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和平

2011/04/03 at 2:05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hong kong, 學而時習之 | Leave a comment

樹上掉下來小花星星。

吃着Joel Robuchon的parisien法包總有微小的奢侈幸福感,
吃着美食就是會開心。今早起來精神滿好的,並非睡得飽,是從昨天在老師的家獲得的能量。
昨天很累,累到電影節場的Peter Greenaway的Life in a Suitcase也看一半就跑了,
沒有精神的時候看藝術電影很受不了(笑)。
(今年的電影節很慘淡,只買了8場,真正看了的只有一場,還剩下一場希望能好好看。)

可是在KC老師的家跟溫鐵軍老師聚會,在屋前面的園子樹下談天、吃老師和小潘從元朗買來的好到底麵家的蛋麵和雲吞、KC自家種的生菜和荷蘭豆,很清新很平安很癒し,
又啟發了新想法和新能量,頭腦也很清新,
現在好像可以一點一點地開始向前走了,可以不那末灰調了吧。
能夠跟這些老師學習真的很感恩,
我們的老師好得不像現世的人,豁達的全都是世外高人,
別怪我有些誇張了,事實是不多見有這樣視野胸懷而且有心更有實踐的人。

跟五月生的溫老師和一至六月生的同學慶生,喝了拉丁美洲的葡萄酒,和美心的蛋糕(!),愉快:D

就連聚會的方式和場景也是另類生活的實踐,很豐足。

園子有棵很大的芒果樹,長出滿樹的小果子,夏天來了,就有果香薰園,還有要忙着太熟之前趕快吃掉的許多的金黃芒果。

老師家有小菜園,吃的蔬菜都是自己種的,在地、新鮮固然,重要是試驗自主的生態和諧生活方式,減少「被決定」的生活,而且是eco-friendly的。

世界發展到充滿了暴力,很多人被消費和減省成本(就是賺錢賺權力的意思)壓縮成不知是什麼,
性格被消磨,生活細節沒有了,大地也不願意願諒我們了。
過去的一套根本行不通了,我們需要新範式的生活。

剛收採的荷蘭豆,青翠發亮的。

pray for japan


音樂沙龍和文化live house(上)

2011/03/20 at 7:35 | Posted in Canton Guangdong, culture, hong kong, music, 學而時習之 | Leave a comment
Tags: ,

文化研究系的同學的聚會辦了幾次之後,
開始有點成形了,很實在的感覺:)

香港類似的文化聚會,討論通常都不太熱烈,又或主要集中向講者提問。
MCS 沙龍討論的部分每次都很有水準,這是我最開心的地方,
大家都很有熱情和愛,討論的內容也比較深入,
不能否定的是因為大家都對定思潮理論有一點認識,類似的背景令我們聊起來很快進入核心,也少了顧慮。
同學之中又不乏有才情的,總在某些時候話題變得有趣和隨性好玩,
覺得在8003有些做不到的地方,在MCS沙龍漸漸做到了一些。

現在也開始了解,一旦能成勵把議題跟大家連結起來,討論便會進入狀態。
這次的題目樂律霸權其實是有點專門的,但大家都談得很投入,
別人不知怎樣,我自己覺得很享受。

關於樂律霸權。
乙反調從北方傳到南方後跟廣東文化結合後有很好的發展,
又或也因南方的文化有精緻細膩的特點,跟北方的豪邁奔放有差別。
志華用二胡以反調拉奏樂曲,真的格外有細膩的韻味,用西方的doremi樂律奏不出來,因為後者的音程根本表達不出那種細緻。

只是西方樂律成為世界主流之後,音樂發展不論是音樂家或學校教育都以其為正宗,
乙反調被世人遺忘了,學習傳授幾近不存在,當然更沒有家長最注重的考級和學院證書。
廣東乙反調的細緻就在do和re和mi之間流走了。

我又想起了舒的話。
他以阿美族傳統音樂邏輯寫歌,跟非阿美族的人可以有很有意思的文化「交換」,尤其當他去到外國時更甚。
如果做我們慣常聽到的西式的流行音樂,就沒有這種意思了。
自從聽過彵這番話後,我經常在想:身為香港人,我有什麼可以跟人「交換」嗎?
實在是沒有什麼很有意思的…..
昨夜我發現了,最少乙反調就可以做有意思的交換。
現在,就如昨夜跟同學朋友討論到的,首先是我們該怎樣來保育乙反調? 來做counter hegemony?
很自然地,想到了用乙反調寫流行曲有沒有可能呢? 就說到了林阿P……..
又由這個角度想,舒真的很棒。

夏至

2010/07/11 at 3:59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culture, food, japanese, 學而時習之 | Leave a comment

顛三倒四的日子終於過去。
提不起勁做任何事情。說是天氣害的,太熱了吧,太陽天天在燙,香港的屏封樓,其實當然是地產商和政府害的。

之所以最近一點在懷Beach Boys的舊吧,亞洲星光大道不知怎的用十幾年前的音樂做theme,最奇怪是每次聽到還是覺得精神一振。

提不起勁但交論文後的飯局是自動航行模式的,欠下的飯約也太多了,其實當場也很愉快。

第一次吃沖繩料理宴樂,地方和菜都不錯,論文後第一次放飯吃到這家很開心。

豆腐太美味了,向來是胡麻豆腐「飯」,宴樂用花生代芝麻,也很讚。話說上次吃鳥羽的胡麻豆腐完全不行,味不香質感也不對,宴樂的花生豆腐是全中。

家傳愛吃涼瓜,沖繩之寶之一的涼瓜菜其實我想點很多,但J不好,所以只點了一道沖繩招牌涼瓜抄豬肉,又很美味。怕吃涼瓜的人覺得涼瓜的甘味太重,沖繩涼瓜味不太甘,而且爽脆。大概我家的頭號涼瓜飯(老爸是也)也該會喜歡的。

我覺得馬鈴薯肉餅比前面的沒那麼突出,但J喜歡。外皮香脆,下酒是很好的。

煙薰豬手,再來下酒。

居酒屋的話行例是梅さわ或梅燒酒,今次跟J喝葡萄chu-hi,還有中上這的姜黃茶,是沖繩有名的健康飲品,味甘。去居酒屋還要健康的,我最近身子虛弱。

明太子鑲雞翅膀味道倒普通,雖然明太子是我的愛。還是下酒。

鹽味雪糕+即炸沖繩donut。好完美的甜品。翌日因為這即炸的donut臉上長了紅斑,因為它美味總算沒白長吧 😀

以前只在北海道吃過一次沖繩菜(是的,北海道,是人家選的啦),以後可以在樂宴再吃。辭了記者的工作後,再沒到過這麼正宗日本味道的店了。

另一天收到了這個:

太開心了! 包裝太棒了(XD),當然不是藥水,是June自家泡的海酒!!!

也終於把想要很久的圖騰的CD拿回來,圖騰有種天然率性的味道,如入開闊曠野,或是海水藍天,原住民的搖滾總令我覺得很順耳。除了胡德夫,其實最想看的是圖騰。

+                        +                                   +                                      +

顛三倒四的日子終於過去了。

為了論文請了不少假,但今年確是諸事不順,
放假了就進了醫院,回來了頭還是眩(今在仍是這樣子),
結果預定要寫完的日子(當然即是死線)還未寫完。

但大學是今年國際最重要的文化研究會議的主辦,早報了名去幫忙,會議開始了論文又未寫完,
但難得聽到學術泰斗的lecture又不想錯過。心焦得不敢去想……如果因為這樣今年不能畢業呢……

其間也錯過了一直很想看的甜梅號的live,而閃靈也因錯過了購票日子而最後沒看成,還有之前的’te;打擂台也落畫了…

會議過後回到論文上時,可說陷入了苦戰中,
我以為自己已選了個比較小的角度,但寫下來還是覺得大,好多要處理好的細節,畢竟Beyond歷史長,覺得沒做得很好,最少是沒上次做得好,我覺得。
但是,真的好想好好的整理一下對自己來說很重要的這個部分。

不過說到底這學術會議還是很好的學習機會。Lawrence Grossberg本尊真太charm了,完全是明星風範。
加上是他寫很多音樂有關的理論,最著名的當然是………..有很多!! 但我對rock formation興趣大囉!
他前臂有個如來佛紋身,he’s so rock!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