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家

2011/01/28 at 11:51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china,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從中緬邊景瑞麗回到昆明,第三次第五天入住翠湖南路的如家,
真有回到家的感覺~~住過了那些沒有熱水、暖氣、沖不到廁或沒有坐廁的房間之後~

明天睡個自然醒,去看看買不買到火腿,就回家去了。
晚上趕去Secret Cinema Round 5 😀

通識了

2009/04/12 at 3:14 | Posted in china, culture, hong kong | Leave a comment

這一向在寫教育新聞,對於大學學生會最近的事情,也想留個紀錄。還未寫,卻赫然在 Google 看到陳一諤竟已成了熱門搜尋關鍵字。

二十年究竟有多久,大學生要告訴我們,真的很久很久。久得一些我們認為是常識的事情(而且我們明明年年都去維園了…),原來他們並不認識。不只是不認識,問題是他們更十分通識,在在要求多角度思考,才真叫人焦急,有如掉在海中浮冰上,境況危急卻還不知其虛實。

通識了,同學怎麼就沒有察覺那危險 ?
通識了,怎麼卻就沒有同理心 ?
如果你作為掌權者(現在當上學生會會長已是小範圍之內的權力了,將來當然無人能說),會帶來怎樣的危險?
如果當天廣場上有你陳同學,面對坦克槍彈,縱使不死,後面還有無期徒刑等着侍候,你走還是不走 ?
如果當天你身死,你母親淚痕未乾就要為你討個水落石出,你要不要叫她要有多角度思考 ?
那壓根兒不可相提並論。

關鍵當然不是陳同學要不要道歉的問題(當然更不是要送他去南沙群島報國等憤青問題),而是誰讓陳同學像鸚鵡一樣學會了「多角度思考」而要唱過不停、成為了他非常好用的盾牌?(這跟他學會說「恭喜發財」有什麼分別 ? )

二十年其實亦真的沒那麼遠久,既然還有那麼多「八十後」自認潮童,既然七十年代的塑膠傢具或保麗萊相機連流行雜誌都可以研究個透,拜託就不要再說89 那一年我只有0歲了。還是認真讀點書吧。

廣州小洲村

2008/09/16 at 12:28 | Posted in arts, china, culture,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Tags:

上周末趁廣州三年展去了廣州,順道又去了小洲村。

北京、上海、杭州、還有廣州,近年中國內地城市蘊釀出愈來愈多的藝術空間(好羨慕!),比較多是由昔日的廠房或大樓改變用途,或雖未至於如日本和台灣等的社區營造運動,有意無意間也造就了一場又一場閒置空間再生運動。

社區營造運動講究改造與原社區的有機結合,如果這當中「養成」了一個藝術社區,當真美事一樁,又比改變用途的閒置空間更有意思。在藝術家創作的過程中,大都有居民的參與,或曰創作回應環境,或曰居民也就是藝術家,藝術家就是居民。

小洲村大概是這兩者之間吧。
小洲村是廣州東南部的小村,元末明初建村,小水道環繞,村祠堂建在河邊,中央盡是石板小巷人家,雖然並非江南式的水鄉,卻也難得今天廣州竟還有這樣的幽靜嶺南小村。
聽說村裏現在還保持了公社制度。怪我孤陋寡聞吧,我是有點吃驚的,這裏是廣州,並非偏遠地區呀!

上百年歷史的蠔殼屋。
昔日有村民拾蠔殼建屋,聽說冬暖夏涼,現在僅餘三間。

小水道上的板石橋。
水道夏日乾水了。

 

小洲村又是廣州新近的話題藝術村。

環境氣氛都很好,藝術家喜歡了(誰不喜歡呢?),漸漸搬進來的人多了,藝術村悄悄成形了。
在村裏跟人閒聊,說是近兩、三年開始有藝術家遷入,這邊房子都屬村民所有,藝術家遷進,得找到村民願意出租房子,而聽說現在比較難租到傳統磚屋了,租金也漲了一些。

這樣我們得到了一點資訊。
一,「藝術村」尚算是很新近的事情,它基上是一個「說法」,不要想像它是北京798那種模樣;
二,村裏的「原生態」尚算沒有太大變樣兒,我們在村裏也並沒有看到非常多的工作室,當然也因為有些並不開放,我們也無從知道;
三,藝術家都是遷入的,跟「原住民」藝術創作是不同的事情。

在村裏又碰到一位羊城晚報記者,談到小洲村算是出名了,現在有了規劃,要發展成藝術區和旅遊區。「發展」這詞語令人有點感冒,但記者小姐說,小洲還好,鄰近其實還有些不錯的小村,因為沒有小洲出名,都保不住,真箇就發展了。
回來後查了些資料,沒有找到詳細的說明,總之說是小洲村已劃為歷史文化保護區、水鄉風情旅遊區,但旅館、餐廳都不會進村,也不會出現「禮品一條街」,但東南部還是會建酒店啦、會議娛樂設施啦等等。
就希望它可以頂住。

 

入村的那一天正好遇上了小洲青年藝術節,而且就在我們到達前一個小時才開幕。那當然不是偶然的,因為廣州三年展就在前一天開幕,但我們還是幸運的,入村前全然不曉得有活動。

 

主活動場是小洲人民禮堂,開幕儀式後有一些表演,禮堂則作美術館用。
參加藝術節的藝術家把工作室的門敞開,讓公眾自由參觀,我們參觀了五、六家左右,
那時候我的相機不幸沒電了,所以禮堂是我唯一拍到作品的地方。

禮堂和現代藝術品反差很大,視覺上滿有趣。

(左)523影像志藝術家唐威作品  | (右)水立方 - 林黙生。

(左)展開的問題 - 劉家琛 |(右)作業本 - 閔小芳。

獨自等待 - 張湘溪。
挺有趣的意念。旁邊的男孩在乾吃泡麵,也很有趣 😀
會場裏不像美術館藝術館,有村民和一家大小的市民,「村」的感覺就在這裏。

(左)與我記憶有關 — 捉迷藏 - 李旭彬。
右邊的資料沒記下來 :p
這亦當然不是全部作品。

禮堂的最後面是被標語包圍的舞台,台上的少男少女在準備表演。
如果在這裏搞 live 感覺應該也不錯吧。

 

延伸閱讀:

小洲青年藝術節
信息時報
廣州電視台

復活再復活

2008/09/15 at 6:17 | Posted in china, jrock,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能復活完又復活的神就不說了,能復活完又復活的人,就只有 X Japan了 。也太有生命力了 XD

這次又復活,有聖誕Live、年末Countdown Live(這次做戶外超大那種 ? )、World Tour、Yoshiki 的 Rockstar 合作(那麼 RToC Japan 他可能也有些活動 ? )、唱片…….. 話說,還可能有鳥巢 Live ! 這個好有興趣啊 !!
好想去北京了已經 !!
雖然好想去日本看一次 X,始終是cultural phenonmenon 級數的,但countdown 我就 pass了,今年會去日本的機會也不大。
鳥巢挺好看的,想像 X 在裏面的演出,好像該不錯。
當然在這之前先期待聽聞在1月17日舉行的 hk live,究竟有還是沒有,還有兩天有分曉。

劉翔.Beyond.陳一冰

2008/08/20 at 11:32 | Posted in china, hk rock & indies, music, sports | Leave a comment
Tags: ,

刘翔离开了,他一歪一斜的背影留给全世界一片惊愕。那一瞬,空气都凝滞了,人们甚至发不出一丝遗憾的叹息,满场只有静寂。当刘翔退赛的消息从鸟巢的广播里明白无误地播放出来时,更多人根本来不及伤心。在男子110米栏预赛最后一组比赛进行后,整个鸟巢响起了Beyond乐队著名的《海阔天空》。

  可以说,今天鸟巢的10万名观众都是冲着刘翔而来的,当刘翔因伤退赛的消息传来,人们的脸上有惊愕、有遗憾、也有置疑。然而更多的,是伤心。此时此刻,在场的许多中国记者已经忍不住流下泪来。

  此时,鸟巢响起了Beyond乐队著名的《海阔天空》。“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著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风雨里追赶……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走遍千里”。虽然未能在鸟巢夺冠,但鸟巢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告诉刘翔,这里永远属于他。

  而现场的大屏幕上反复播放的,是刘翔在退赛仅有的热身与比赛画面。事实上,刘翔在热身时,右脚伤势的疼痛就让他一直紧皱着眉头。此时人们已经完全理解了刘翔承受的伤痛与压力,化作心里的,只有祝福,期待他再次起飞。

在密密麻麻有關劉翔退賽報導的文章中,在中國新浪體育的一角有這標題「鳥巢用《海闊天空》送别劉翔飛人 僅有留影成永恒」的一篇。

沒有在現場,自然不知道原來場內還會播音樂。
不知道中國奧組委的選曲和播放制度如何,《海闊天空》是怎麼的情況下被選中的 ? 是特別為劉翔預備的 ? 原本打算在他理所當然地以好成績進級時,為他海闊天空地飛翔而慶祝播放的 ? 是劉翔退賽後,工作人員希望安慰他前面還有海闊天空而及時播放的 ? 又或只是普通的SE ?

無論如何,Beyond 以這種形式參與奧運了。

在這個關乎夢想成真與失意潰敗、突破與壓抑、天堂與地獄的場所,一首廣東歌從地區語言的域界,進入了普通話國度,以至於世界的場域,那也是一種突破,該也是一種成就。
而Beyond 由始至終也就是關乎夢想與失意、突破與壓抑。
在與劉翔同痛的時刻,這不起眼的細節,又讓我為 Beyond 怪張的命運嘆氣。

Beyond 讓劉翔更悲壯,但我們寧可不這樣。

聽說陳一冰也愛聽 Beyond。Beyond 其實也是國家級(樂) 隊員,可是呢….金牌離他們好遠好遠。像2004年的中國體操隊嗎 ?! 但是他們的比賽一早完了。
陳一冰的臉有點像Satochi,笑容一樣的無敵(天然),一點都不適合悲壯。希望Beyond 的悲壯跟他一生無綠。

與歷史相認64

2008/06/03 at 5:32 | Posted in china | Leave a comment

看吧,面對現實最終對大家有利,處理地震手法被認為大有進境了。
看吧,中國並不特別脆弱,連災民都有堅韌的生命力,別總認為自己承受不來。
可能是不離不棄,可能是死難纏打,我們還是等着那天的到來。十九年了。
到過廣場看學生的總理先生,希望就是您把「成熟時機」認出來,早日與歷史相認。

別再下雨了

2008/05/30 at 2:58 | Posted in china, japan | Leave a comment
Tags: , ,

天呀,給點時間吧。
明明是不同地區,為什麼香港下雨、東京下雨,四川又是下雨 ?

在東京新宿和神保町都遇上街頭的籌款隊伍,
新宿的隊伍看來似是以留學生為主,
神保町是一些好心的有點年紀的日本先生和太太,
街上的反應,其實不熱烈。隆子說,大部分日本人好像不太關心這事。
看日本的電視新聞,他們基本上以一種不信任的態度在報導事件,例如對救災程序的批評。

日本人自然做什麼都比較細心,他們也有處理大地震的經驗,受批評,我想中國還是有很多可以學習的地方。
只是在一個我們感覺如此親近的地方感到冷感的時候,令人如此地感覺寂寞。
在新宿和神保町遇上他們,份外感激。

人還是有很多種的,事情也總有很多細小的枝節。
一概而論,不是辦法。
其實心裏有一個後續的擔憂,寫出來該會被罵吧,但這個危機也不能忽視啊。

在奧運火炬傳送過程中,呈現了很多太過簡單化的愛國思維,非黑即白、不存任何異見空間的想法。
大災難中,除了個人的情感和人生觀,中國人在重整對國族的感情。
這股洪流流向高處,是擺脫掉空泛的國族自尊,做有個真正會感受生活生命(不只是中國人的生命生活)的人,(例如不會因為人家不認同北京奧運就打人);
洪流往低處流,簡化的國族自尊加倍地放大,後果,總之很可怕,身為中國人,我不願意看到。

有很多原因,要為中國祈禱。

表示支援四川

2008/05/24 at 11:36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china, japan, muc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今晚raluku live結黃絲帶,聽說是這樣。
如果樂隊出面在日本呼籲捐款,會更有效果呀。他們說幾句,會好過街上的籌款隊站一星期。
這可能要求太多了…..?

may be it’s naive to say that…..but to say a word is so easy, isn’t it? 
i really really wish,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mucc could do that.  to tell the truth.

見火炬而不見光

2008/05/04 at 5:19 | Posted in china, hong kong | Leave a comment

看那些傳火炬場面令人越看越難過,
香港墮落成這樣了。
我還為香港雖然不太多元,但最少是支持多元的。很難過。
連人家的示威物品都被搶奪去,香港還算有示威集會的自由嗎 ?
圍堵示威者的人卻竟然是市民,你們不害怕嗎 ? 有一天你想說出你的意見而被堵住嘴巴你不害怕嗎 ?
你們相信的是什麼 ?
亞爺拼命唱中國和平崛起,你們倒亞爺米,讓亞爺看起來完全像說謊。

美感.和平

2008/04/18 at 5:00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china | Leave a comment

現在說到美感,最常跟消費和商品連結一起,
比如追逐新款手機、球鞋、iPod等等,很大程度上是買它們的象徵價值多於實用價值(新一個型號不一定比舊型號增加了突破性的新功能,新功能很多時對買家亦沒有什麼非買不可的實際用途);生產商也在賣形象投射多於賣產品(不得不說,Tour Goods 也是此中佼佼者)。
此謂美感消費。

阿媽常言道:冇幾何用啲嘢就唔好買啦。正是兩代人購物的不同心態。

美感以往卻也曾經跟實用連結。推到極端,又與政治連結。
希特拉和墨索里尼便把法西斯主義推到藝術美感的層次,Albert Speer 為希特拉建造出最華美的建築和城市。
再來還有最擅長用藝術文化宣揚意識形態的共產黨,雖然共黨的美感品味其實令人不感恭維。

1936 年,柏林奧運會在希特拉掌權下舉行,創出了傳送火炬的儀式,那當然也是一種希特拉式美感的體現。
傳火炬儀式在希特拉之前,其實跟奧運和希臘無甚關連。
這麼說,在希臘採集火種、火炬必須由火種燈燃亮、中途熄滅亦只能用火種燈再然點、若火種燈熄滅必須再到希臘重新採集火種等等這麼多的嚴格細節,可謂都為無中生有的多此一舉而已。

也因此,認為火炬、「聖火」神聖不可侵,否則等於破壞奧運和平精神,甚至與國家尊嚴攸關,那真想得太多了。

我固然希望奧運順利舉行,就如我願意看到所有體育賽事順利舉行,但無中生有的事情,特別是以無中生有為基礎而產生的幻想,免了吧。
天天臃長的傳火炬新聞就夠煩了。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