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過去還是未來 ?

2009/03/01 at 1:33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film | 2 Comments

milk

陳冠希還是上了封面,加州的 Prop 8 又通過了限制同性婚姻,Harvey Milk 離開40年了,而世界好像一點都沒有向前。

所以 Milk 令人動容,相信夢想,相信美好可以來臨,相信人的力量。2009 年 Sean Penn 和 Dustin Lance Black 站在Oscar的頒獎台上有感而發,電影裏的抗爭好像來到現實,彷彿 Harvey Milk又再次勝利了。Black 說,總有一天,他們可以享有平等的權利。但是 Prop 8 在去年還是通過了,又是在加州。電影畢竟有很多 fantasy。

還是在那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 70 年代。常常覺得70年代該是現在的未來,所有事情都那麼前衛、那麼 creative、那麼開放。充滿可能性和希望,你相信你可以改變。Harvey Milk 到40歲還可以改變,他掛着一張笑臉,recruit 身邊的人和社區跟他一起改變。如果我當時住在Castro,我想我會覺得朝聞道,夕可死矣。

並不是說,環境自然讓改變發生,而 Harvey Milk 只是跳上了那趟 band wagon。但是那時候,「改變」還沒有成為歷史。

我很喜歡 Sean Penn、很喜歡Milk 裏的Emile Hirsch、James Franco,覺得Dustin Lance Black 很動人,他為 Milk 加入令人會有更多感受性的personal touch。而 Guts Van Sant 終於拍了一部「正常」的電影。

Milk 感人,但是我以為會更 powerful 的。都已經是Gus Van Sants了。

實在是事有湊巧,我在看 Milk 之前的一個星期在網上看了甘地傳。

甘地的非暴力抗爭讓我深受震動,世界只有一位甘地,但只有一位都夠讓人覺得難以置信。純粹而直接的震撼。
甘地對很多敢於造夢的人有很多啟發,我在看 Milk 的時候,一直想着的是甘地。
而 Milk 的開首跟甘地傳也是相同的,甫開場先宣告偉人的死亡,然後才展開他們一生死而後已的抗爭歷程。我相信並不是巧合。

在網上又真的發現了這個:


最近也終於搞清楚了那歷史脈絡,70年代的破格,實情是60年代還未正式結束,擁抱改變的是60年代,Punk、塑膠發明、Stanley Kurbrick、Vivienne Westwood、Pink Floyd、psychdelic、gay movement,與巴黎之春、哲古華拉、毛澤東、冷戰、女性主義運動、(後)結構主義、(後)現代主義、Apollo 11、Woodstock、Beatles、愛因斯坦….都全是一家人。

歷史不是線性地一直向前的,斑雅明說。
在上星期的課堂上,發現世界原來仍然在殖民,很shock。
Harvey Milk 總說: I’m here to recruit you,
因為一個人如果以為自己真的可以抽離於政治而生存,就未免太儍了。

Advertisements

愛與狗同行

2008/04/15 at 10:15 | Posted in film | Leave a comment

友人的哥哥、姊的同學參與拍攝的人狗情紀錄片,難得紀錄片可以在電影院正式公映,還是本地製作。
所以雖然這類電影其實我不太能看,怕淚水氾濫成災,但這次會去看了,
其中又還拍了黃貫中,他說話總是最中聽。

this darling life
on youtube
on myspace

 

Once & Shion

2008/03/27 at 12:10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film, music | 14 Comments
Tags:

半分鐘前郵差送來了我的志恩了 😀

電影節看了一大半了,雖然我又加了三齣。
因為窮,今年選戲很謹慎,大師作品比較多,少了 Adventure。
少少幾場,但我覺得我看到了兩部經典了:山田洋次的母親,還有昨晚看的 Once。

特別容易受音樂感動的人去看 Once,真不得了,中途好多次想鼓掌。很多感受,很多微微的感動。
今年看好幾部都一邊看一邊流淚,Once 倒是沒有,淡淡然沒有甚麼曲折,但有一種震動到靈魂的感覺。當然那是因為有音樂,因為我嚮往音樂。

女孩深宵到雜貨店買電池,急不及待地一邊走一邊聽耳機一邊唱她為男生填好的歌詞那一幕,太美麗太經典了,那歌(If you want me)簡單但很美,女孩的嗓音憂鬱、脆弱但感染力強大,好一位 diva。

中途已確信這部片會是一個經典,不是 Godfather、Star Wars 那種經典,是 My Own Private Idaho、Stand By Me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那種經典,對一部分人來說,它會是永恆的。

看 Once 的時候令我想起,自己在大概17至22、23歲之間的那段時間,倒還真很了看多這種對一部分人說、對我和我的朋友來說的經典電影。那時我們幾乎每個星期都見面,一起聽唱片、看 VDO、看電影。 那正就是啃經典的年紀呀!所以我的妹妹們,卓卓、簡簡、bun,你們應該一起去看 Once 的(雖然已 bun 看了)!

那段日子遠去了,但那很美好,而且幸好我現在也還不算十分的老(笑),而且我不打算讓年紀阻礙自己追求喜歡的東西。自己做甚麼都總要比別人慢,倒是耐力要比人多幾分。多年來,很多朋友都把自己以為自己很愛很愛的音樂給丟開了,但是我早就說過,我肯定自己60歲都會看Live要看Live的,如果未死的話。

Once上正的時候要再看一次,DVD也買定了。

Once 也讓我很掛念都柏林,這裏那裏的街道我都有走過的,一直想再去走一回,現在看了電影又更想念那充滿文化氣息的街區。可不是,這樣的電影在香港就肯定拍不出來,都柏林就不同了。

朝偉

2008/03/02 at 5:56 | Posted in film, hong kong | Leave a comment

使唔使咁靚仔呀 ?

電影節是這個搞法的。

我的電影節

2008/03/02 at 12:18 | Posted in film, hong kong | Leave a comment

票收到了。滿快的。

今年買了這些:

19/03 hafez
22/03 the wind that shakes the barley
23/03 fados
24/03 母べえ
24/03 the band’s visit
26/03 once
03/04 romance of astrea and celadon
04/04 奇蹟世界

朋友們有相同的請告訴我,可以一起去看~

例牌因為有些場次要上課去不了,也不敢訂得太多,現在窮,無謂去不了浪費,
但最後可能的話,我還想看這些:

立春
立地無佛 (超想睇,但應該不行了)
children of the sun
loners
son of a lion
沿江而上
it’s hard to be nice
the secret of the grain
reclaim your brain
cochochi

另外也很想補看楊德昌,但是覺得有點貴,可以看影碟的,還在考慮~~

鐵木真、天水圍、蝴蝶、左右、、九降風、意、shine a light、before the devil knows you’re dead 、angel 、i’m not there 就等上正場了。
母親和奇蹟也應該等正場的,但怎麼都想先看一齣淺野的,對奇蹟又實在太好奇了,等不了。

秒速5cm

2007/12/28 at 7:18 | Posted in anime & comic, film | Leave a comment

 

上映之前寫了一文。其實想說的可能只有一行: 風、雲、光,美麗得緊;車廂、軌道、火爐、蒸氣,如果說新海誠是個奇才,就因為他細緻得太過份吧。

但有價值的去讀的,是訪問貓室(子貓工作室)的部分。雖然連DVD都已出版了,早就不是新資訊,但John & Pam的話有見地,現在看仍有價值,希望更多人能讀到 ( 只是當時礙於篇幅,也沒有把他們所有的訪寫出來,丟失了),所以我自己回收再用,但修改了一部分,主要是訪問,原本一共做了三個,現只貼出貓室的部分。

最後想一提,結尾的歌,覺得怎麼都應該是Raphael 。

Continue Reading 秒速5cm…

看了一些電影

2007/10/18 at 3:30 | Posted in film | 1 Comment

色戒

電影未上映前,問同事借了小說來看。對於小說,常聽到的意見是:一.很短,只有二十頁;二.不是張愛玲的佳作。

我沒有讀很多的張愛玲,不能判斷,只道故事寫得隱晦,好像隱去了大半的新月,沒看到的部分你知道它的存在,但你得要像想。

二十頁的故事拍成兩個多小時,所以李安當然是想像了。
然而電影裏那些沒有在小說出現的情節,卻驚覺小說裏其實全部都有,那麼的理所當然。
張愛玲把它們隱去了,李安讀出來了,兩個人似乎有一個完全對頻的溝通管道,
而這個管道可能沒能擠進很多人,所以很多人說這個故事不好,很多人還在談論那些性愛場面需要還是不需要,那些(我覺得)其實全都在小說裏了。
這是第一個我覺得這部電影棒的原因。

這電影的觀看角度非常多。
李歐梵說他看三次,就為了看清裏面出現的那些舊電影;
龍應台寫她跟李安談他如何重現那時候的香港和上海,連易先生的書桌、茶杯、辦公室的關公像都下過功夫。
這些都是實物,非實物的要更複雜一點。

故事跟歷史重疊,按真實事件寫/拍成,對重提歷史這一部分,龍應台非常看重,
她看出來了,如果李安這一代沒有人拍,以後的人要拍只怕更難。
故事又跟張愛玲的人生境遇重疊,很多人相信張愛玲寫這個小說也就有這樣的意思,
李安鏡頭下的康唯,有王佳芝也有張愛玲,甚至於電影有張愛玲別的小說的對白出現。

還有男女關係的角力、間諜和間諜的角力,一時易先生在上手,一時王佳芝在上手,這點電影比小說豐富精彩得多。第三幕床戲,王佳芝用寢頭捂着易先生那一下太絕太精彩了(我簡直想拍掌),兩人間的角力鬥法最表露無遺,可是兩人同時是互相依附的,就像第二幕床戲表現的那樣,還有天涯歌女那幕。

天涯歌女那幕是我最喜歡的一幕。欲言又止的情意,充滿張力,縱然在那刻,王佳芝還在計算着易先生,但真情假意裏「真」還多一點,兩人都身不由己,很感動的場面(不過覺得梁朝偉不用擦眼淚這麼明顯,隱晦一點會更動人)。

李安的易先生才讓我想到,易先生也可以是個悲劇角色,偽政權命不久已,易先生的確很有可能早已知道,事實丁黙村最後也遭槍斃。
選唱天涯歌女也是一絕,天涯歌女 + 隱晦的情意,最主要還是那隱晦,我覺得中國得很,擔心外國人不知能明白多少。

王佳芝這樣一個飄零的女學生在這樣一個人人飄零的大時代裏,當連說不讓自己受傷害的人其實也什麼不能做到的時候,一個肉體上能依附的人,好歹實實在在是能依附。是色又如何 ? 那時候,你能要求更多嗎 ?
這點我也是透過電影才理解到的。

還有我在小巴上無意中聽到電台影評說的那班大學生的天真在才最令人震撼、男性才看到的有關性的想法、李安說大學演話劇的一幕與他自己的經驗重疊等等,總之這電影的多層次,也是我覺它好看的原因。
看了電影,才終於認得李安是大師。失覺晒 !

本來想一次寫一堆電影,誰知又寫了這一大堆……

鉄コン筋クリート

2007/04/11 at 1:28 | Posted in anime & comic, film | 2 Comments

今年延長到三星期的電影節到今天也結束了,是歷年最長也最多混亂的一屆。

今天回家時跟小白同事同車,
原來他也是今屆電影節受害人之一,跟我一樣。 
不過我比他好一點,最後票都齊了。

今年我訂了8場,比往年少一點,然後收到1場的招待票,
一共9場,但最後兩場又因為下不了班沒去看,
看了7場+1場座談會,自己的電影節就草草完結,跟上年還是相同命運。

7場之中,最喜歡「惡童」,也就是「鉄コン筋クリート」,
非常精彩,震撼媲美當日首遇今敏的時候。
人物造型、取材、說故事的風格、音樂、CG、就連蒼井優的配音,全都很喜歡。
但是,也有一位同事對我說他不喜歡,說它「拖」,
很容易猜到他指的是クロ心理交戰那一幕,
但也就是在那個地方,我的眼淚不斷流下來!

那一幕的CG做得很美,他也同意,但我對那一幕的感動,他自然完全沒有同感了。
那我為什麼覺得感動了?我覺得感動的地方很多啊。

我想想看,愈想這故事愈複雜,愈想這個故事愈有深度。
「惡童」其實翻譯得不好,是原名「鉄コン筋クリート」太精彩了。
在Concrete(コンクリート)之中,有鐵和筋(鋼筋),那是什麼呢?當然就是大廈/建築物了,
但鐵和筋是分開的,Concrete因此也分開了,那怎樣呢?建築物不成個樣子,組成不了什麼,是破的個體/整體。
香港人應該最了解這是怎麼個東西。
鐵和筋,有クロ(黑)和シロ(白)兩個孤兒,是一組,也是獨個的,分開的。他們在這concrete/城市(寶町)裏被分開了,分開他們的也是這個城市。
然後這concrete/城市本身也要被分開了(拆卸)。

 有關被遺忘的、老舊的地區的消亡,社區的消亡,裏面的人的關係的消亡…….太香港了。
這當然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但是香港的影子,在電影裏絕對存在。
寶町有很多大阪的影子,但也有很多香港的影子。
然後回來後去查電影的官網,果然,是有。取材時有來過。

再來是クロ和シロ,他們飄零,但是他們不死,他們不死,但是終究飄零。
寫有關人的部分,其實震動來得更深。

再來是拿着鐵枝殺人的暴力クロ所代表的陰暗面。屬於一個人、也屬於一個城市的陰暗面。

這部動畫有太多可以思考的地方。不過不想太多,單純就畫面和娛樂性來看它,我覺得它也夠好了。

還是要想它一想,就是クロ拿鐵枝的形象會讓我想起今敏的「妄想代理人」。
還有是,香港影子+陰暗面+孤兒,這個組合,不得不想起岩井俊二的「燕尾蝶」。
不過畢竟「燕尾蝶」是電影,「鉄コン筋クリート」是動畫,今時今日的動畫能做到的,電影就拍不出來。

鉄コン筋クリート

電影節

2006/04/05 at 11:07 | Posted in culture, film | Leave a comment

我的電影節來到第四天了。
今天有兩場,焦點的 <乱步地獄>就在今晚 ^^

目前看了三部,以昨天張元的<看上去很美>比較好,
開場前想到,能在這樣大的劇院(昨天在文化中心大劇院放映)看張元,感覺有些神奇(當然他的片在HKIFF也不是第一次在這個場放了)。
對,現在他的片可是正式由國內的電影公司發行,不再像早年要借助外國資金才可拍片了,影片常在外國獲獎,但在國內則禁播。

昨日終於見到了張元本人了!
放映後的答問時間,果然也有人問,有關他昔日當地下導演和今天正式由中國電影公司投資拍片的事,張元說,他不想再當地下導演了,但是他覺得自己拍的還是自己關心的事情。

怎麼說他都不像(最少未像)張藝謀就是了。(但話說回來,聽說 <千里走單騎>很不錯。)

昨天答問時間有幾個有趣的地方。
有小孩子發言(<看>是小孩戲),張元顯得很高興:「有小孩說話了,好!」
五歲的小妹妹問:「為什麼老師叫他(男主角)的時候他不說話?(結局部分)」
張:「因為他累啦,他睡覺啦。」
然後張又反問(也是全晚他唯一向觀眾問的問題):「那些小孩兒好玩嗎?」
妹妹:「好玩。」
張和觀眾都笑了。

事實昨天整部戲觀眾的反應都滿好的,自從十多年前HKIFF放了Abbas Kiarostami 的幾齣小孩片,HKIFF的觀眾似乎就有了喜歡小孩片的傳統了。

另一有趣問答。
「方槍槍(男主角)是不是你?」
「我想每個人心裏都有他的方槍槍!」台下爆發熱烈掌聲和大笑。

<Last Days>不能說很好看,是「看了」的感覺。嗯,就是這樣。
有些電影目的不是要說故事,<Last Days>就是如此,前作<Elephant>也是這樣。
看完了亦不會令人對Kurt Cobain的最後日子多了了解,導演早就說了這是他自己的像想。
你我也可以有自己的想像的,那電影也就可以不用看了,不是嗎?
但是,但是,那感覺亦可以是很真實的,如果你曾經喜歡過Kurt Cobain和Nirvana。
這一次,導演不再站在觀眾的對面,而是與大眾同一角度想像Kurt。
或許,我們都是想藉此而懷想起這位我們都曾經極愛的樂手而已。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什麼可以做呢?(大家明知不是真的還是要入場~~)
又或者,反過來說,如果導演拍了一齣劇情片,不論劇情如何,總逃不過被罵的命運吧。

同事說,看完整齣戲,差不多也沒有看清楚男主角的樣子(笑)
自己的想法是,整部戲包括鏡頭在內,重構的大構不是Kurt Cobain最後的日子,而是他最後的日子的精神狀態,他那時的生存狀態。
他在屋裏(大概是隊友的屋)轉來轉去,猶如遊魂野鬼,
屋裏進進出出有不同的人,但他好像跟世界隔絕了。非常孤單。

想起Kurt Cobain的事,又總想到那一年,
我們在廣州認識了一些樂隊朋友,在他們的酒吧裏 —– 我之前不知中國還可以有這樣的酒吧 —–談音樂到天明。
人與人的心裏有某些東西以同樣的頻率震動着,我們都很 High。
然後人和酒吧都很快變了,但是那很High的一夜是存在過的,誰都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Nana 首映禮

2005/10/09 at 12:14 | Posted in film, japan | Leave a comment

那天我去了首映禮,龍平真人好帥,美嘉好瘦,就是這樣。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