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犯出現的那天

2017/08/19 at 10:19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 Leave a comment

星前三晚在公民廣場外面,見到很久未見的C。在油麻地的後期我已很少過去了,只知他很心煩,有時遊行見到他,也不及說太多,後來他在fb上說放下一切,真的要走了。

走過去公民廣場的時候是C叫住了我,若他沒叫我的話,大概我也不會看到他。他一身白色的佛服(其實正式怎樣叫?),手有唸珠,樣子很平安。他其實在6.13東北案中也是被抬走的其中一人。

因為東北案年輕人被重判13個月,很傷心難過,看見了C,眼淚馬上湧出來,不過他的平靜讓我可以把眼淚制止在眼眶沒流下來。

我想他可能出家了,他說在家修行。生活呢?他淡淡笑說:有幾難呢?自己種啲菜食下(我知我問了很俗套的問題…)。我說你搬到新界了,他說很遠的地方。離開香港了?還在。我也不多問了,總知他看來生活得不錯就好。他說如果那時不走,應該已經黐咗線。他說放開了,但不是放棄。所以他今晚才會來這裏。

其實我完全是帶着「點算好呢」的心情走到金鐘,當晚很多人在哭,連楊岳和吳文遠都嚎哭,很來在片中看到周諾恆也是,我第一次見他們這樣。現場的氣壓超級低,C說全部人都有匿埋喊一餐,雖然對外時都很堅強。我也併命忍着不讓眼淚決堤,一旦流出來就肯定一發不可收拾。每個人都情緒翻騰,志叔叔這個「當事人」當然也是,但他看起來還算比較平靜。我說咁艱難的時候,最少知道有個朋友心裏比較平安,總算不錯。但其實對照面都是一言難盡。

擁抱一下,我就走去聽之鋒、聰聰和Lester說話。

走開了我就忍不住一直流眼淚,但反而發現聰聰和之鋒才花一天已經(找到方法)收拾好情緒,已轉為那久遺了的傘運時要激動人心的mode。我聽得出來他們想趁機會把傘運後的社運低潮,藉着青年入獄這樣不義的事重新鞏固回來。真是天才。奇蹟一樣的年輕人。

他們預告翌日將要獄時,真的很要命(9.26我也在現場呀,很多人也在現場呀,坐監就他們幾個),但在現場聽了他們發言,竟也找回了氣力。一時間好像回到三年前一樣。香港真不知如何養出了這樣情商智商行動力都超級優秀的細路。但志叔叔的話不斷在我心裏重播:全部人都有匿埋大喊一餐。

明天其實也就是說好了的共同承擔,最低程度的共同承擔,其實也不是什麼聲援。
明天一定要出去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