鐵到Piccadilly。

最後一程的行李空間倒不是問題,因為小行李箱可以拿出來用(但重量升到37公斤!)出發前借了酒店的電腦查機場的最新程況,現在所有航班已回復正常,只有手提行理和安檢的規定依舊。這一天,十天前抓到的疑犯首度過堂,新聞都在說這件事,當然這十天以來,報紙每一天都有大量有關新聞。

機場裏同樣到處是荷槍警員,但沒有混亂,檢查關口當然則還是大排長龍的,出境手續蠻快的,但安檢花了差不多一小時(前面竟然還有人企圖帶水和唇膏過關,真難以置信!),等不了的乘客要舉手到前面插隊,到所有關口通過之後,我已經要飛奔到閘口,退稅也不辦了,直接就上機去了。

然後又回到了那籠屋去,在那可把我變成風乾肉程度的乾燥小空間裏無法入睡,鑿壁偷光看書到天明,拿去丟的書又帶了回來,累得虛脫,但總算是安全了。

Raphael與Van Gogh

2004/06/02 at 6:50 | Posted in britai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今天是我自己的,這樣走走,才與我認識的London相認。

現在身在National Gallery的小cafe裏。Cafe只是連鎖集團開的,又是自助那種,因為在地牢,也沒有景觀,沒有什麼 fancy的,但Costa Coffee的咖啡還算不錯就是了,最少未走到Cafe便嗅得到咖啡香;巧克力鬆餅也okay,如果我還有錢,想吃chocolate fudge cake…….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現在身上只剩不到四英磅,還坐在這裏喝咖啡,因為我要充一下電,等一會去看Raphael的展覽館。呵~

倫敦的好處是,有很多國家開設的博物館,而且全都免費。

所以我連吃午飯的錢也沒有了,也得放棄原本想的Design Museum(門票要六英磅),但卻可以來National Gallery,還可以買咖啡和鬆餅,實地體驗如何不花錢遊倫敦!

歐洲的國家畫廊自然有很多好東西,但最感動是發現了Raphael自佔一個展廊,而且可免費看,倫敦真偉大!

看完Raphael,打算再去看十六至十七世紀、十七至十八世紀的兩個畫廊,比起中世紀的畫,整體來說其實我比較喜歡這些近代的。

來這裏之前去了V&A(Victoria & Albert Museum),因為有Vivenne Westwood的特展,這個另一篇再說。

走出畫郎時有感動的感覺,免費的國家畫廊真的太棒了。能每天看到這些東西的話,人的水準肯定也高些。

如果想集中看某一位畫家,比起歐洲的很多博物館,Naitonal Gallery不是最好的,但卻有不少世界知名的珍品都可在這裏看到。在三個印象派與後印象派畫的展廊中,Monet、Cezanne、Renoir、Manet等的名畫都有收藏,但還是以Vincent Van Gogh印象最深刻。梵谷的畫才展出了六幅而已,但站在幾幅真跡面前,感覺非常震撼。其實對美術根本一竅不通,不過直接用感覺去理解而已,但畫布上那一筆筆厚厚的顏料,就像在大聲叫喊的,畫家心裏好像有太多事情急於要表達出來,那麼的激烈,我像看到那些顏料快要燒起來一樣,那些亂捲的雲朵、像烈焰在舞動的柏樹,擠得不能再擠的金黃麥子,像突破了畫布的平面,變作立體的事物似的。這樣強烈而凌亂的情緒,令我就這樣呆了在畫前。誰都知道梵谷的事跡,但看到這樣,還是會很想吐出一句:he must be crazy。

這樣的畫一旦複製成任何其他媒體,亦完全無法傳遞得到畫家的感情。深深感覺到「能親眼看到」這件事,讓我很有些感動。可是…….難道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梵谷的真跡,不會吧?逛了那麼多的博物館…….但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如果以前看過了但又白看了,我真很混帳………..又或者,那時看畫的人,是一個不同的人?(02.06.04)

Paddington

2004/05/25 at 6:47 | Posted in britai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經過12小時的航程,又坐在倫敦的Paddington了。
離轉車時間尚早,就在這簡單的Cafe(Caffe Ritazza)喝杯咖啡。總是在Paddington轉車,所以幾年內來了有三、四次了。但我踏出車箱,記憶直接就跳到2000年,中間的,都竟忘了。想起來,2000年在Paddington那天,跟今天竟穿了同一件黃色半袖 T shirt。
那天穿了黃色 T shirt的我有點興奮,因為期等已久的英國和愛爾蘭旅行終於成展開了。在Paddington車站,穿着黃 T shirt的短髮中國女子還在在月台請人家幫忙拍了照。對了,那次是為了旅行,不為工作。2000年的春、夏,我常常有愉快的心情,一方面終於去了我嚮往的愛爾蘭,另一方面,我認識了Rahpael。

2000年的6月,我選擇用年假來了英國及愛爾蘭,就等於放棄了Rahphael暑假的Tour了。那時,沒想過從此便見不到華月。(25.05.04 06:30am)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