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se were the days

2015/04/12 at 3:29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jrock, live,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giru Collage

這季節總是身體不適而又爆忙。

去看了一場live((這陣子的live 滿多的,又更忙)
Girugamesh雖然頗好評,但不是我喜歡的團,看完了也沒有喜歡上,
些微的愉悅,是他們喚起了一點那時的MUCC生活,份屬Danger Crue同門的小師弟,
也僅此而已,讓我在鬼樣生活中吸了小小的一口鮮風。
當時的一點愉悅卻是真的,那叫我的快樂年代吧。

IMG_20150411_213738

p.s. 早一星期看的Acidman倒非常好,各方面都優秀,買了新唱片,待聽。

長い長い夢

2012/12/29 at 12:30 | Posted in jrock, music, raphael | Leave a comment
Tags:

Raphael-1

親愛的

回來己經一個多月了。
再演的DVD昨天也出版了。

各種各樣的事忙,
但生活還沒有回復「正常」,只不過比最初平伏許多了。
11月初的時候,巴不得可以跳過中間的日子馬上到聖誕。
聖誕,其實真的好想去見Yuki和Hiro,然後親身去買DVD,該就是去自主盤啦。

那夢似的日子…..首先是,真辛苦了Yuki。
看着他真不忍心,讓他一個人背負了那麼多的事情。我仍然忘法想像。
13年後,他一個人把關了13年的門推開了,然後,就像海邊的卡夫卡寫的那樣,
我們成千上萬的人,去到那深深藏在樹林中的人皆不知道空間,在那裡,一起回到了13年前。那毋寧是一個平衡空間,別人都不知道,但門後的那一方,我們都懂得。

在那裡,我們很暢快地又很自然地說着久久都不說的Raphael的事情,說着你的事情,Yuki、Hiro、Yukito、Motchan的事情,
可以大聲叫喊你的名字,聽着你們的歌,一起唱,好像Raphael放題,那是多麼多麼奇異又暢快的事情!
穿着很久很久沒有穿過的衣服,結了很久很久沒結過的領結,和(被)幫忙結領結,
一起流淚,流了很多很多很多的淚,一起笑,一起感覺溫馨,一起隨着音樂做那些很久很久都沒有做過的小姿態,很久很久未嘗試過去接你們很久很久沒有丟下來過的玫瑰花,很久很久未見過的「滅火筒」,還被噴了,很久很久末見過你們穿的大頭Tee而這次我們都有了……
很久很久的,未曾跟你們在同一個空間裡面,你當然也就在那裡,那麼真實的,就在那裡。
親愛的,那時光很甜蜜,甜蜜得還未開始,我已經捨不得了。
因為那裡載滿了很多很多的愛,so much LOVE given and taken,
在那裡,Raphael是立體的,比那個射出的漂亮的綠色激光更立體,不光是印在CD上的名字。

Image2156-1

門外的那個你寫的牌:最近的各位少男少女….也好像最近剛剛才寫好的樣子。然後我又再一次感嘆你的聰慧。

kazuki words
(這張相..我自己沒拍到,是在某bh那裡刧回來的)

那些歌是那麼的好聽,就連那些我以前就感到曲式有點舊的,演起來都變有型又好聽了(XDD)。
全心全力演奏,毫無保留地,因為彈得好,也就好好聽。
13年前,Yuki說:讓我睡一下可以嗎 ?
這才知道,Yuki這些年一直不能唱Raphael ,不能說出這個單字。說好了休眠的。不能說,說不出來。那兩晚是怎麼的狀況 ?
一口氣無阻礙地唱了全部,感情、思念全傾瀉出來。他又是那個Yuki了。13 年前的Yuki ,13年前的你和你們, 他看着你、Motchan 帶了你的髮型造型。很多很多的愛,一下子,從門後面傾瀉出來。我忽而好像明白了,對台上的台下的人來說,這是我們共同要修的行,這其中不無痛苦的修行。但因為這樣才是天使吧!那 就是你的使命嗎 ?

(♪何より輝く時代は 誰よりも早く
過ぎ去っていく 儚いもの 戻れない夢
何より眩しい絆に 夢をちりばめて
色褪せない 永遠の想い出
もう一度戻れたら…♪)

睡醒了的天使,信守承諾回來了,而且能力強了很多。大家都很用功,我感受到,大家都要付出最好的,要完美的,因為你就是超乎想像的完美主義者,因為Raphael說到底是近乎童話似的純真故事。而你把一切都早就想好了。

你看到了應該對自己的樂隊很自豪吧。我時常想,你們那個年紀,究竟是如何處理這許多,如何思考那很多的事情…….可是,在舞台上,大家背後分明有雙翼長出來展開了。你也是一早就想到了吧。

(♪夢から覚めた天使の素顔
あまりに綺麗で言葉にならない♪)

對guest musicians 來說, 我感受到的是對Yuki的愛,大家合力要成全他,成全他要做到的,大概被他感動了吧,他對他心裏生命裏的男人(男孩吧!)的認真,(那些天我們就在開這個玩笑,他們/我們「生命中的男人」(笑)),對純真的少年時代、純真的人生的認真。世上竟還有這樣的事,這時代,大概沒太多人看見過吧。森林深處的那個秘密境地。雖然流過很多淚,但想到這裏,還是很感謝你這生來了一趟。

其實有太多難以言語的心情,由Live當時到結束到之後,心裏擠滿了各種感受,不知如何整理。
第一天,心裏一時間脹滿着又笑又哭又開心又感激又讚嘆又傷感又愛惜又懷念又暢快又不捨等等等等的排山倒海的感受。
第二天Live之後,心裏好像有個黑洞。又重新難過一次,失去一次……..但這樣對Yuki Hiro Yukito來說其實又是最好的……Yuki 說 : 結束了!  然後他們擁抱,Yukito抱在一起很久,在耳邊說話,然後Yukito又跟Hiro抱在一起,又說了很久。

那幾天我不時流點淚,無意中走回13前那很冷的那兩天走過的路,還是不免傷感,回來後一段時間也還在隨時可以流淚的狀態。但就像那時一樣,我又遇到一次又一次小小的奇蹟,給我發現身邊充滿了天使,感激那些天陪伴一起的朋友,預備好票的ruri;在機場神奇地掉了錢包的事;上鎖狀態的 ipod放到「僕でいるから」時突然變大聲,好像因為我不信,幾秒之後又大聲一次,之前或以後都沒有再發生過這樣的事。好了,我知道了。就連去吃過飯,山形的餐廳裏都遇到對我們很好的職員;Hell’s Bar裏,話也沒跟說過但請我們喝香檳的Yukito的朋友……讓我想起了那年你剛走,我在Konigsee湖畔發生的小插曲。這種時候,你就會傳來感應和安慰,現在生病的我已變得很弱了,卻也還收到你的感應。最後還讓我見到了Yukito還抱了一下,竟然有這麼好的事情,更有朋友願意陪我一起去見到了他。好了聽起來好像妄想症,但那些天的感受確實就是到處都是天使。

(♪どんな優しさでも 寂しさはかくせないね
寂しさの一つ一つに 僕がいれたら♪

Yuki立意要讓大家走出會場時是笑着的,不管之前哭了又笑,笑了又哭,這卻跟13年前的澀谷公堂還是一樣。那時我不知你們怎樣做到的,今天還是不懂。正如最近重新再聽你們的歌時,怎麼寫的好像是經過了那麼那麼多事情的現在 ? 讓我隨時都可以引用你的詞(笑)。
你怎麼好像一早就知道了 ?
當然還有你那個不願變大人的經典預言。

那麼,最後的最後,應該是「 夢より素敵な」在等我們吧。

P1060962-1

自主盤的桌上放仍然是這一張。

誰より君の事愛している。

p.s. 今天聽說Yuki生病了,祝福他快好起來,帶病的身體各樣感覺都很不好,請你照顧一下了!

燦亮的前列…..腺

2012/04/07 at 6:21 | Posted in chinese indies, live,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音樂會裡位佔最前列的亢奮,跟前列腺有關的亢奮,是否類同,
實在無能為力去解答(誰要來答一答嗎?)
先把這個令人噴飯的Touring命名擱一下,
事實是雖然對李志巡演廣東站很期待很期待,
但出發前其實無法亢奮起來,反而有很多不安和忐忑:
第一次.獨個兒.去大陸.看一場演完了夜得趕不回來的演出;
出院才幾天,帶着還很陌生的新身體 + 一堆藥 + 一堆要遵守的時刻點和注意事項;
視力急遽變化令很簡單的事都變得複雜起來;
才復工半天又再請兩個半天假;在醫院裡沒能預先準備好有用資料,等等等等。
雖然只不過是深圳(把事情簡化一點,決定放棄廣州場),雖然只不過是加起來才兩個半天的小旅程,但事前想起來感覺好像唐三藏取西經一樣,很多難關要一一通過。但想着我失去了一些東西了,就不要失去另一些而且是對我來說重要的一些。然後其中又還有演出場地F518造音社的社員N細心又耐心的幫忙,所以我還是衝了。
當然,最後我好好的看完回來了(好友說:Of course you’d survive!)
In many sense, 這是一場如果我不會永遠記住也會記住很久很久的音樂會。
(很長的開場白,失禮了~)

F518時尚創意意園是藝術及設計業者的工作園地,位處深圳的西邊,離市中心遠一點,但從九龍站圓方乘搭往機場的跨境巴士去倒是挺方便的,而且比預計更快,由出發不到兩小時就到了,這個時間己包括了過關(要排隊)及在機場轉地鐵去到西鄉站。我因為安全考慮不想一個人在口岸乘的士,所以坐到機場總站才轉地鐵,如果有兩個人或以上在口岸一起乘的士有可能更快。


別再裝逼說你不知道

造音社於於F518的最裡邊,check-in好社員N代訂的酒店後再走過去,也未還未到換票的時間,於是就在外邊的咖啡小攤O’Fee先喝杯咖排,看看書,眼晴又不好…..也不要緊,環境靜靜的,放着音樂,感覺也不壞。小攤前前放了個小本子,寫道:因為只有老闆一個人看店,請有耐性請自助…等等,還滿有個性的。老闆給我的咖啡錯放了糖,他樂意回收,但旁邊的男孩立刻上前把它接收了。這邊遇到的人感覺都十分良好。


還有在彈結他的男孩

6時半左右換好了票及訂票前200名可得的簽名海報,順便跟職員八卦了一下看live和排隊的習慣等等,場地職員很有禮貌,其實除了一位場外賣物的女職員,所有遇到的人都很好很有水準,比早幾年在上海看live的經驗好很多,比大多數在香港看live的感覺也更好。例外的一位女職員呢,問問題的時候她說:我們這裡今天是李志的演出 ! (表情顯示為你是不是白撞)

回到酒店跟時間表照顧好自己之後回到造音社(酒店很近會場,社員N幫了個大忙,太感謝他)會場外一長列等進場的文青,有點後悔飯不吃快點。說是文青與其說是因為年紀,還不如說是態度(和服裝),我後面的對話:「我覺得排隊很儍,我站哪裡都沒關係,只要看到就好了~~又不好意思跟姑娘擠……」怎樣 ? 很值得表表揚吧 ! 跟自由行很不一樣吧 ! 我把功勞歸於李志了。

不過這次表演理所當然跟《F》同樣的規格,所以是full band上陣,不是感覺最文藝的結他獨唱。當然他是不拘一格的,不拘一格很好,只是自己對民謠獨唱有偏好,而且《F》的full band偏排有些地方覺得有點土。但後來看下去,就覺得這場演出挺長的,足有2.5小時,玩了很多歌,因此他不同的面向都有表現出來,感覺愈來愈好,他的風格也有很好的表達吧。

雖然他現在整個圓鼓鼓的,低音沙啞的吟唱還是很具體地公告了他不但是性格鮮明的獨立歌手,而且更是風骨錚錚的詩人,像Leonard Cohen似的詩人,直面生活的,很坦白的,而且不失幽默和荒謬感的,他的詞詩感強烈,表達方法也是率性坦白…… 我當然說得太累贅了,他就是牛囉。

也有木結他獨唱的時間。

確是值得文藝青年仰望的逼哥,我心裡這個想法在某些時候份外明確,比如說是他吹口哨的時候── 儘管這是沒什麼道理可言的,而且我也沒錄下來,最好的都沒錄下來,專心看更重要嘛。

我比較想看到他用結他跟張瑋瑋的手風琴合奏這曲,深圳場沒有張瑋瑋,但我發現了李志也是一位結他手。

也發現了現場的反應也是音他的樂會很重要的一個部分,觀眾合作把歌完成,他們叫「救護車」,他們大合唱(好啦~我也有合唱~),然後最後李志也唱了觀眾叫了半個晚上的《春天的故事》,不張揚的,但其實是水乳交融的狀態。

可以說現場是比我寫出來的貼出來的更好很多,就是說最好的我都沒有拍下來,包括了他cover Pink Floyd的《The Wall》!!! 對了,Shine On You Crazy Prostate的巡演雖然沒有玩《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卻非常high地彈了《The Wall》,樂手也都很high,結他在爭相搶鏡,只是觀眾大概太年輕,群眾反應倒沒太大。

我又很幸運這次可以站到很前面去,音造社亦是就算一個人也可以很安心看live的地方,出發前的疑慮全都沒出現,真是太好了。

補充 1.  音造社的網頁裡存了一些過往在那兒舉行的live的視頻
補充 2.  my little airport 去年的深圳live也就在音造社,土豆有視頻

my little airport 香港是個大商場

2011/09/03 at 1:54 | Posted in hk rock & indies,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生日天吃得太亂了,結果旁晚開始胃痛,痛了一個徹夜,翌日的活動唯有取消,
生日結果沒做些什麼(其實也沒需要做些什麼),只一連兩晚看了my little airport的《香港是個大商場》音樂會。

my little airport 其實不是現場型的樂隊,
阿p在《社會主義青年》裡也就表白過:

「….而且我都不適合表演
這一點都應該很明顯
表演時不知望向邊
表演時不知應該望向邊」

每次聽到這裡都忍不住會笑,是的,跟聽他們其他很多歌一樣~
但是8月27日的一場其實挺好看的,
而且就如nicole在現場指出,阿p 的彈奏進步了很多,
其實我想說是現場表現整體好了很多,他好像終於有點喜歡現場表演了,
可能是又因為現在更有經驗了,也可能是年紀稍長了一些,現在現場的他顯得很有魅力。
覺得阿p的黃金時期到了。
反而nicole由始至終還是有點拘謹,不過都這麼多年了,這也就是她的風格了,也不必批評什麼,
只是我會希望他們可以玩得更不靠譜一些,他們的歌很有點瘋狂,現場表演也能這樣應該也不錯呀。

希望他們能突破面前的空間,不吝嗇表達自己、表現自己,
不輸給香港艱難狹窄的空間,撐過去,一定可以開出很美麗的花的。
其實現在他們就做得很好了,台灣和大陸好像也挺多歌迷的。

很珍惜看到他們的機會,所以我兩場都去了,
很珍惜看到香港土產的一些好的機會,他們真的很棒。支持也要不吝嗇。

香港很少讓有才的樂隊獲得應有的尊重和回報,
但mla是受喜愛的,他們總令人又開心又感動,是因為他們總是保持直率坦白吧,連裝逼也告訴人家在裝逼的這種作風,真的可愛又勇敢。

掀起

2011/06/26 at 11:28 | Posted in hk rock & indies,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好久沒買過廣東唱片了。

盧凱彤的《掀起》。其實裡面的唱國語的比較多,總是是本地唱片就對了。
第一天上市就去買的本地唱片,就更久更久了,還買不到!
憑直覺,好想支持她。
第一版有這個她設計的漂豪小禮物,被搶光了:

實物做得很細緻,不得不讚,而且跟Ellen好配,Rockmui(Rock妹)就是她。

內裡也很美,用牛油紙印的黑白小冊子和CD紙套,有點像以前的歐洲進口黑膠唱片。
現在連用袋裝着CD都很少有了。
現在的確是很流行出特別的包裝吸引人購物(其實很討厭特別包裝,收藏不便),
但她真的很用心把所有細節都做好,獨立音樂人做到這樣很不容易啊。

順便也買了幾張舊的,這一陣一直在買舊CD,好會花錢。

音樂如何介入社會?

2011/06/06 at 6:53 | Posted in china's, live,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 ,

音樂如何介入社會?
這幾年社會狀況的瘋狂(就是新自由主義的原貌),問題衝到人眼前,沒有看不到的可能。
音樂作為一種藝術表達,又怎樣回應這樣的社會狀況呢? 很自然關心起這個來。
保衞天星的時候,也短短地寫了一下,這時想的就是這回事,
那時覺得納悶,不是有很多玩hardcore說關心社會的嗎?
而且也不光是他們,玩音樂的有個名字的全部沒有回應。

現在總算好一點了,
我們有my little airport,
社會運動也漸漸有了音樂,只是很多都不好聽(音樂的話,好聽還是很重要的呀)。

然後去年張鐵志的《時代的噪音》很多朋友也有讀,張鐵志還來了一次分享會,在Zoo Records,
雖然從問題來看,坐在地上的大家對這個題目認識有限,但充滿興趣。

終於沿藤摸瓜似的,開始聽很多內地的民謠了。
最關心社會關懷民眾的,好似還是民歌, folk。

-----------------------------
強插題外話:
ちなみに,在最終列車那時期,還有cover parade那時期,
達瑯都說過最喜歡民謠的,怎麼現在變成了電音?
說完了。
-----------------------------

5月24日,周雲蓬來了,看到了現場。
這是最近我覺得最wow的事了。
6月3日又看了北京的P.K.14,氣氛非常好,但就沒有周雲蓬那種唱到心底裡去的感覺。

唱到心底裡去了,因為周云蓬關心很多生活的事情,人的事情,社會的事情
對了,李志也是這樣,my little airport也是這樣。

不知幸運還是不幸,轉過頭,我發現我遇上了現在進行式的民歌運動了。
如果世態不是這樣瘋狂,或許就沒有這些歌了(但也許會有另一些歌吧),
但能聽到這樣唱到心底去的音樂,是現在的音樂,又覺得真的好棒,很有難い。

雖然我基本上是音樂信仰的──如果音樂本身的藝術美感夠好,也非必要有甚麼使命云云,
但畢竟音樂就是生活,如果當下發生的事情都視而不見,不是很奇怪嗎?

看周雲蓬的現場很享受,他的音樂和詞富有詩意,有內地式的幽默感,現場的笑聲一陣一陣,很偷快,
氣氛很輕鬆,但內容其實的重的,
mla的林阿 P說過,狀況是如此令人難受,唯有幽默的表達方法才能表現出那種荒謬,也化解一下悲情。

演買房子+賣房子的時候,現場一邊哄笑一邊激動拍手歡呼,
這兩首和其他幾首的歌詞,也按香港本地的情況改了一些歌詞,
例如買的房子漲到三千萬了,
《偷錢包》裡的主角則是因為要買蘋果電腦而過了羅湖橋來偷錢包,
這種即興的方法也很民歌,這樣的音樂人也太有才了(也很有愛),
不過如果現場有演《中國孩子》的話,或許還是會流淚吧。

買房子+賣房子

中國孩子

用音樂關心人和社會,用音樂介入社會,這是我認為的民歌的原型,很令人感動而且熱血的音樂。

看完mucc回來了

2011/04/18 at 12:37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ムック, mucc, music | 6 Comments
Tags:

感覺好像看另外一隊band……

其實表現是不錯的,
但感覺不得以前的能量和emotions,中心好像空洞洞的,
達唱得不錯的,但怎麼我覺得他好像個演員呢?
yukke不再像小精靈一樣(中間嚇了一下時感覺到那麼一點),satochi也很陌生,
miya呢,有一段時間我一直看着他,感覺有些陌生也有些親切,但沒有讓我激動起來,
後來他好像有比較落力一些,不過相比下來,倒感覺到一些他的真誠。
或許一個樂隊玩live多了久了,也很難激情起來吧。
但好像按預先編好了的劇情一樣演出來的live真的很不感動啊。

可是,我真的很久很久未有像這樣認真的期待一場live、預備去看一場live了,
雖然早就知道沒有太多可以期待的。
i miss my live days and i still like to do like that mor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天之後就不再那麼迷亂了,今天還心情不錯地煮了很久沒煮過的飯,也回復得真快,
實情是太久未曾這麼早就可以回家了。而且,說到底,mucc不一樣了也不是今天的事了,
鵬翼的tour也傷心過了。

我想有必要補充一下── 不然很快就會忘掉,
其實我一點都不介意mucc玩電子,
這樣說好像很不誠實,我當然最喜歡搖滾+漢字+昭和味道旋律的他們,
但會求變的音樂和只會重複自己的音樂人,不用說絕對是喜歡會求變的吧。
好聽的電子也實在很多很多,
只是怎麼就把自己最優秀的東西給弄丟了呢?
還是自己也被說服了那些東西不夠優秀?

總覺得一切都是從雨のオケストラ開始的。

當然,只是我對mucc要求太高而已,只因為mucc和miya真的是很棒的呀。

這幾天不斷不斷 shuffle他們,五月雨還是最讚。

未未

2011/04/10 at 5:35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
乘着機緣,跟艾未未吃了一次聚餐。
那其實是一次推友聚會,他時大家也管他叫神,
在寬廣的陽台上,抱着小兒子隨處走動,安靜地與人攀談。
各種各樣的話題,關於內地的、香港的、銅鑼灣的、網路的、藝術的、516公投的、吃的……
的確有明星的魅力,也特別自由自在的,
在twitter上加個@ 就可以對話,從網路跑出來,@也不用,隨便就談起來各種各樣的話。

希望他好快就又繼續他天賦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

如果在倫敦,就去看看未未的葵花籽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一陣買了好多唱片,都不是新的。

李志、熊寶貝、自然捲、竇唯、周云篷……

最後買的新的只有marshmallow kisses, 還有早一些些買的noughts and exes。

marshmaloow kisses是我們的我們的寶貝啦;

喜歡熊寶貝的整體的感覺,包括他們文字、照片、插畫、口風琴、說話的方式、餅乾的直白隨和、魏駿的笑容、radiohead;

noughts and exes很悅耳好聽,很喜歡;

李志必須要用普通話中文說:牛!

其實我是因為my little airport認識李志的。

好像變成喜歡彈唱民謠了,其實現在聽歌很沒重心,希望mla快點出唱片。

音樂沙龍與文化live house (下)

2011/03/26 at 2:29 | Posted in hk rock & indies, live,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這標題好假,哈!
香港哪來的live house呢 ?! okay,也不是沒有,但仍不能做到外地以至內地的live house的那種存在方式。

藝穗會算是氣氛很好的一間,地點又好,觀眾群也算可以(主要是老外),但它實際上是一所Art House,並不是live house。

說回來,3月19日的下午做完了很有意思的沙龍,
談了很在地的廣東乙反調,
晚上接着去看很西化的noughts and exes
noughts and exes的成員有一半是洋人,主腦Joshua和Gideon雖然都是華人,但幾乎不(能)說中文。
但這其實也非常香港。
在殖民洋式建築裡,一隊華洋成員共處的樂隊奏着結他與小提琴、小號與鋼片琴。

我把n & e的CD借了給同事J,她的跳舞老師就用了CD裡的《Chasing Lights》來排舞,
她和她老師說完全聽不出是香港樂隊。
然後我跟她說隊員是香港人,她以為我指住在香港的洋人,沒想到是香港華人。
所以我把她拉去看live。

由太子趕到中環,連飯也來不及吃就入場了。
十一時左右到達,第一隊已演完了,打算看完他們才去吃飯,
誰知最後等到十二時半才出場!
其間靠J出去買了兩件好難吃的冰凍的三文治回來。

但表演很精彩,這就值了。(精彩這兩個字多久沒用在本地樂隊表演上?)
很多不同的樂器在台上出現,聲音很美又文質彬彬的,尤其代替大提琴上陣的小號實在太有感情,好動人,而歌聲也很有氣質。
整個是文藝氣質,是rock band與folk rock band的分別吧。

我想起了Arcade Fire,我很喜歡的Arcade Fire,也是很文人氣質的。
真開心香港竟而有這樣的樂隊。而我上次竟沒想起來。

鼓手Alex的部分也很好看,他在敲打字機。

 

場外賣物,noughts and exes義賣他們的CD,還特意找了銀行做配對籌款,
一張100元的CD會變成300捐款,捐到紅十字會為日本救災。

我原本只打算把他們第一張補回來,結果又多買了幾張新的。等於捐了1,000多元,手上還有幾張CD。

祝福日本。

音樂沙龍和文化live house(上)

2011/03/20 at 7:35 | Posted in Canton Guangdong, culture, hong kong, music, 學而時習之 | Leave a comment
Tags: ,

文化研究系的同學的聚會辦了幾次之後,
開始有點成形了,很實在的感覺:)

香港類似的文化聚會,討論通常都不太熱烈,又或主要集中向講者提問。
MCS 沙龍討論的部分每次都很有水準,這是我最開心的地方,
大家都很有熱情和愛,討論的內容也比較深入,
不能否定的是因為大家都對定思潮理論有一點認識,類似的背景令我們聊起來很快進入核心,也少了顧慮。
同學之中又不乏有才情的,總在某些時候話題變得有趣和隨性好玩,
覺得在8003有些做不到的地方,在MCS沙龍漸漸做到了一些。

現在也開始了解,一旦能成勵把議題跟大家連結起來,討論便會進入狀態。
這次的題目樂律霸權其實是有點專門的,但大家都談得很投入,
別人不知怎樣,我自己覺得很享受。

關於樂律霸權。
乙反調從北方傳到南方後跟廣東文化結合後有很好的發展,
又或也因南方的文化有精緻細膩的特點,跟北方的豪邁奔放有差別。
志華用二胡以反調拉奏樂曲,真的格外有細膩的韻味,用西方的doremi樂律奏不出來,因為後者的音程根本表達不出那種細緻。

只是西方樂律成為世界主流之後,音樂發展不論是音樂家或學校教育都以其為正宗,
乙反調被世人遺忘了,學習傳授幾近不存在,當然更沒有家長最注重的考級和學院證書。
廣東乙反調的細緻就在do和re和mi之間流走了。

我又想起了舒的話。
他以阿美族傳統音樂邏輯寫歌,跟非阿美族的人可以有很有意思的文化「交換」,尤其當他去到外國時更甚。
如果做我們慣常聽到的西式的流行音樂,就沒有這種意思了。
自從聽過彵這番話後,我經常在想:身為香港人,我有什麼可以跟人「交換」嗎?
實在是沒有什麼很有意思的…..
昨夜我發現了,最少乙反調就可以做有意思的交換。
現在,就如昨夜跟同學朋友討論到的,首先是我們該怎樣來保育乙反調? 來做counter hegemony?
很自然地,想到了用乙反調寫流行曲有沒有可能呢? 就說到了林阿P……..
又由這個角度想,舒真的很棒。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