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夏

2013/08/15 at 12:07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taiwa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Tags:

颱風,大雨。

前十天在台灣的猛烈陽光好像把好天氣都透支光了,更凸顯那好一場暑期旅行。
大雨就大雨吧,卻偏偏腳傷了,不能受潮,變得哪裡都不想去。到醫院洗傷口,回來連順道去洗衣店取回洗好的衣服也不願意,潔淨的衣服擱在半條街外一天又一天進不了家門。獨個兒的自助生活就是如此,你得自己處理一切事情,最好衣服都學會自己回家吧。

醫生和護士小姐聽說我意外時身邊都沒人,兩人同呆了半秒。從單車掉下來,這種傷實在沒什麼大不了,只是我一個病纏身,護士待醫生出去了,變成大姐姐認真叮嚀:「你要小心一點呀,不能這樣呀。」這所醫院裡的人真好,去年入院時也這樣感受到。但也還是說:你得好好照顧自己呀。生病到最後還是孤獨的。

讓自己從坡度挺大的臨海的小路衝下去,實在是我不夠小心,那時怎麼就沒有想到。衝下去,倒下來,也不覺得怎樣,後來才想到,要是這樣就從此斷送了一條腿呢…….要是這樣呢,我好歹貨真假實地放了個暑假嘛,以後如果走不了路呢,好歹走過了很多很值得走的路,也跳過很多的Live的會場嘛。

一直以來腳程也是很好的,雖然走得很慢,跑步也完全不行,腳型又不好,但走路卻可走很久。從單車掉下來之後,第一天騎單車去的石梯坪,第二天傷了腳也走得過去。哎唷早知如此,還騎什麼單車呢。

那是一條臨海的小路,是通向民宿的小路,也同時通向藍色的太平洋。走下坡道,海浪聲愈來愈大愈來愈近,四周花草明媚,樹木芳香,海風掃過稻田,太陽烈艷虎伏我肩頭,這樣的百份之百的仲夏和海濱,彷彿永恆,可以無所不包容,包括幾千年的阿美族人的祈禱和歌聲,包括阿嬤輕聲細語的祝福,包括隨着海濤和颶風漂泊而來的漂流木,包括喜歡晚間佔路的青蛙和晚間暗暗綻放的大曇花,包括那率先發現我受傷而老用腰身貼着傷腳要保護我的機靈小狗,之於如此,莫說從單車滾下來,就是遭遇滑鐵爐,也過得了。

P1100680

小狗頓頓又聰明又sweet。第一次見面時牠走過來打招呼,開始摸牠就企定讓你摸個夠,摸完了牠才動。哈哈~好乖巧喔。

想念好久了,ガレット!

2012/12/08 at 8:17 | Posted in cafe & coffee, food, tokyo,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Tags: , ,

galette collage

好感這回事,說的好像是直覺,
但點點滴滴的,其實由各種各樣的事情累積而成。
喜歡一個人如是,喜歡一個地方也如是。

四年前刻意結束一年去日本八次的那種執迷,
那時候,各種的感覺磨平,毋寧是浪費。
縱然從來未崇尚過消費主義,但也覺得錢該有更好更值得的用法。

四年間,有時無意間會特然對日本某些物事很想念,很多時,說起來是有點奇怪的東西。
比如說,行車路上的「道の駅」。乘長途巴士時,中途停下來休息的那些中途站,包括裡面販賣的當地的鮮牛奶、乳酪、漬物等等。
比如說,紫蘇花,或是紫蘇花和載有醬油的小瓷碟。某些傳統旅館裡,吃晚餐時,配刺身的不是山葵辣根,而是一枝小小的紫蘇花,散着很淡的要湊到鼻上才聞到的香氣,很精小漂亮。
更多時,是某種色溫的陽光斜照在路上的模樣,可能是有電線杆的小路,可能是有長得不怎茂密的銀杏行道樹的路上。
諸如此類。

四年後再次到日本,對Galette的想念差不多到爆炸的地步。
之前就是有點想念,不知何解,到了快要去的時候愈來愈想愈來愈想。
於是,頭尾才一共六天的時間,除去看三場音樂會,剩下來的時間實在不多,
我竟也去了Shibuya吃了三天的Galette。

很喜歡的那家Galette店Creperie還在,歐式田園風格的裝潢也沒變,
坐在裡面的時候,真的覺得很安慰很開心,
因為東京變化的步伐也很快的,有很多的不同。
事實它還開了一家分店,也同在Shibuya,在文化村那邊。

在Shibuya往兩家店去,走着走着,想起來了。
無意間走在13年前走過一遍的路,Shibuya的這裡那裡,全都想起來了。
那年的一月很寒冷,一邊走着,心裡充滿傷感令人感覺又更冷了。
從澀谷公會堂走下來,四處轉,要買點熱飲溫暖一下。
澀谷公會堂後來變成了可笑的CC Lemon Hall,現在又變回來了,彷彿連回憶都可以回來。
一切好像一個圓形回到當初。我又在Shibuya的這裡那裡走着走着。想着你和很多事情。
原來是這樣。自己也沒想起來,原來如此。

Creperie旁邊還有一家店,買田園花花風格的小家品,包括了一些漂亮的天使小飾物,我也買過幾次。好像也是Creperie同一個公司開的。

Galette呢,果然還是很美味,蕎麥餅皮煎得香脆,配蛋,那個香真是天下無敵(其實自己弄也一樣香的,是天然絶配),深深吸一下,真令人高興,小小的胡辣顆粒一點一點刺激着味蕾。
只是今次只有自己一個人去,吃不了甜餡餅,全都吃savoury,但我是滿足的。

P1060711P1060708-001

クレープリー (Creperie)
東京都渋谷区神南1-5-4

ガレットリア (Galettoria)
東京都渋谷区松涛1-26-1

雲貴高原

2011/10/29 at 12:35 | Posted i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雲貴高原.

解散旅行團

2011/09/04 at 5:54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很找死地弄了一個新blog。
今天都用fb、twitter、微博,誰還寫blog呀,自己也一樣,都沒時間寫。
顯然這是不理性的。但有時也不用那麼理性吧。

總之很理想地,想好好整理一下這麼多年在路上的種種,
有時可能也會和這邊互相cross posting,
但當然會寫得很慢很慢的,如果會有人看可能會鞭策到寫得認真一點吧。

目前的theme挺好玩的,但會換的,可能。
解散旅行團:

http://indietravella.wordpress.com/

超級月亮月滿大潮的早上

2011/03/19 at 4:51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food, japan, taiwan | Leave a comment
Tags:

早餐用了台灣南投凝霧紅玉森林紅茶。
南役漁池鄉的七、八十歲的阿公阿婆在921地震後,一起種茶採茶。
「一心二葉」的採摘法,說可以讓森林紅茶更甜潤。

是在上年十月去台灣時在「台灣好.店」,
台灣好是我最喜歡的店,搜羅了台灣各地社區及原住民部落的產品,很有心。
職員也親切的不得了,之前也有寫過了。店裡所得又以基金會的方式協助社區和部落發展。
當時店裡試喝過了這紅茶,味道好香,又這麼有人情味,麻袋包裝也很精緻。

早餐還有法國的海鹽牛油和在simply life買的麵包。

還有滿開的很香的百合花。
希望日本的民眾今天也比昨天過得好,明天更好。

如家

2011/01/28 at 11:51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china,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從中緬邊景瑞麗回到昆明,第三次第五天入住翠湖南路的如家,
真有回到家的感覺~~住過了那些沒有熱水、暖氣、沖不到廁或沒有坐廁的房間之後~

明天睡個自然醒,去看看買不買到火腿,就回家去了。
晚上趕去Secret Cinema Round 5 😀

雲南好

2011/01/21 at 11:24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好久沒有寫blog了~晚上經常都在update 不同的social media ,
其實這樣靜靜地寫一下很像會更好呀~

今天來到了昆明。
大陸去得還算多的,但雲南還是第一次來。

昆明的太陽出來了,天氣不錯,下午也在10度以上。
不過晚上還是挺冷的。
漂亮的雲南同事YG說昨天才開始出太陽的,之前一直都好冷,
那麼還算lucky啦~

漂亮的雲南同事是彝族的原住民,長得好可愛啊。

明天開始去一個城中村看看。

台灣兩周

2010/10/16 at 2:59 | Posted in music, taiwa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Tags:

現在坐在磨菇的cafe裡,
還有不到三小時就回家了。

在這個幾乎是完美的cafe裡,
要寫點東西,一直這樣想,
結果就到了最後一天。
而且還沒靜下來的心情,
陳世川在外面set up,等一會四點就在cafe外面的小公園表演,
怎麼這麼好運,
不但住的地方附近有這家完美的cafe,(還有光點和ppaper,當初選住在中山真對了),
竟然還在最後一天在這兒有有興趣的live。

Cafe裡,有跟Suming搭檔的鼓手陽明:)
有一些女孩子老向我這邊(窗邊嘛)看過來,
看在set up 的世川和樂手們,拍照了:)

Set up的世川,好會勞動的樣子,
自己在搬東西,怕彈結他手會抖嗎? 哈!
我就在這裡亂寫一下,
紀錄這幸福的時刻。

第一天來看到Suming,
走的一天竟然又看到陳世川,
所以看齊了艾可菊斯了,哈。
前天又剛好看到<誰在那邊唱>。

台北真快樂。

相片後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補相片來了。

陳世川和夥伴在set up。
小公園的樣子很不錯吧~

由搬器材到試聲都自己做,這就是好努力獨立樂手~
陽明由Cafe去加入了。

原本一心想看世川,也有點心急看到,
因為live四時開始 ,我五時左右就要去機場了,
但開場不是世川(也猜到了),但看到好有趣的HE有激人,馬上被吸引住,對他們印象很好,
歌搞笑也有心思,最後拍最多的倒是他們。

 

 

陳永龍,都屬野火樂集旗下。
永龍也是世川的舅舅,另一天還看到世川的媽媽一起唱;永龍也參加劇場,世川有很多平面設計作品,原住民多能歌擅藝,好羨慕也很仰慕。我完全為台灣原住民著迷了!

世川唱歌旅行,現場都放一隻皮箱,Suming的心得報告的live上也說到這事兒。
今天皮箱沒用來賣Tee,Tee在台灣好的店前面出售,還有CD,由超好人的店員小姐在賣。
我剛好是live的前一天在店裡買了,買的時候心裡就想:真好! 在這裡買到,不用去誠品(習慣盡量在小店購物,消費也要投多元化一票),而且台灣好真是一個好機構,很想多幫襯。
翌日到了live,現場CD做特價,店員小姐看見我,把差價還我! My goodness,好到這種地步! 真是到處都有學習。

到世川已經五時了,所以我只看了十五分鐘左右,連店員小姐都替我緊張,幾次問我:你要出發了嗎? (笑)
不能看完,好可惜。

兩位原住民美男子。世川是魯凱族,永龍是卑南族。
Suming說世川是混血兒:)

在打樓上這篇東西的當兒我在吃這個:日式番茄鮪魚醎派。
美味,蘑菇的東西全都美味,因為用心在造。改天再寫寫。

台灣好快樂。

rice fans

2009/05/23 at 10:11 | Posted in food, rice, snack, taiwan | Leave a comment
Tags:

yes we are rice fans 我們都愛飯 😀

這樣,fan=飯,
fans=飯店,
有道理有道理。還是台灣的中文比較好。

p.s. 蝦味,味道也不錯。

廣州小洲村

2008/09/16 at 12:28 | Posted in arts, china, culture,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Tags:

上周末趁廣州三年展去了廣州,順道又去了小洲村。

北京、上海、杭州、還有廣州,近年中國內地城市蘊釀出愈來愈多的藝術空間(好羨慕!),比較多是由昔日的廠房或大樓改變用途,或雖未至於如日本和台灣等的社區營造運動,有意無意間也造就了一場又一場閒置空間再生運動。

社區營造運動講究改造與原社區的有機結合,如果這當中「養成」了一個藝術社區,當真美事一樁,又比改變用途的閒置空間更有意思。在藝術家創作的過程中,大都有居民的參與,或曰創作回應環境,或曰居民也就是藝術家,藝術家就是居民。

小洲村大概是這兩者之間吧。
小洲村是廣州東南部的小村,元末明初建村,小水道環繞,村祠堂建在河邊,中央盡是石板小巷人家,雖然並非江南式的水鄉,卻也難得今天廣州竟還有這樣的幽靜嶺南小村。
聽說村裏現在還保持了公社制度。怪我孤陋寡聞吧,我是有點吃驚的,這裏是廣州,並非偏遠地區呀!

上百年歷史的蠔殼屋。
昔日有村民拾蠔殼建屋,聽說冬暖夏涼,現在僅餘三間。

小水道上的板石橋。
水道夏日乾水了。

 

小洲村又是廣州新近的話題藝術村。

環境氣氛都很好,藝術家喜歡了(誰不喜歡呢?),漸漸搬進來的人多了,藝術村悄悄成形了。
在村裏跟人閒聊,說是近兩、三年開始有藝術家遷入,這邊房子都屬村民所有,藝術家遷進,得找到村民願意出租房子,而聽說現在比較難租到傳統磚屋了,租金也漲了一些。

這樣我們得到了一點資訊。
一,「藝術村」尚算是很新近的事情,它基上是一個「說法」,不要想像它是北京798那種模樣;
二,村裏的「原生態」尚算沒有太大變樣兒,我們在村裏也並沒有看到非常多的工作室,當然也因為有些並不開放,我們也無從知道;
三,藝術家都是遷入的,跟「原住民」藝術創作是不同的事情。

在村裏又碰到一位羊城晚報記者,談到小洲村算是出名了,現在有了規劃,要發展成藝術區和旅遊區。「發展」這詞語令人有點感冒,但記者小姐說,小洲還好,鄰近其實還有些不錯的小村,因為沒有小洲出名,都保不住,真箇就發展了。
回來後查了些資料,沒有找到詳細的說明,總之說是小洲村已劃為歷史文化保護區、水鄉風情旅遊區,但旅館、餐廳都不會進村,也不會出現「禮品一條街」,但東南部還是會建酒店啦、會議娛樂設施啦等等。
就希望它可以頂住。

 

入村的那一天正好遇上了小洲青年藝術節,而且就在我們到達前一個小時才開幕。那當然不是偶然的,因為廣州三年展就在前一天開幕,但我們還是幸運的,入村前全然不曉得有活動。

 

主活動場是小洲人民禮堂,開幕儀式後有一些表演,禮堂則作美術館用。
參加藝術節的藝術家把工作室的門敞開,讓公眾自由參觀,我們參觀了五、六家左右,
那時候我的相機不幸沒電了,所以禮堂是我唯一拍到作品的地方。

禮堂和現代藝術品反差很大,視覺上滿有趣。

(左)523影像志藝術家唐威作品  | (右)水立方 - 林黙生。

(左)展開的問題 - 劉家琛 |(右)作業本 - 閔小芳。

獨自等待 - 張湘溪。
挺有趣的意念。旁邊的男孩在乾吃泡麵,也很有趣 😀
會場裏不像美術館藝術館,有村民和一家大小的市民,「村」的感覺就在這裏。

(左)與我記憶有關 — 捉迷藏 - 李旭彬。
右邊的資料沒記下來 :p
這亦當然不是全部作品。

禮堂的最後面是被標語包圍的舞台,台上的少男少女在準備表演。
如果在這裏搞 live 感覺應該也不錯吧。

 

延伸閱讀:

小洲青年藝術節
信息時報
廣州電視台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