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se were the days

2015/04/12 at 3:29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jrock, live,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giru Collage

這季節總是身體不適而又爆忙。

去看了一場live((這陣子的live 滿多的,又更忙)
Girugamesh雖然頗好評,但不是我喜歡的團,看完了也沒有喜歡上,
些微的愉悅,是他們喚起了一點那時的MUCC生活,份屬Danger Crue同門的小師弟,
也僅此而已,讓我在鬼樣生活中吸了小小的一口鮮風。
當時的一點愉悅卻是真的,那叫我的快樂年代吧。

IMG_20150411_213738

p.s. 早一星期看的Acidman倒非常好,各方面都優秀,買了新唱片,待聽。

Advertisements

燦亮的前列…..腺

2012/04/07 at 6:21 | Posted in chinese indies, live,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音樂會裡位佔最前列的亢奮,跟前列腺有關的亢奮,是否類同,
實在無能為力去解答(誰要來答一答嗎?)
先把這個令人噴飯的Touring命名擱一下,
事實是雖然對李志巡演廣東站很期待很期待,
但出發前其實無法亢奮起來,反而有很多不安和忐忑:
第一次.獨個兒.去大陸.看一場演完了夜得趕不回來的演出;
出院才幾天,帶着還很陌生的新身體 + 一堆藥 + 一堆要遵守的時刻點和注意事項;
視力急遽變化令很簡單的事都變得複雜起來;
才復工半天又再請兩個半天假;在醫院裡沒能預先準備好有用資料,等等等等。
雖然只不過是深圳(把事情簡化一點,決定放棄廣州場),雖然只不過是加起來才兩個半天的小旅程,但事前想起來感覺好像唐三藏取西經一樣,很多難關要一一通過。但想着我失去了一些東西了,就不要失去另一些而且是對我來說重要的一些。然後其中又還有演出場地F518造音社的社員N細心又耐心的幫忙,所以我還是衝了。
當然,最後我好好的看完回來了(好友說:Of course you’d survive!)
In many sense, 這是一場如果我不會永遠記住也會記住很久很久的音樂會。
(很長的開場白,失禮了~)

F518時尚創意意園是藝術及設計業者的工作園地,位處深圳的西邊,離市中心遠一點,但從九龍站圓方乘搭往機場的跨境巴士去倒是挺方便的,而且比預計更快,由出發不到兩小時就到了,這個時間己包括了過關(要排隊)及在機場轉地鐵去到西鄉站。我因為安全考慮不想一個人在口岸乘的士,所以坐到機場總站才轉地鐵,如果有兩個人或以上在口岸一起乘的士有可能更快。


別再裝逼說你不知道

造音社於於F518的最裡邊,check-in好社員N代訂的酒店後再走過去,也未還未到換票的時間,於是就在外邊的咖啡小攤O’Fee先喝杯咖排,看看書,眼晴又不好…..也不要緊,環境靜靜的,放着音樂,感覺也不壞。小攤前前放了個小本子,寫道:因為只有老闆一個人看店,請有耐性請自助…等等,還滿有個性的。老闆給我的咖啡錯放了糖,他樂意回收,但旁邊的男孩立刻上前把它接收了。這邊遇到的人感覺都十分良好。


還有在彈結他的男孩

6時半左右換好了票及訂票前200名可得的簽名海報,順便跟職員八卦了一下看live和排隊的習慣等等,場地職員很有禮貌,其實除了一位場外賣物的女職員,所有遇到的人都很好很有水準,比早幾年在上海看live的經驗好很多,比大多數在香港看live的感覺也更好。例外的一位女職員呢,問問題的時候她說:我們這裡今天是李志的演出 ! (表情顯示為你是不是白撞)

回到酒店跟時間表照顧好自己之後回到造音社(酒店很近會場,社員N幫了個大忙,太感謝他)會場外一長列等進場的文青,有點後悔飯不吃快點。說是文青與其說是因為年紀,還不如說是態度(和服裝),我後面的對話:「我覺得排隊很儍,我站哪裡都沒關係,只要看到就好了~~又不好意思跟姑娘擠……」怎樣 ? 很值得表表揚吧 ! 跟自由行很不一樣吧 ! 我把功勞歸於李志了。

不過這次表演理所當然跟《F》同樣的規格,所以是full band上陣,不是感覺最文藝的結他獨唱。當然他是不拘一格的,不拘一格很好,只是自己對民謠獨唱有偏好,而且《F》的full band偏排有些地方覺得有點土。但後來看下去,就覺得這場演出挺長的,足有2.5小時,玩了很多歌,因此他不同的面向都有表現出來,感覺愈來愈好,他的風格也有很好的表達吧。

雖然他現在整個圓鼓鼓的,低音沙啞的吟唱還是很具體地公告了他不但是性格鮮明的獨立歌手,而且更是風骨錚錚的詩人,像Leonard Cohen似的詩人,直面生活的,很坦白的,而且不失幽默和荒謬感的,他的詞詩感強烈,表達方法也是率性坦白…… 我當然說得太累贅了,他就是牛囉。

也有木結他獨唱的時間。

確是值得文藝青年仰望的逼哥,我心裡這個想法在某些時候份外明確,比如說是他吹口哨的時候── 儘管這是沒什麼道理可言的,而且我也沒錄下來,最好的都沒錄下來,專心看更重要嘛。

我比較想看到他用結他跟張瑋瑋的手風琴合奏這曲,深圳場沒有張瑋瑋,但我發現了李志也是一位結他手。

也發現了現場的反應也是音他的樂會很重要的一個部分,觀眾合作把歌完成,他們叫「救護車」,他們大合唱(好啦~我也有合唱~),然後最後李志也唱了觀眾叫了半個晚上的《春天的故事》,不張揚的,但其實是水乳交融的狀態。

可以說現場是比我寫出來的貼出來的更好很多,就是說最好的我都沒有拍下來,包括了他cover Pink Floyd的《The Wall》!!! 對了,Shine On You Crazy Prostate的巡演雖然沒有玩《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卻非常high地彈了《The Wall》,樂手也都很high,結他在爭相搶鏡,只是觀眾大概太年輕,群眾反應倒沒太大。

我又很幸運這次可以站到很前面去,音造社亦是就算一個人也可以很安心看live的地方,出發前的疑慮全都沒出現,真是太好了。

補充 1.  音造社的網頁裡存了一些過往在那兒舉行的live的視頻
補充 2.  my little airport 去年的深圳live也就在音造社,土豆有視頻

音樂如何介入社會?

2011/06/06 at 6:53 | Posted in china's, live,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 ,

音樂如何介入社會?
這幾年社會狀況的瘋狂(就是新自由主義的原貌),問題衝到人眼前,沒有看不到的可能。
音樂作為一種藝術表達,又怎樣回應這樣的社會狀況呢? 很自然關心起這個來。
保衞天星的時候,也短短地寫了一下,這時想的就是這回事,
那時覺得納悶,不是有很多玩hardcore說關心社會的嗎?
而且也不光是他們,玩音樂的有個名字的全部沒有回應。

現在總算好一點了,
我們有my little airport,
社會運動也漸漸有了音樂,只是很多都不好聽(音樂的話,好聽還是很重要的呀)。

然後去年張鐵志的《時代的噪音》很多朋友也有讀,張鐵志還來了一次分享會,在Zoo Records,
雖然從問題來看,坐在地上的大家對這個題目認識有限,但充滿興趣。

終於沿藤摸瓜似的,開始聽很多內地的民謠了。
最關心社會關懷民眾的,好似還是民歌, folk。

-----------------------------
強插題外話:
ちなみに,在最終列車那時期,還有cover parade那時期,
達瑯都說過最喜歡民謠的,怎麼現在變成了電音?
說完了。
-----------------------------

5月24日,周雲蓬來了,看到了現場。
這是最近我覺得最wow的事了。
6月3日又看了北京的P.K.14,氣氛非常好,但就沒有周雲蓬那種唱到心底裡去的感覺。

唱到心底裡去了,因為周云蓬關心很多生活的事情,人的事情,社會的事情
對了,李志也是這樣,my little airport也是這樣。

不知幸運還是不幸,轉過頭,我發現我遇上了現在進行式的民歌運動了。
如果世態不是這樣瘋狂,或許就沒有這些歌了(但也許會有另一些歌吧),
但能聽到這樣唱到心底去的音樂,是現在的音樂,又覺得真的好棒,很有難い。

雖然我基本上是音樂信仰的──如果音樂本身的藝術美感夠好,也非必要有甚麼使命云云,
但畢竟音樂就是生活,如果當下發生的事情都視而不見,不是很奇怪嗎?

看周雲蓬的現場很享受,他的音樂和詞富有詩意,有內地式的幽默感,現場的笑聲一陣一陣,很偷快,
氣氛很輕鬆,但內容其實的重的,
mla的林阿 P說過,狀況是如此令人難受,唯有幽默的表達方法才能表現出那種荒謬,也化解一下悲情。

演買房子+賣房子的時候,現場一邊哄笑一邊激動拍手歡呼,
這兩首和其他幾首的歌詞,也按香港本地的情況改了一些歌詞,
例如買的房子漲到三千萬了,
《偷錢包》裡的主角則是因為要買蘋果電腦而過了羅湖橋來偷錢包,
這種即興的方法也很民歌,這樣的音樂人也太有才了(也很有愛),
不過如果現場有演《中國孩子》的話,或許還是會流淚吧。

買房子+賣房子

中國孩子

用音樂關心人和社會,用音樂介入社會,這是我認為的民歌的原型,很令人感動而且熱血的音樂。

音樂沙龍與文化live house (下)

2011/03/26 at 2:29 | Posted in hk rock & indies, live,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這標題好假,哈!
香港哪來的live house呢 ?! okay,也不是沒有,但仍不能做到外地以至內地的live house的那種存在方式。

藝穗會算是氣氛很好的一間,地點又好,觀眾群也算可以(主要是老外),但它實際上是一所Art House,並不是live house。

說回來,3月19日的下午做完了很有意思的沙龍,
談了很在地的廣東乙反調,
晚上接着去看很西化的noughts and exes
noughts and exes的成員有一半是洋人,主腦Joshua和Gideon雖然都是華人,但幾乎不(能)說中文。
但這其實也非常香港。
在殖民洋式建築裡,一隊華洋成員共處的樂隊奏着結他與小提琴、小號與鋼片琴。

我把n & e的CD借了給同事J,她的跳舞老師就用了CD裡的《Chasing Lights》來排舞,
她和她老師說完全聽不出是香港樂隊。
然後我跟她說隊員是香港人,她以為我指住在香港的洋人,沒想到是香港華人。
所以我把她拉去看live。

由太子趕到中環,連飯也來不及吃就入場了。
十一時左右到達,第一隊已演完了,打算看完他們才去吃飯,
誰知最後等到十二時半才出場!
其間靠J出去買了兩件好難吃的冰凍的三文治回來。

但表演很精彩,這就值了。(精彩這兩個字多久沒用在本地樂隊表演上?)
很多不同的樂器在台上出現,聲音很美又文質彬彬的,尤其代替大提琴上陣的小號實在太有感情,好動人,而歌聲也很有氣質。
整個是文藝氣質,是rock band與folk rock band的分別吧。

我想起了Arcade Fire,我很喜歡的Arcade Fire,也是很文人氣質的。
真開心香港竟而有這樣的樂隊。而我上次竟沒想起來。

鼓手Alex的部分也很好看,他在敲打字機。

 

場外賣物,noughts and exes義賣他們的CD,還特意找了銀行做配對籌款,
一張100元的CD會變成300捐款,捐到紅十字會為日本救災。

我原本只打算把他們第一張補回來,結果又多買了幾張新的。等於捐了1,000多元,手上還有幾張CD。

祝福日本。

前へ

2011/03/17 at 10:01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japan, live | 1 Comment

在超級市場找東西時Shuffle轉出了《暗い曲》,然後接着《前へ》,
想起了那年,在出差短暫的空檔時間在新宿澀谷兩間Tower跑來跑去,
為了找到《青盤》和《赤盤》,
一藍一紅的兩張single終於拿在手上,有那麼一點點激動。

那時真的好喜歡ムック,用片假名寫的名字和全漢字的歌名。
那些年四處在日本看他們的live,好快樂的日子。雖然也花很多錢,但感情佷簡單,很簡單的快樂。
如果一直這樣喜歡他們多好。
現在好像不那麼容易覺得快樂。

沿着鐵道,在日本東北部、中部、西南部四處走,四處去不同的live house,
下午稍微觀光一下,晚上燈滅樂揚,深夜在便利店買泡麵或飯團、果凍或乳酪,回到小旅館的房間邊吃邊看電視邊討論剛才的live。
七、八年下來,和scenic這樣看了很多日本。

地震後那些黑色的水爬上屋頂之後,煙霧和火光不斷從核電廠冒出來之後,許多的日本的小地方就變成了黑色和帶毒。
想起來,很傷感。
在我們抽着便利店袋走過的那些通往小酒店的小路上,不經意踫到的年輕男女、大叔大嬏,現在怎樣了呢?

這星期我的神經很軟弱。
懇切地禱告。

travis in hongkong

2008/08/06 at 11:44 | Posted in live, music, 洋楽 | 2 Comments
Tags:

2008.07.31  Travis in Hong Kong。

可能是今年最喜歡的一場Live。
Rainy Wave 也很好看,Let’s Fight III 也很好,Stereophonics也很不錯,但Travis真的看得很開心わーい(嬉しい顔)
場內的氣氛很warm,全場都是fans,剛好跟Stereophonics 的一場相反,卻不是很hot,是很warm,像好朋友聚會一樣的氣氛。

有趣的是,通常去看英美樂隊的時候,會覺得香港的外國人真多,但是Travis 這晚則大部分是本地人,而且那種愛在會場跑來跑去要人家看到她們的國際學校小孩沒多少(live n’ loud 就很多),看來大部分都是追隨了一段時間的。

第一次見面,除了They Boy with No Name 裏的歌外,也玩了不少舊歌,The Man Who 裏的也彈了好幾首,大家都很開心,很多大合唱的場面,成員看來也很開心,Fran 和Dougie 很sweet,Andy 彈得很落力,跳來跳去。Fran 的嗓子是世上最美麗的嗓子之一,現場感覺更是如此,太好聽了 !


Andy 彈Banjo,好像是Side? 原來他用Orange Amp。

開場是Selfish Jean,Closer 時Fran讓觀眾大合唱(在Youtube 看到其他東南亞國家好像也有這個部分),Flowers in the Window 是全體成員合唱+acoustic guitar一支,本編完結是Turn ,中間我記得還有彈Sing、Side、Driftwood、All I Want To Do Is Rock、My Eyes、Writing to Reach You、Love Will Come Through;現場看 Writing 和Love 好感動 ! Side 也非常好聽。

另也彈了J Smith 和另兩首新歌,彈完後Fran 問觀眾:覺得怎樣 ? 好像老朋友的感覺啊。介紹新歌的時候Fran 提到Dougie 快要有小寶寶了,全場為他鼓掌,好溫馨的氣氛,一點都不像是初次見面的人呀 ! (如果達瑯介紹 Yukke 要生小寶寶的時候有這種氣氛就差不多了☆★)

不記得那一首之後,Fran 說:其實今晚有個deal 的,兩邊坐着的人要替中間站着的人做腳底按摩,票上寫着的,有沒有看到? 😀

全場完結是Why Does It Always Rain On Me,這時候台下這邊那邊都有人撐起了雨傘 !

好厲害的觀眾! 可以看到他們在台上拍手!

很滿足的一個晚上るんるん

三個人彈一支結他^^
Dougie’s so sweet!

風暴夜的 live n loud

2008/08/06 at 7:06 | Posted in live, music, 洋楽 | Leave a comment
Tags: ,

昨晚最後搞到2點多才到家,
原來機場巴士12時10分就最後一班車,等N 線Bus等了差不多一小時 ! 早知完場先走啦 !
在巴士站聽到人家說明早掛8號,求神希望一定要掛。
洗澡睡覺鬧鍾照較,7點起來開電視,真係 8 號 ! 唔該晒 !
就算下午落波要上班也不介意,最緊要可以多睡幾小時,否則我真的要注射咖啡因 才能去上班 !

+                      +                            +                               +                            +

weekday 到機場看 live 原本時間便很趕,樂隊又多,宣傳說7時開場,雖然例牌遲開,還是很趕,朋友都遲了約半小時才到,到場在場裏買了熱狗就當晚飯,我則下午多買了份三文治。宣傳的其中一個方針是說要搞香港的Festival,但 line-up 其實也就是全東南亞最近在看的團咯~~這其實也不太介意,有總比沒有的好,可以真要搞 Festival,卻又在 weekday 又在一個最遠的場地…..

因為沒有特別喜歡的團,最近又已花了不少錢看 live,我們買了最便宜的票,應該坐到最後,
但入場時被示意去換票,換成了$480元的區域,而旁邊還是很多空位,最後我們坐到了$780 的區域 ! 賺了整整$500 !

new found glory 在pop punk band 裏算紅了,fans還蠻多的,氣氛不錯,比較欣賞是玩了十年以上,還這樣落力跟觀眾溝通。
左邊一張相片裏的狀況,是 Jordan 讓fans 搞出來的,就是mucc 說的全く洗濯機みたい的那種場面,初初出現時台前的人一下子像煙花一樣向四邊散開,然後中央就洗衣服了,還好這洗衣機不算太狠。

new found glory 之後的 lost prophets setup 花了好多時間,然後音樂又很悶,我和同伴差不多入睡,實在不行,我出去打電話,WT 去買爆谷。
不過其實現場很hot,lost prophets 似乎fans也不少,但我們不理解。
偏偏 lost prophets 又玩了很久,他們進去時己十時半了,就是說12時前應該不能完場了。搞笑的是lost prophets 的簽名時間是9:45,那時他們正在台上 ! schedule 遲了好多 !

 到one republic,我和同伴們終於覺得回到地球了。Ed 這晚來就是看他們的。

音樂雖然不算是我特別喜歡的類型,但是表演很棒,加入鍵琴及大提琴的編排很吸引,Ryan Tedder 和 Brent Butzle 的歌唱和演奏一流,有風格又charming。
聽了兩首就想去買CD。
其實他們更像是headliner。
但是headliner是 Simple Plan。
Simple Plan 也不錯,音樂比較簡單,但也流暢討好,彈奏亦很solid,將來會更好的。
因為時間太晚了,Simple Plan 彈了4、5首左右我們就離開了。早知巴士沒有了就看完才走啦 !

雖然沒有勁好看,安排也不完全順,但希望還有啦。明年要有更好的團 るんるん
p.s. 比較感謝主辦單位沒有找Travis,Travis 要專場嘛ウインク

永恆優雅

2007/10/30 at 4:23 | Posted in live, 洋楽 | Leave a comment

10月27日可能月亮有特別引力,這晚想去的表演一共有四個,
兩個買了票。忘了,朋友早就好訂了 Sylvian的票,在 facebook掛個號大割價求售,不過略盡綿力,決擇根本不是決擇,不可能不看Sylvian。

場外莫不如萬聖回魂,還是武林大會,腦筋得花幾秒搜尋符合名字的十年一遇的臉孔處處,四邊驚呼。真真真開心碰到….huh?!的 Ian,還有老年以前的 live buddies。
應該來的全都來了。

舞台是這樣的↓

 

很簡單,都型。

最初兩首歌讓記者拍照,不專業的舞台攝影狂閃鎂光燈,難以集中精神,可憐舞台上的人更難受。
兩首歌之後回復平靜,magic就出現了。
舞台上彌漫着一種優雅幾乎是實體的,無出其右的很英國式的、藝術家的優雅,
縱然在玩最前衛的音樂,Sylvian也是優雅的,今天的曲風調和了爵士,又更理所然,
那麼的游刃有餘地彈那些那些具開創性的音樂,
太美麗吧 !
世上還有這麼美麗的物事 ! 除了迷人,想不到更好的詞語來形容他。
優雅又powerful,很柔軟的 power。
早說這場live應該在大會堂搞吖~

ghost出現的時候,我看到身傍的 C 輕輕擦了眼淚,
時光流得快,我們少年時代的神,Sylvian和 Jansen在終於讓我們看到他們的時候,還是那麼好,我感到特別愉快,且安慰,我想我的朋友都一樣。
感謝他們。

趁Encore未開始時照了兩張,一直斯文激動的觀眾這時衝到了台前,

Sylvian很美麗開心地大微笑,台下太熱烈,他上前跟一、兩位觀眾拍了一下手,其他人不是OMG狀態,也是照面的大微笑。
最後Encore 兩次,他們很有禮貌地揮手告別。
night porter 終究還是沒有出現。

A nite with Cure

2007/07/31 at 12:34 | Posted in live, music, 洋楽 | 4 Comments

Robert Smith (仍然) 是神☆★☆
雖然音響差到無譜、保安成鬼日用電筒照觀眾。

7.7.7

2007/07/08 at 5:57 | Posted in green, live | Leave a comment

7.7是七夕、蘆溝橋事變紀念、M 仝人溫泉會、當然還有 live earth。

原本一早做好飛的預備,如果有想看的樂隊去上海,就去了,
後來看到名單,好,把錢也省了。

之前看到很多人問為甚麼是上海。
要宣揚減排溫室氣體,不是應該要有一個中國城市嗎 ?
中國和美國同樣,也未簽署京都議定書的,
可是這樣的陣容我懷疑引起關注的力量有多少。

果然,這兩天斷斷續續觀看各國的live earth,
上海的 live earth完全脫線,跟一個TVB的節目沒差多少。
我主要看英國的,也看了一點美國、日本的,
英國和美國的 live earth是社會運動,樂手、樂隊上台除了表演,全都訴說自己對環保的想法,訊息清晰,有感染力,應該有一定成效,
日本比較弱一點,但花在呼籲方面的時間還不少,
而且縱然是倖田來未,也用切合自己的一套方法解說為甚麼要愛護地球,聽來雖還有點「行」,但還是說完又說說了長長的一段,
但是上海呢?情歌一大堆,訊息在哪裏了?
多謝樂隊很高興有機會在這裏為大家表演我們來救地球。點救呀大佬?
減排呢?節能呢?京都議定書呢?

Al Gore究竟是誰可能很多人走出場館還未搞清楚,莫說Al Gore究竟說了些甚麼。

現在我也好想問為甚麼是上海?
不過不見得在香港就更好,那低水準的大部分是香港歌手。

以音樂來說,英國的live earth最好看(我覺得),可以補看:
http://liveearth.msn.com/concerts/UnitedKingdom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