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36天又12天的今天:憂心忡忡

2014/11/24 at 6:59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hong kong, social movement, umbrella movement 雨傘運動 | Leave a comment
Tags:

IMG_20141012_072626

雨傘撐開至今58天了,早知應儘量留多點紀錄,但每天都有太多事情太快發生,靜不下來。但刻下大變將至,決定每天都要記點東西,儘量。

******************************

寫在雨傘第36天,放下了,又繼續寫,到今天第58天才打出來。

******************************

11月3日現在,由9月22日罷課至今,轉眼幾星期過去了。

自己由25日開始置身其中,看着事態急遽發展,很多很多事情想寫下來,但就是事態發展太快,要關心了解的事情太多,也未有一刻閒下來。

如今,運動膠著中,而北方陰霾掩至,民意漸漸冷卻,卻並不因為學生和市民做錯了什麼,只是這場運動之前所未有,當中很多的隨機性和意外持續併發,我們也不懂這些那些手段,而規模之大,也超出所有人想像。

昨晚,我們村的村民把討論的意見整理成小報告書,交給了兩個學生團體及佔中代表,也不知有沒有用,只是想盡一分力。

寫字的當下,秋風翻起,天灰而清涼,但總算是一個和平而安靜的早上。
然而平靜總是一時就可變更,直到今天,我背包裏還是放着眼罩和口罩。不安,揮之不去。
但最不安最大壓力的,當然還是學生和三位推手。
每每想起,總是覺得不能忍受。

如造夢一樣的美好,人間難見。
一旦規條消失,而眾人抱持共同信念,每個人做每個人想到的事情,原來可以美好如此。民眾的智慧無窮無盡,無人曾見過的美麗的公共社區一下子在城市中心爆開來,它是眼前的真實,然而又太不真實。
這是什麼呢 ?
是由學生引發的大量純粹的心思和信念而結晶而成的吧。

我無法不想起Rapheal。

IMG_20141003_072224_b

少年初衷的明澄,撼動心弦,坊間則說是道德感召。而這樣的少年,我們竟也有很多,支撐着整場運動。明明說是冷漠的金融都市 ── 所以我就是不信。所以我跟長居外國回來一直批評香港怎樣爛的朋友說,在重要關頭,香港人也會站出來的。(雖然爛也確是事實,也得了解原因。)但那麼多人如此大規模地站出來時,實在大家也嚇了一跳。大家不只站了出來,吃了催淚彈也站出來,被擊退了,不打緊,轉身再站出來。

若然因果有報,要多久的修行才練成此種種美善。從心裏感恩,這是我們的家。

然而最醜最惡同時爆發,赤裸裸的暴力張牙舞爪,有形和無形的打擊,再不問是非,這些惡又是如何練成的 ?

在大惡和大善之間,一時感動,一時憂慮,情緒漲滿,隨時都會流淚,很難受。然而最痛還是看見少年少女單薄的肩膀要承受如此重擔,過早地面對黑暗。但他們又比我們成年人更厲害,光速進化成長,愈變愈強。總是以為絕處又蓬生,靈光閃現,仿似童話和傳說裏的人物。只是隨着時間拉長,少年也不堪疲憊,打擊卻變本加厲,暴力對他們毫不留手痛惜。祈求他們不會因為重擊而身心扭曲。

IMG_20141012_073637

在街道上留宿的翌日早上,有人來派早餐和報紙,晚上有人派飯和熱飲,洗手間裏有準備好的各種留宿的必需品,自修區有臨時但齊備的電、光、網絡、桌椅甚至暖毛毯。許多人伸出雙手成就許多,朋友說,一呼吸這自由空氣,記在心中,此生走下去再無憾了。然而,我難以接受這樣的美好只能期間限定,那麼大家在這裏找到的自己的位置、自己的能力發揮展現,又要重新被掩埋 ?

為什麼美好不屬於我們(答案只有一個,但關乎兩種人)。

我對佔領區愈來愈依戀,現在己經捨不得。

9月27日當時。

9月27日當時。

日常和平

2011/04/03 at 2:05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hong kong, 學而時習之 | Leave a comment

樹上掉下來小花星星。

吃着Joel Robuchon的parisien法包總有微小的奢侈幸福感,
吃着美食就是會開心。今早起來精神滿好的,並非睡得飽,是從昨天在老師的家獲得的能量。
昨天很累,累到電影節場的Peter Greenaway的Life in a Suitcase也看一半就跑了,
沒有精神的時候看藝術電影很受不了(笑)。
(今年的電影節很慘淡,只買了8場,真正看了的只有一場,還剩下一場希望能好好看。)

可是在KC老師的家跟溫鐵軍老師聚會,在屋前面的園子樹下談天、吃老師和小潘從元朗買來的好到底麵家的蛋麵和雲吞、KC自家種的生菜和荷蘭豆,很清新很平安很癒し,
又啟發了新想法和新能量,頭腦也很清新,
現在好像可以一點一點地開始向前走了,可以不那末灰調了吧。
能夠跟這些老師學習真的很感恩,
我們的老師好得不像現世的人,豁達的全都是世外高人,
別怪我有些誇張了,事實是不多見有這樣視野胸懷而且有心更有實踐的人。

跟五月生的溫老師和一至六月生的同學慶生,喝了拉丁美洲的葡萄酒,和美心的蛋糕(!),愉快:D

就連聚會的方式和場景也是另類生活的實踐,很豐足。

園子有棵很大的芒果樹,長出滿樹的小果子,夏天來了,就有果香薰園,還有要忙着太熟之前趕快吃掉的許多的金黃芒果。

老師家有小菜園,吃的蔬菜都是自己種的,在地、新鮮固然,重要是試驗自主的生態和諧生活方式,減少「被決定」的生活,而且是eco-friendly的。

世界發展到充滿了暴力,很多人被消費和減省成本(就是賺錢賺權力的意思)壓縮成不知是什麼,
性格被消磨,生活細節沒有了,大地也不願意願諒我們了。
過去的一套根本行不通了,我們需要新範式的生活。

剛收採的荷蘭豆,青翠發亮的。

pray for japan


音樂沙龍和文化live house(上)

2011/03/20 at 7:35 | Posted in Canton Guangdong, culture, hong kong, music, 學而時習之 | Leave a comment
Tags: ,

文化研究系的同學的聚會辦了幾次之後,
開始有點成形了,很實在的感覺:)

香港類似的文化聚會,討論通常都不太熱烈,又或主要集中向講者提問。
MCS 沙龍討論的部分每次都很有水準,這是我最開心的地方,
大家都很有熱情和愛,討論的內容也比較深入,
不能否定的是因為大家都對定思潮理論有一點認識,類似的背景令我們聊起來很快進入核心,也少了顧慮。
同學之中又不乏有才情的,總在某些時候話題變得有趣和隨性好玩,
覺得在8003有些做不到的地方,在MCS沙龍漸漸做到了一些。

現在也開始了解,一旦能成勵把議題跟大家連結起來,討論便會進入狀態。
這次的題目樂律霸權其實是有點專門的,但大家都談得很投入,
別人不知怎樣,我自己覺得很享受。

關於樂律霸權。
乙反調從北方傳到南方後跟廣東文化結合後有很好的發展,
又或也因南方的文化有精緻細膩的特點,跟北方的豪邁奔放有差別。
志華用二胡以反調拉奏樂曲,真的格外有細膩的韻味,用西方的doremi樂律奏不出來,因為後者的音程根本表達不出那種細緻。

只是西方樂律成為世界主流之後,音樂發展不論是音樂家或學校教育都以其為正宗,
乙反調被世人遺忘了,學習傳授幾近不存在,當然更沒有家長最注重的考級和學院證書。
廣東乙反調的細緻就在do和re和mi之間流走了。

我又想起了舒的話。
他以阿美族傳統音樂邏輯寫歌,跟非阿美族的人可以有很有意思的文化「交換」,尤其當他去到外國時更甚。
如果做我們慣常聽到的西式的流行音樂,就沒有這種意思了。
自從聽過彵這番話後,我經常在想:身為香港人,我有什麼可以跟人「交換」嗎?
實在是沒有什麼很有意思的…..
昨夜我發現了,最少乙反調就可以做有意思的交換。
現在,就如昨夜跟同學朋友討論到的,首先是我們該怎樣來保育乙反調? 來做counter hegemony?
很自然地,想到了用乙反調寫流行曲有沒有可能呢? 就說到了林阿P……..
又由這個角度想,舒真的很棒。

寫Beyond

2010/06/12 at 9:27 | Posted in Beyond, hk rock & indies, hong kong, music, social movement | 1 Comment
Tags: ,

寫得很辛苦,太緊張,怕寫不好。倒不因為分數。
資料量也太龐大,總不能多說,覺得很粗疏。

但還是很多感動。

例如這一個。

反高鐵運動的晚上,群眾在立法會外唱《真的愛你》。

《真的愛你》從來都不特別喜歡,但這個很要命。明明都不是第一次看了。

小市民用這種方式惦記着你們,在重要關頭,我們需要Beyond。
家駒呀,Beyond呀,你們都聽到聽到了吧。

無光時,有時有風。

2009/09/24 at 10:28 | Posted in hk rock & indies, hong kong | 2 Comments
Tags: ,

在鬱悶無光的生活中,有時有風,輕微地。

i love the country but not the party.
cool as the first autumn breeze.

上街的理由。不幸有。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好好笑,但新自由主義開我們玩笑,其實真的沒那麼好笑。

this party is not that party, that one is much more beautiful…

Lam Ah-P is such a poet.

在開工和收工之間,還有甚麼?

2009/08/01 at 10:46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hong kong, mongkok | 1 Comment

生活要分配時間,完全不會想分配給那些銷售推廣的吧 ?
當然就是沒有耐性,坐在梳化上跟他們磨蹭,
而且做完瑜伽只想早點回家睡,這幾個星期又特累。
可是我的會員卡被收起了,不得不撐着去聽續會銷售。

不知算是誰有耐性,一坐也就半句鐘。
我得自我加許,經過那諸多的利誘和說詞,最後也沒有就範!
不過我臨走前卻認真的加許那小弟,因為我們居然從金融海嘯說到社會民主主義再說到扶貧!過程,我用搞笑來形容。
首先那裡可是旺角,我完全沒有說教的意向。是說到經濟不好、收費太貴此等說了等於沒說的推搪說話時候,他先說甚麼要刺激經濟的,把奇怪的話都引出來。
是的,我就是聽不下去,為甚麼那麼理所當然地要刺激經濟、消費、擁有、更多…
他最得意是當我說我根本不相信資本主義的時候,他夠膽把共產主義也請了出來,所以說他真是值得加許的。
他還辯說:得兩種架咋喎!(我當然就說第三條路了),兩方都笑到不行。
在旺角,這些話夠超現實了吧。

這麼想起來,在旺角是也不是沒有感受過這種超現實的。
在世界陷於最重大的金融海嘯危機感的那個時候(也就是我窮到不得了的那個時候),
在那旺角最擠的路口上的那樓梯比較髒的樓宇的七樓,有一群人在說新自由主義和社會資源分配、奧巴馬和克魯明、凱恩斯和馬克思。
當然那分明就是序言書室,但那也可以是超時空要塞。
要美言的話,那是鬧市中的一方綠洲(而那的確是),但綠洲那麼侷促、狹小而且樓梯髒,只格外顯得城市的蒼白。
就如Susan Sontag 說,世界變得如此趣味低劣,以致簡單地捍衛嚴肅觀點本身也成了一種對立。僅只是嚴肅,或通過一種熱情的、非功利的方式表達關切,對大部分人來說已成為不可理解的事。

我是受到了鼓動,做瑜伽的時候腦海裏還印着那些有點嚴肅的字。
下午在辦公室開了一場大會。
我覺得非同凡響,是一些同事的熱切關注───對社會狀況、機構的狀況、同事在機構裏的狀況、作為一個人可以有的狀況。
就如那時在序言書室的感受同樣:有希望的,如果香港/機構多一些這樣的人。
在辦公的時間,聽得到有關於看不見的果效、人的伙伴關係、長遠的益處,真的千金難買。

看不見的果效,跟看不見招牌的名牌衣飾一樣,太難有市場!
那不是勇氣,還是甚麼呢 ?

2064之後

2009/06/21 at 10:57 | Posted in culture, hong kong | Leave a comment

除了書店仍然在賣有關的書藉之外,好像就找不到什麼痕跡了,facebook 也早變了個樣,
但今年7.1,大概還是會比較人多吧。
0964之後,心裏面好像有了個底──縱然平日一點都看不出來,在必要時,大家還是會上街的。
人從四方八面冒出來,從各個地鐵站口湧上地面。
0371示範過一次,0964又一次,好像這樣就成了定局。

那天集會前一個多小時到達天后,電器道街上早已三五成群,也不盡是黑白素服,但沒有旺角般的喧囂。
想起0371那天,十數萬人在維園外等待入園好讓從公園裏走出來,為的是聽說警方只計算園內的人數,大半天過去了還在靜靜地等。那種沉靜,就如四方八面的人潮,只在必要時出現。

人非常多。但倒不用等到64當天,此前在 facebook上看到的群情洶湧,便跟0371當時有點相似,絕大部分朋友同事都已說明必到,人數當然在10萬以上。只不過公園有個範圍,無法擠進幾十萬人罷了。

我其實真的好像聽聽曾生有何感想,呂志偉有何感想。
也不是想看他們難堪,是想了解他們怎麼理解這十幾萬人的行為 ?

事前預測說當天有雷雨,我的一位舊同事跟他的同事發明了一個與真燭光形狀相同的Led燭光,不怕風吹雨打;我們則也都買好了雨衣,準備好在雨中坐泥地。當然我們都是在 facebook 上溝通的。

social media 運用到社會運動上已多有報導,比較著名的當然是Obama 競選總統的那次。雖然也經常從facebook收到各種藝文活動以致社會倡議活動的資料,但這一次,才真就 facebook 的強大的串聯/動員能力來了一次實際演練。這種力量凝聚基本上以個人為單位───雖然「網民」這個曖昧的名詞常常作為眾數被引用,而它也是平日全然不能察覺,只在必要時才會突然爆發。

今年事前有太多太離奇的言論出現,引發很多討論和關注。我們一夥人之中有兩位80後,都是第一次出席燭光集會。今年,我確實感到有了一個性質轉向,從此,64是香港人的64了。想來,一直就是如此,但今年透過那許多由一知半解的青少年引發卻又有曲線啟發性的疑問,才理清了狀況。
所以世上當真是沒有笨問題的,沒良心的問題倒是有的。

伸延閱讀:
梁文道「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

通識了

2009/04/12 at 3:14 | Posted in china, culture, hong kong | Leave a comment

這一向在寫教育新聞,對於大學學生會最近的事情,也想留個紀錄。還未寫,卻赫然在 Google 看到陳一諤竟已成了熱門搜尋關鍵字。

二十年究竟有多久,大學生要告訴我們,真的很久很久。久得一些我們認為是常識的事情(而且我們明明年年都去維園了…),原來他們並不認識。不只是不認識,問題是他們更十分通識,在在要求多角度思考,才真叫人焦急,有如掉在海中浮冰上,境況危急卻還不知其虛實。

通識了,同學怎麼就沒有察覺那危險 ?
通識了,怎麼卻就沒有同理心 ?
如果你作為掌權者(現在當上學生會會長已是小範圍之內的權力了,將來當然無人能說),會帶來怎樣的危險?
如果當天廣場上有你陳同學,面對坦克槍彈,縱使不死,後面還有無期徒刑等着侍候,你走還是不走 ?
如果當天你身死,你母親淚痕未乾就要為你討個水落石出,你要不要叫她要有多角度思考 ?
那壓根兒不可相提並論。

關鍵當然不是陳同學要不要道歉的問題(當然更不是要送他去南沙群島報國等憤青問題),而是誰讓陳同學像鸚鵡一樣學會了「多角度思考」而要唱過不停、成為了他非常好用的盾牌?(這跟他學會說「恭喜發財」有什麼分別 ? )

二十年其實亦真的沒那麼遠久,既然還有那麼多「八十後」自認潮童,既然七十年代的塑膠傢具或保麗萊相機連流行雜誌都可以研究個透,拜託就不要再說89 那一年我只有0歲了。還是認真讀點書吧。

quartet

2009/03/18 at 6:08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bakeries, food, hong kong | Leave a comment
Tags:

今天出外工作了一下,馬上收了現金,所以 pamper 自己一下。
巴士乘到九龍城才下車,
買了 Cookies Quartet 的蝴蝶餅 ♥
小塊的跟小時候士多賣的不同。
很鬆脆,甜度也剛好。但一天吃不完,想留來讀書的時候做點心,硬把它連包塞進了空的咖啡罐裏,希望不會潮吧。

經過九龍城街市又買了兩條池魚,今晚吃。
帶着相機去了行街市,有點危險的,相機 ω

九龍城是太好的地方,樓小小的,光線好看得緊,可以街道散步。
但也很快就要變了。

補:
1. 朋友來電,今天的工作真的幫到了忙,開心^^
2. 魚已經吃光了,好多骨 :p

燒肉流

2009/02/10 at 4:44 | Posted in cantonese, hong kong | 1 Comment
Tags:

新年前寫了個燒肉特輯。
是的,也有這樣的工作呢,接到朋友的電話時,禁不住哈哈大笑了許久。
其實做起來也沒有那麼好笑,反而覺得挺有意思的,香港的廣東燒肉店還有其一段歷史呢。
其實,我也很喜歡吃廣東燒肉的。

燒肉就是要吃脆皮的,我媽總是這樣說,這塊夠瞧了。

 中上環的燒肉老店值得光顧,但愈來愈少了。
威靈頓街的華豐是香港現存最老字號的一家燒肉店,昔日有一整棟的店面和工場在德輔道,結着長辮子的馬姐從半山下來,替老爺太太買華豐即燒即賣的燒肉和自家製臘腸。太太說,臘腸從工場天台的架上卸下來到,放到店裏去買的時候還是暖的 !  李氏伍氏等中環大班當少爺子的時候就一直吃華豐,長大了還是不能不吃啦。現在華豐的燒肉還是在自己的工場即日燒的(現在很多燒味店從大陸進口燒豬),工場也就在店的附近,太太說,燒肉就是要即燒才好吃,豬新鮮,調味只用糖和鹽就行了。很有,華豐現在還是用紙袋包燒肉的,這樣才可吸收水氣嘛。!

總之幾十年前能這樣吃大塊燒肉的,多半是山上的人家,燒肉店老字號都在中上環也就是這原因。
老字號的店員,個個都可以給你做口述歷史,全是寶啊。

很喜歡吃太子的永合隆,也是自行燒豬,而且是香港唯一一家做炭燒燒豬,而且是人手一隻一隻用燒叉燒的,好多功夫,我光聽都覺得熱到流汗。

上面碟燒肉飯就是永合陸,皮脆之餘又比較薄,肉也很鬆軟,說是因為豬新鮮,而人手燒可以每一部分調控燒的部分和時間的緣故。所以呢,可想而知這家的燒肉比較貴,但燒肉又不是鮑魚,貴極有限也。不過好吃歸好吃,平日幾乎都不會去砵蘭街呀。

華豐:中環威靈頓街112-114號
永合隆:太子砵蘭街 392號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