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月亮月滿大潮的早上

2011/03/19 at 4:51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food, japan, taiwan | Leave a comment
Tags:

早餐用了台灣南投凝霧紅玉森林紅茶。
南役漁池鄉的七、八十歲的阿公阿婆在921地震後,一起種茶採茶。
「一心二葉」的採摘法,說可以讓森林紅茶更甜潤。

是在上年十月去台灣時在「台灣好.店」,
台灣好是我最喜歡的店,搜羅了台灣各地社區及原住民部落的產品,很有心。
職員也親切的不得了,之前也有寫過了。店裡所得又以基金會的方式協助社區和部落發展。
當時店裡試喝過了這紅茶,味道好香,又這麼有人情味,麻袋包裝也很精緻。

早餐還有法國的海鹽牛油和在simply life買的麵包。

還有滿開的很香的百合花。
希望日本的民眾今天也比昨天過得好,明天更好。

前へ

2011/03/17 at 10:01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japan, live | 1 Comment

在超級市場找東西時Shuffle轉出了《暗い曲》,然後接着《前へ》,
想起了那年,在出差短暫的空檔時間在新宿澀谷兩間Tower跑來跑去,
為了找到《青盤》和《赤盤》,
一藍一紅的兩張single終於拿在手上,有那麼一點點激動。

那時真的好喜歡ムック,用片假名寫的名字和全漢字的歌名。
那些年四處在日本看他們的live,好快樂的日子。雖然也花很多錢,但感情佷簡單,很簡單的快樂。
如果一直這樣喜歡他們多好。
現在好像不那麼容易覺得快樂。

沿着鐵道,在日本東北部、中部、西南部四處走,四處去不同的live house,
下午稍微觀光一下,晚上燈滅樂揚,深夜在便利店買泡麵或飯團、果凍或乳酪,回到小旅館的房間邊吃邊看電視邊討論剛才的live。
七、八年下來,和scenic這樣看了很多日本。

地震後那些黑色的水爬上屋頂之後,煙霧和火光不斷從核電廠冒出來之後,許多的日本的小地方就變成了黑色和帶毒。
想起來,很傷感。
在我們抽着便利店袋走過的那些通往小酒店的小路上,不經意踫到的年輕男女、大叔大嬏,現在怎樣了呢?

這星期我的神經很軟弱。
懇切地禱告。

別再下雨了

2008/05/30 at 2:58 | Posted in china, japan | Leave a comment
Tags: , ,

天呀,給點時間吧。
明明是不同地區,為什麼香港下雨、東京下雨,四川又是下雨 ?

在東京新宿和神保町都遇上街頭的籌款隊伍,
新宿的隊伍看來似是以留學生為主,
神保町是一些好心的有點年紀的日本先生和太太,
街上的反應,其實不熱烈。隆子說,大部分日本人好像不太關心這事。
看日本的電視新聞,他們基本上以一種不信任的態度在報導事件,例如對救災程序的批評。

日本人自然做什麼都比較細心,他們也有處理大地震的經驗,受批評,我想中國還是有很多可以學習的地方。
只是在一個我們感覺如此親近的地方感到冷感的時候,令人如此地感覺寂寞。
在新宿和神保町遇上他們,份外感激。

人還是有很多種的,事情也總有很多細小的枝節。
一概而論,不是辦法。
其實心裏有一個後續的擔憂,寫出來該會被罵吧,但這個危機也不能忽視啊。

在奧運火炬傳送過程中,呈現了很多太過簡單化的愛國思維,非黑即白、不存任何異見空間的想法。
大災難中,除了個人的情感和人生觀,中國人在重整對國族的感情。
這股洪流流向高處,是擺脫掉空泛的國族自尊,做有個真正會感受生活生命(不只是中國人的生命生活)的人,(例如不會因為人家不認同北京奧運就打人);
洪流往低處流,簡化的國族自尊加倍地放大,後果,總之很可怕,身為中國人,我不願意看到。

有很多原因,要為中國祈禱。

表示支援四川

2008/05/24 at 11:36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china, japan, muc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今晚raluku live結黃絲帶,聽說是這樣。
如果樂隊出面在日本呼籲捐款,會更有效果呀。他們說幾句,會好過街上的籌款隊站一星期。
這可能要求太多了…..?

may be it’s naive to say that…..but to say a word is so easy, isn’t it? 
i really really wish,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mucc could do that.  to tell the truth.

水戶土產

2007/12/04 at 1:42 | Posted in japa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梅和納豆,都是我喜歡 的^^

不過原味納豆都要冷藏,帶不回來。只能買加工的,我們全都買了納豆+きのこ:D
還是在名勝偕樂園買的,盡了遊客的本份。
傳統的納豆都藏在稻草裏,這個包裝當然也是裝裝樣子而已。
說到喜歡納豆(加熱飯)總是被質疑,
所以我向大家推介了納豆可以減肥,可以說過去吧。
本月在家吃白粥白飯靠它們了。

 

↑外遊買過最奇怪的東西右邊這個入三甲。
在理髮店買的咖啡,老天,我在理髮店買咖啡 !
夏威夷風味咖啡,剛巧也是椰子味,非常好喝,喝過才買的(被招待的)。
旁邊那是護髮的 treatment,畢竟是理髮店嘛,買這樣的才合理。
頭髮愈來愈乾,趁機請問超好人的副店長(我深信是老闆一家人好,職員才會親切如此,要學習)。
我們遇上的水戶人都超級親切,在水戶的時間短短,都給溫馨填滿, magical mito 🙂

「志願」日本人

2007/11/19 at 3:14 | Posted in culture, japa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2004年曾經在東京聽了一課,講者是東京大學的西村幸夫教授。西村幸夫教授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歷史資料審查委員,亦是城市規劃專家,是日本與城市規劃、城市景觀研究等有關的多個組織的成員或會長。這裏「城市」有點誤導,西村近年最為人認識以致推崇的,是他對古城的保護及回復舊貌所做之貢獻。近年台灣的保護樂生院運動,也邀請了西村前往探訪,並答應對這些有歷史緣由的療老院問題帶回UNESCO。

2004年聽的一課,講授的正是日本歷史古城的復修。

日本的古蹟保護,予人的印象是做得十分好,古廟、古城深度細緻地被保護,文化面貌卓然。然而西村教授向我們展示的是另一種情況,比如是我們所認識的金澤、高山,今天我們所看到的優美古雅,原來也並非必然地存在,背後也經過很多周旋和努力,它們的狀態一度也不太好(當然這裏說不好,也比我們的灣仔、中環、維港好太多)。這令我自此日本遊古城時,有了不一樣的目光,由單純的喜歡/不喜歡,轉為更多的敬佩。

這些保護工程當中,西村的付出非常重要,但令我留下最深刻印象、在我面前打開了一扇窗的,卻是日本民間的參與。

跟其他國家同樣,但凡有關環境保護、權益爭取的事情,當中必定有NGO的參與。日本在古城保護方面也同樣,以香港的情況來比,日本政府與的NGO的合作對我來說十分新鮮,但我印象深刻的倒不是這些「專業」NGO,而是地方居民如何參與和關注他們所居住的社區。

以日本的古城復修來說,如果沒有地方居民的投入,那些「還原」工程恐怕難以成事,最少會困難得多。一旦居民明白到這些修復對城鎮最終會帶來有益處,居民反過來成為「維古」就算不是最大亦是最持之而恆的力量,他們組織起來做各種各樣的教育、遊說工作、參與討論最好的復修計劃、提出只有居民才看到的問題和關懷,而最終會帶來「勝利」的,很有可能就是這股力量。而所謂益處,也不限於金錢,很多時,更多是關乎文化及歷史或社區生活的。比如說,不少日本古城居民擔心把古城弄漂亮了,會帶來遊客,而遊客會擾亂居民生活,錢,不是這些日本古城百姓最關心的(恰好跟主流香港人相反)。 理論上,破壞古城景觀的,也就是市民(財團也是市民),但最終守護自己的家的,也同樣是市民。

 一旦開始留意日本民間的社會參與,便發覺例子十分多。如前文提到的義務導遊,遊走世界各地,日本是我遇到最多義務導遊的地方。熱心的大媽大伯、主婦學生,熱烈地想讓外界了解自己的城市鄉村的好,當中雖然也有因為喜歡接觸外界的興趣使然,但我所感受到的,更多是來自一份為自己的家出力的心意。

又例如郊區的生態導師,也有很多是義務的志願人士(很高興知道我的一位朋友,最近開始了在香港舉辦免費生態旅遊),讓我在那些山林流水之間,看到的格外美麗。

(圖:高山陣屋,曾為豐臣秀吉的家臣、高山城主金森氏長近的別院,江戶時期成為當地官員的郡役所。)

江戶庭園

2007/10/30 at 8:37 | Posted in japa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後樂園,東京市內的遊樂場,我如果不是從電視劇得知道它的話,就因為它在東京巨蛋附近了。
所以聽到有人說後樂園是日本三大庭園,覺得好好笑。

可人家不是搞笑的。
人家說的是岡山的後樂園。
岡山後樂園、石川金澤兼六園、茨城水戶偕樂園,合稱日本三名園,後來我終於知道了,還去了兩次由前田利家始建、慶長、利長再增建的兼六園,果然就是秀氣;偕樂園也算匆匆走過一回,就是後樂園還沒有機會去。


偕樂園。到達的時候天也黑了,那天還下雨。

倒是東京的後樂園除了遊樂場,的確還有庭園,也就是小石川後樂園。
名稱上稱石川,「血緣」上卻跟偕樂園更接近,因為小石川後樂園由「水戶黃門」的二代藩主德川光圀完成。

東京除了小石川後樂園,江戶庭園還有新橋站附近的濱離宮恩賜庭園和駒込的六義園。今天想寫庭園,因為想到了11月去日本,今次可以到六義園去喝抹茶和賞紅了。

也有看過說,濱離宮恩賜庭園也有紅葉,不過如果去東京都公園協會的網站查一查會知道,紅葉濱離宮是有,但只得二十五棵 ! 那倒不如去新宿御苑看吧,又或井之頭恩賜公園,那兒種了六百多棵,比六義園的四百五十棵更多。

駒込還有一個有日、洋式庭園、英式建築的舊古河庭園,英式建築現作為大谷美術館,由導賞參觀團,但要用日本的明信片預約,外國人可不知怎辦。

+                                +                           +                          +                               +

六義園、濱離宮恩賜庭園、小石川後樂園、舊古河庭園,以及其他幾個較有歷史的公園/庭園,都有由義工帶的導賞團,日本在方面發展得特別完善,本地區民參與很多介紹及保護所住地區的工作。
在日本不同地區包括大阪、金澤、富士西湖、佐原等等,均參加過由義工帶的導賞團,義工多是退休人士、家庭主婦、學生。
他們可能不像導遊那樣能侃侃而談,外文也沒有導遊那麼熟練,但他們的親切誠懇,眼情裏充滿熱切的目光,遇有一時答不來的問題,他們會在有空時一直忙着打電話、想其他方法把答案給你:他們想把那街區的一切都介紹給你,最好的導遊都不及他們熱心。
然後你更有實感,花多多錢去做一個宣傳旅遊的 logo這種事情,是多麼財大氣粗。

這裏又說到公民社會去了,一方面居民有較強的意識為社區服務、關心、參與耕耘自己居住的社區;
同時政府亦有讓民眾參與的空間,或說胸懷──如果以香港的情況來對比。
在與義工人員閒談中,會知道最少在地區工作而言,日本民間NGO的力量滿大,而政府有跟NGO合作的習慣。
下次再寫一個在這方面的見聞。

weekly live trip tsuzetsu ver (2)

2007/05/13 at 12:29 | Posted in japan, mucc | Leave a comment

紙芝居活動原本我們打算放棄,
誰都不想重溫一次上海的渴睡感受,那幾天東京也實在冷,
但前一夜live之後聽Ayame說原來也不用太早到達,抱着姑且一試的心態,約好翌日九時到新宿。

到新宿就是在柏公園排隊,還是從公園開始的一天。
排第一的人好像徹夜的樣子,但其實人還不算太多。
兩小時之後開始賣碟派票。

Edison連招牌也讓ムック去畫了,
一旦畫了上去,當然不能輕易擦掉,那意味可長了。
ムック將來乘銀龍背升天,又或直落地獄,Edison也相隨。
當然Edison是覺得行情看漲,才讓他們畫了招牌,畢竟他們都去了武道館了。
ムック會去畫,該因為當天人家賞識他們於微時吧。

日本的唱片、音樂雜誌,有這樣的「提拔」尚習,英國的音樂媒體也同樣。
如太陽普照大地的樂隊/樂手,都有初出茅廬的時候,
這時有唱片店或媒體相中明日之星,一力提攜,
最後證明自己眼光獨到,亦因此一紙風行,又或享有獨家舉辦各種各樣活動的權利。
可是,在這種美好時光終於來臨之前,靠的是甚麼呢?
無非是態度。
拍胸口我撐你的態度。

態度,香港媒體是沒有的。
香港唱片店也沒有,唱片公司更不用說。
我由是對這種提攜尚習有些嚮往。

這天是新碟發賣日,又是紙芝居的活動日,
店裏空間更加是都被他們佔去了。

原宿店更誇張,招牌也一樣是給他們畫了,
5月2日活動在原宿,活動之後他們去畫的,
畫了又留了簽名,拍了照。他們當天是作這打扮。
(但是為什麼ミヤ的衣服跟我記憶中不同?我造夢了嗎當日?)

達瑯剪了頭髮,他的自畫像也隨之變回從前的樣子☆
怎麼看都該是02年畫的,好懷舊啊~~~~想起那時看 live的日子。

weekly live trip tsuzetsu ver. (1)

2007/05/11 at 12:18 | Posted in japan, live, tokyo | Leave a comment

拍得不多,在少數量的照片裏,最喜歡這幾張。
不是拍得好,只是喜歡那「生」的氣息。
看到照片也如嗅得着樹的香氣。

之中又最喜歡↑。
其實喜歡行公園。清新如水,而外面是鬧市,東京有時(如果不是時時)奢侈得令人眼紅。
走進了日本的鬧市公園,又不得不想起華月。
EE和卓卓在前面。

就是咯~~這其實是明治神宮,不是公園。那天的紙芝居 event在原宿,我們下午先去了神宮。
神宮,都跟天皇有關,
明治神宮自然是為明治天皇而建,
酒,當然就是上奉的神酒。

去了東京三十次的人還去行神社有些土不是嗎?
但土有時也沒有什麼不好,
件事本身好嘛。
當天還是春祭,EE找的資料。
我還是第一次在日本看春祭,
沒有看到神樂,
但神宮裏在做大祭,
一方一排一排坐滿穿戴整齊、胸口有別針的要人模樣的人,
另一方是總動員的神主,中央有該是高階的神主在做祭祀儀式。
感覺不禮貌,所以沒拍攝。

第一次看到春祭,
但以前有過一、兩次受神主作福的事。
一次在和歌山的熊野神社,那次也跟卓卓一起,
獲特別安排,走進了內寺,又受了神主祈福,喝了神酒,儀式全都很新鮮(無失敬之意)。
比較特別的經驗。

像波一樣圓。
下面是掛祈願板的欄,遠看如大樹的 choker,所以我覺得是叮噹頭的 silhouette。

日本.新

2007/03/09 at 2:42 | Posted in culture, japan | Leave a comment

說說出差時看到的一些日本新物事。

全新女性誌

3月8日是國際婦女節,日本卻在3月7日當天,有三本女性雜誌同時創刊了,分別是Ane Can、Grace和Marisol。但見三本新雜誌均在書局佔上顯眼位置,便利店則都放上一大堆的Ane Can,相信是有計劃的攻勢,事實在3月5、6日晚左右,便看到了Ane Can的創刊電視特輯。

從名字上便可看出來,Ane Can是Can Cam的姊妹雜誌,定位是大姊姊(お姉さん)市場,之謂曰Ane。Grace 和 Marisol則專攻四十代女性市場,內容一方貴氣豪華,一方指導氣質活力兼而有之的打扮及生活方法(暗裏當然是推銷有關商品)。這顯然代表了,隨着日本的人口結構轉變,成熟女性佔總人口的比率上升,這變成一個龐大的市場。今天的成熟女性較過往更有經濟能力、更注重生活質素、更注重外表,同時也比少女們更有權力和決斷能力,比如說,一個家庭的經濟狀況,便很可能完全掌握在這樣的一位女性手上;單身的成熟女性當然就更可決定自己薪金百分百的使用方式,而那數目很可能比少女們能花的錢更多。

傳統上或許還有很多令女性叫屈的地方,隨着年紀漸長,少女專享的那種「お嬢様」式的優待也越來越少在面前出現了,但市場對商人才是現實,同時有數本雜誌以成熟女性為目標,代表了市場上有更多為此族群而設的存在或即將存在的商品(雜誌的真正客戶當然是廣告商即生產那些商品的老闆)。以日本人崇尚青春的習性,少男少女的「社會地位」該不至於不保,但「大人」新潮,無疑經已出現了。

助傳統一把

某夜深看了個該是重播的節目,名稱是「好幫手」(お手伝い),男子五人組當中我只認得HG和London Boots的田村亮,五人分作兩組按主題去協助不同人完成某些事情。這次是我首次看到這節目,我看到的題目是「傳統」。

http://www.ctv.co.jp/muscle/2006/1112_031/index.html

傳統怎個幫法呢?幫的是兩種講求技考的統傳行業,田村亮的一組去捕漁,HG的一組則去製海鹽,同樣都是現在年輕人不願入行、認為沒什麼前途的苦差,幾乎都只剩些上年紀的職人在繼續。這節目的娛樂性自然在於不習慣這種勞動的明星們去嚐苦頭或碰壁的鏡頭,製海鹽也當真是大苦差,第一個步驟就是要去擔海水,每次汲80公斤,用竹擔擔回來倒進大木桶裏,兩名明星連師傅阿伯,每人要擔五次才把水桶載滿。見阿伯步履隱健利落,HG和Wakki(他的組員)就連站起來也叫救命,震顛顛撐個兩步就要停下休息,那還只是第一步,到煮出海鹽為止,還要經過一個多星期。重要的是過程。

最後兩組克服萬難完成任務,在海攤會合開餐,田村亮一組提供海鮮即席切成刺身或燒烤,沾HG組提供的海鹽,吃得到沒吃過的鮮甜的說;然後又熱白飯拌入海鹽製成白飯團,每個人都說美味得出奇,Wakki說這海鹽真是奇妙,然後海鹽竟還可以加進咖啡裏喝,也奇異地美妙的說,Wakki大叫:這海鹽究竟是什麼東西?

知名人士親身演釋了不受重視的作業的美妙成果,把它帶到大眾面前,有一定的說服力。那不是太好了嗎?什麼時候,我們也找美麗的偶像明星們去造造茶粿、蜆蚧醬、南乳,也要着重過程,不是「因時間關係經已預先準備好….」。甚至又引伸到,到文武廟清潔瑞獸、到中區警員宿舍研究孫中山時代文物、到黃大仙考證歷史建築真假新舊,還不是有趣有話題又有助紥根的公民兼文化教育?

但這種事當然不會在香港發生,除了本地媒體文化尚崇即食,不會花這樣的時間做這樣的節目外,說到底,還是我們根本沒有這樣的生活環境,培養出能想出這種主意的製作人,也沒有培養出會批准這節目的老闆,更沒有會欣賞這節目的觀眾。讓汪明荃去日本學當三兩天藝妓,已是極限了。

我們的傳統,又要讓誰來幫忙?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