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Warhol: 15 minutes Eternal

2013/03/30 at 5:56 | Posted in arts, culture | Leave a comment
Tags: ,

wpid-IMG_20130329_161056.jpg

終於昨日趕在展覽結束前去看了。

就像以前在歐洲看梵谷一樣,看到實物跟在媒體上看到還是有差別,
這對Warhol的作品來說,又更有趣味。
Warhol以複印技術,在藝術上創造出前代未聞的新範式(paradigm),把神聖不可侵的藝術品光環拉扯下來丟掉。
幾十年過去,世界又發展到藝術作品也會巡迴展出、兼且入場券只是10元甚至免費的時代,除非要收藏家,否則確實找不到光環的蛛絲馬跡了。

那為什麼看到真跡還是會覺得有差別呢,因為一組地觀看,畢竟比較好理解他當時的概念,他的「複印」和「再呈現 (re-presentation)」,好比跟另一邊廂英國的Westwood互相呼應,一起突破了精緻藝術的殿堂,當代的社會背景、他(們)的反制度、以普及(大眾)為先的概念等等。

展覽裡我覺得最有趣的一組投幣自拍機的作品。在自拍機裡,Warhol就什麼都不用做,便把copy (repeated)和re-presentation玩到極致,也清晰地表現他對範式轉移(paradgm shift)和新科技的著迷。如果他活在90年代,肯定他愛死了秋葉原。

還有他對美人和名人(popular stars)的迷戀,有沒有,令你想起王家衛 ?

如此,一邊看一邊想着班雅明的《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でしょう),當時機械複制還有很多未為人了解的深刻後果,到今天才慢慢呈現。
那麼,今天,internet世代的「一人前制」和無垠傳播 (1:∞),它深刻的後果,又會是什麼?

p.s. 現場一如預想,真的很吵。
少男少女分享自己學藝術的光榮歷史,可不可以不在美術館裡?
家長帶小朋友去看名家展覽培育藝術素養嗎?也同時學一下「素養」其實是怎麼回事好不好?看了Andy Warhol,也學一下「公共」是什麼概念好嗎?
還是,在那看來像一家過氣購物中心的藝術館裡,就是難有氣質可言。

廣州小洲村

2008/09/16 at 12:28 | Posted in arts, china, culture,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Tags:

上周末趁廣州三年展去了廣州,順道又去了小洲村。

北京、上海、杭州、還有廣州,近年中國內地城市蘊釀出愈來愈多的藝術空間(好羨慕!),比較多是由昔日的廠房或大樓改變用途,或雖未至於如日本和台灣等的社區營造運動,有意無意間也造就了一場又一場閒置空間再生運動。

社區營造運動講究改造與原社區的有機結合,如果這當中「養成」了一個藝術社區,當真美事一樁,又比改變用途的閒置空間更有意思。在藝術家創作的過程中,大都有居民的參與,或曰創作回應環境,或曰居民也就是藝術家,藝術家就是居民。

小洲村大概是這兩者之間吧。
小洲村是廣州東南部的小村,元末明初建村,小水道環繞,村祠堂建在河邊,中央盡是石板小巷人家,雖然並非江南式的水鄉,卻也難得今天廣州竟還有這樣的幽靜嶺南小村。
聽說村裏現在還保持了公社制度。怪我孤陋寡聞吧,我是有點吃驚的,這裏是廣州,並非偏遠地區呀!

上百年歷史的蠔殼屋。
昔日有村民拾蠔殼建屋,聽說冬暖夏涼,現在僅餘三間。

小水道上的板石橋。
水道夏日乾水了。

 

小洲村又是廣州新近的話題藝術村。

環境氣氛都很好,藝術家喜歡了(誰不喜歡呢?),漸漸搬進來的人多了,藝術村悄悄成形了。
在村裏跟人閒聊,說是近兩、三年開始有藝術家遷入,這邊房子都屬村民所有,藝術家遷進,得找到村民願意出租房子,而聽說現在比較難租到傳統磚屋了,租金也漲了一些。

這樣我們得到了一點資訊。
一,「藝術村」尚算是很新近的事情,它基上是一個「說法」,不要想像它是北京798那種模樣;
二,村裏的「原生態」尚算沒有太大變樣兒,我們在村裏也並沒有看到非常多的工作室,當然也因為有些並不開放,我們也無從知道;
三,藝術家都是遷入的,跟「原住民」藝術創作是不同的事情。

在村裏又碰到一位羊城晚報記者,談到小洲村算是出名了,現在有了規劃,要發展成藝術區和旅遊區。「發展」這詞語令人有點感冒,但記者小姐說,小洲還好,鄰近其實還有些不錯的小村,因為沒有小洲出名,都保不住,真箇就發展了。
回來後查了些資料,沒有找到詳細的說明,總之說是小洲村已劃為歷史文化保護區、水鄉風情旅遊區,但旅館、餐廳都不會進村,也不會出現「禮品一條街」,但東南部還是會建酒店啦、會議娛樂設施啦等等。
就希望它可以頂住。

 

入村的那一天正好遇上了小洲青年藝術節,而且就在我們到達前一個小時才開幕。那當然不是偶然的,因為廣州三年展就在前一天開幕,但我們還是幸運的,入村前全然不曉得有活動。

 

主活動場是小洲人民禮堂,開幕儀式後有一些表演,禮堂則作美術館用。
參加藝術節的藝術家把工作室的門敞開,讓公眾自由參觀,我們參觀了五、六家左右,
那時候我的相機不幸沒電了,所以禮堂是我唯一拍到作品的地方。

禮堂和現代藝術品反差很大,視覺上滿有趣。

(左)523影像志藝術家唐威作品  | (右)水立方 - 林黙生。

(左)展開的問題 - 劉家琛 |(右)作業本 - 閔小芳。

獨自等待 - 張湘溪。
挺有趣的意念。旁邊的男孩在乾吃泡麵,也很有趣 😀
會場裏不像美術館藝術館,有村民和一家大小的市民,「村」的感覺就在這裏。

(左)與我記憶有關 — 捉迷藏 - 李旭彬。
右邊的資料沒記下來 :p
這亦當然不是全部作品。

禮堂的最後面是被標語包圍的舞台,台上的少男少女在準備表演。
如果在這裏搞 live 感覺應該也不錯吧。

 

延伸閱讀:

小洲青年藝術節
信息時報
廣州電視台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