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

2010/07/11 at 3:59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culture, food, japanese, 學而時習之 | Leave a comment

顛三倒四的日子終於過去。
提不起勁做任何事情。說是天氣害的,太熱了吧,太陽天天在燙,香港的屏封樓,其實當然是地產商和政府害的。

之所以最近一點在懷Beach Boys的舊吧,亞洲星光大道不知怎的用十幾年前的音樂做theme,最奇怪是每次聽到還是覺得精神一振。

提不起勁但交論文後的飯局是自動航行模式的,欠下的飯約也太多了,其實當場也很愉快。

第一次吃沖繩料理宴樂,地方和菜都不錯,論文後第一次放飯吃到這家很開心。

豆腐太美味了,向來是胡麻豆腐「飯」,宴樂用花生代芝麻,也很讚。話說上次吃鳥羽的胡麻豆腐完全不行,味不香質感也不對,宴樂的花生豆腐是全中。

家傳愛吃涼瓜,沖繩之寶之一的涼瓜菜其實我想點很多,但J不好,所以只點了一道沖繩招牌涼瓜抄豬肉,又很美味。怕吃涼瓜的人覺得涼瓜的甘味太重,沖繩涼瓜味不太甘,而且爽脆。大概我家的頭號涼瓜飯(老爸是也)也該會喜歡的。

我覺得馬鈴薯肉餅比前面的沒那麼突出,但J喜歡。外皮香脆,下酒是很好的。

煙薰豬手,再來下酒。

居酒屋的話行例是梅さわ或梅燒酒,今次跟J喝葡萄chu-hi,還有中上這的姜黃茶,是沖繩有名的健康飲品,味甘。去居酒屋還要健康的,我最近身子虛弱。

明太子鑲雞翅膀味道倒普通,雖然明太子是我的愛。還是下酒。

鹽味雪糕+即炸沖繩donut。好完美的甜品。翌日因為這即炸的donut臉上長了紅斑,因為它美味總算沒白長吧 😀

以前只在北海道吃過一次沖繩菜(是的,北海道,是人家選的啦),以後可以在樂宴再吃。辭了記者的工作後,再沒到過這麼正宗日本味道的店了。

另一天收到了這個:

太開心了! 包裝太棒了(XD),當然不是藥水,是June自家泡的海酒!!!

也終於把想要很久的圖騰的CD拿回來,圖騰有種天然率性的味道,如入開闊曠野,或是海水藍天,原住民的搖滾總令我覺得很順耳。除了胡德夫,其實最想看的是圖騰。

+                        +                                   +                                      +

顛三倒四的日子終於過去了。

為了論文請了不少假,但今年確是諸事不順,
放假了就進了醫院,回來了頭還是眩(今在仍是這樣子),
結果預定要寫完的日子(當然即是死線)還未寫完。

但大學是今年國際最重要的文化研究會議的主辦,早報了名去幫忙,會議開始了論文又未寫完,
但難得聽到學術泰斗的lecture又不想錯過。心焦得不敢去想……如果因為這樣今年不能畢業呢……

其間也錯過了一直很想看的甜梅號的live,而閃靈也因錯過了購票日子而最後沒看成,還有之前的’te;打擂台也落畫了…

會議過後回到論文上時,可說陷入了苦戰中,
我以為自己已選了個比較小的角度,但寫下來還是覺得大,好多要處理好的細節,畢竟Beyond歷史長,覺得沒做得很好,最少是沒上次做得好,我覺得。
但是,真的好想好好的整理一下對自己來說很重要的這個部分。

不過說到底這學術會議還是很好的學習機會。Lawrence Grossberg本尊真太charm了,完全是明星風範。
加上是他寫很多音樂有關的理論,最著名的當然是………..有很多!! 但我對rock formation興趣大囉!
他前臂有個如來佛紋身,he’s so rock!

2008/08/16 at 12:30 | Posted in food, hong kong, japanese | Leave a comment
Tags:

bgm: 紫陽花 / 椿屋四重奏

轉到炮台山上班後,跟灣仔朋友們的中午飯聚不捨也要告一段落了。
可炮台山連接天后,吃飯的地方倒有很多。心態是短期工作,趁機會去巡迴全吃一回,也不錯:)

天后的順壽司,是我最喜歡的日本餐廳,可也有好幾年沒去過了,都說O集團像個牢籠。
在這期間,聽說老師傅病逝了,天后總店也跟北角店分家了,現在天后店由老闆娘經營。不知後來還有沒有其他變故,但還是很期待再去吃飯。

壽司定食($140)和 Jun’s Special($100)。
壽司定食以前是我的例牌,因為品質很不錯,這個價錢算實惠,雖然已比我以前來的時候貴了$40。
June’s Special 看似四合一便當,賣相很看好。重點是壽司飯是海膽、三文魚子和白身魚(忘了是什麼 :p),其餘有蒲燒鰻魚、蕎麥麵/烏冬(Udon),燒年糕糰子。

↑ 這個才是我的午餐,海膽三文魚子飯($100)。沒有我想像中大碗,但海膽很鮮美。順還是好味道。
除了飯,還有一碗蕎麥麵或烏冬麵,我要冷烏冬,也不錯。
午餐吃這個感覺真奢侈,想想不久前我還在吃泡麵。感謝。
今天是因為編輯三人組的一人離職回去歐洲上學去了,所以吃了比較奢侈的。
午餐還有較便宜很多選擇,$50、$70左右。

會再來的。
當然,有機會我也想去壽司廣和見城吃吃看。

天后電器道56號。

飛驒高山:三古町的懷舊味道

2005/08/06 at 5:56 | Posted in food, japan, japanese,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高山市的宮川旁邊,有三條漂亮的古老小街(古い町並),町上盡是兩層高木房子,而這些小木房全都是商舖,說不定日本的商店街就是這樣演變出來的吧!

古町在幕府時代便存在,現在很多商店賣的也是傳統口味的食物及手工藝品。在幕府時代Shopping究竟是什麼感覺呢?這裏或許是個不錯的想像楔子。

五平餅。
五平餅不是高山地區獨有的小食,長野的五平餅也挺聞名的說,但懷舊小吃在這三古町出現一定入格。
五平餅味道有點像糰子(だんご),也是塗了甜醬油烤香,但最大不同是五平餅用飯粒搗碎搓成,不是用麵粉或白玉粉之類的東西。

剛剛烤好的五平餅馬上吃最香,這裏的小店最好了,就是預先烤好的餅,老闆娘一定會翻烤才給你。

去過三筋町的人都一定記得這家麵豉店吧!

這是我在日本第一次看到麵鼓醬的專賣店,形式有點像香港的舊式米舖(現在也難得一見了),現在買麵豉醬都會去超市吧。屋子裏前面是賣店,後面便是釀麵豉醬的醬坊,對了,這裏賣的麵豉醬都是店子的自家出品,種類甚多,有散賣也有包裝好的,而且還可試味 ,店方把麵豉醬煮成麵豉湯,湯鍋就放在店中心,顧客自由自助試飲。

町裏還有好幾間釀酒家,門前掛一個大草球的就是了,昔日掛出草球就代表新酒上市了,現在只代表的是「酒店」,也可以試飲!

飛驒高山:飛驒牛與朴葉燒

2005/07/31 at 6:00 | Posted in food, japan, japanese,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岐阜縣的高山和白川鄉,是我最愛的日本地方之一,由於地處深山之中,古時幾近與外界隔絕,但正因此很多傳統文化宛如鎖在保險庫裏,給完好地保留下來了,不論去多少次,我還是很享受在高山和白川鄉的傳統小民房之間穿梭的感覺。

也因為地理原因,昔日飛驒高山地區的百姓生活挺清苦的,高山的蕎麥麵出名,就因為山裏實在種不出稻米來。可是在幕府時代也有豐臣秀吉的寵臣金森近長去當了城主,所以城裏又有其貴氣的一面,連帶食品,也不是只有百姓蕎麥麵的。

飛驒牛,大概是岐阜人最自豪的食品吧,更有說飛驒牛現在的品質經已超越神戶牛了。我沒有吃過神戶牛,無從比較,但覺得飛驒牛真的非常美味,或許更是我吃過最美味的牛肉,多汁鮮嫩但不肥膩,該是肥跟肉的比例配搭得宜吧。飛驒牛肉還有分A、B、3、4、5之等級的,但這些我不懂太多了,但總之5級是最優質最貴的就是了。

吃過幾次飛驒牛,做法有一點不同,但都是一人一小爐,吃的時候才自己烤熟的,一烤好了便吃,當然最新鮮、最惹味。除了像上圖一樣烤肉和蔬菜的,還有朴葉燒的吃法。朴葉燒是飛驒高山的傳統民間食品,朴葉上面放高山產的麵豉醬,麵豉裏拌了蔥和冬菇絲,朴葉就架在小爐上燒,客人把牛肉切成小塊,再放在朴葉上燒,因為混和了麵豉,味道濃郁偏鹹,但佐飯便一流。

其實如果不指定點飛驒牛朴葉燒,朴葉燒是沒有牛肉的,一般來說有麵豉醬、大蔥或蔥絲、切得比較大片的菇類(我不大會分辨日本的各類菇菌~~),配白飯、麵豉湯等,也是一邊燒一邊吃,滿有風味。

這個朴葉燒還是我的早餐!對了,如果住的酒店有日本餐和西餐兩種早餐選擇,我總會選日本餐,尤其住日本旅館更加如此,尤其在高山這種傳統地帶,更加不該不如此。

東京:銀座天國

2005/07/24 at 6:03 | Posted in food, japan, japanese, tokyo | 1 Comment

百年老字號銀座天國的天婦羅,想吃很久了,卻待我的日本旅遊履歷達六年才終於吃到,還要感謝 BH家仝人:)一碗天婦羅飯有四隻大蝦可真誇張,天婦羅的味道比普通的鹹和濃一點,佐飯很不錯;炸的技術無疑甚好,十分香脆,醬油也可口。

是日還點了茶碗蒸、炸薯餅(Croquette / 可樂餅),結帳每人四千日元,雖然好吃,但覺得沒有好吃到要四千元的程度,或許部分是「歷史費」吧。但吃過還是好的。

還要一提,銀座天國畢竟是名店,生意甚佳,平日下午登門也要排隊。

東京:道樂

2004/10/30 at 6:05 | Posted in food, japan, japanese, tokyo | Leave a comment

總店在大阪的蟹專門店道樂,對了,就是門外有隻巨型活動螃蟹那家,但是我們吃的是東京道原坂澀谷的分店(其實反而沒有在大阪吃過道樂),門外那隻蟹沒有大阪大,但是味道也挺不錯(不是指那隻大蟹啦)。

 

蟹黃壽司,是日吃的便以這一道最美味,壽司上舖了厚厚的一層蟹黃,鮮美極,口感有點像海膽,是會令人有官感記憶的。(流口水了!)

吃的時候是冬季(2004的 live trip啊),我們點了蟹腳鍋,鍋子是紙鍋,常常覺得日本這發明很神奇,只是意念和賣相便必定令人喜歡,還不用洗鍋子呢。

日本海鮮烹調以清淡為主,重點海鮮鮮味,這蟹腳鍋也不例外,跟吃蟹腳的餐相比,就覺得這次吃的蟹腳肉質更嫩,就是份量不多。

怎麼都吃不厭的燒飯團,這裏弄放湯的,味道也算不錯,但是第一次在澀谷藩居酒屋吃到的燒飯團美味令人難忘,後來吃的都及不上,澀谷的藩又不知搬到那裏去了,別區的藩廚師不一樣,也就沒有特別去試。

是晚吃了多少錢早忘了,但記憶中是比想像中便宜,不妨去吃吃看。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