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如何介入社會?

2011/06/06 at 6:53 | Posted in china's, live, music | Leave a comment
Tags: , , ,

音樂如何介入社會?
這幾年社會狀況的瘋狂(就是新自由主義的原貌),問題衝到人眼前,沒有看不到的可能。
音樂作為一種藝術表達,又怎樣回應這樣的社會狀況呢? 很自然關心起這個來。
保衞天星的時候,也短短地寫了一下,這時想的就是這回事,
那時覺得納悶,不是有很多玩hardcore說關心社會的嗎?
而且也不光是他們,玩音樂的有個名字的全部沒有回應。

現在總算好一點了,
我們有my little airport,
社會運動也漸漸有了音樂,只是很多都不好聽(音樂的話,好聽還是很重要的呀)。

然後去年張鐵志的《時代的噪音》很多朋友也有讀,張鐵志還來了一次分享會,在Zoo Records,
雖然從問題來看,坐在地上的大家對這個題目認識有限,但充滿興趣。

終於沿藤摸瓜似的,開始聽很多內地的民謠了。
最關心社會關懷民眾的,好似還是民歌, folk。

-----------------------------
強插題外話:
ちなみに,在最終列車那時期,還有cover parade那時期,
達瑯都說過最喜歡民謠的,怎麼現在變成了電音?
說完了。
-----------------------------

5月24日,周雲蓬來了,看到了現場。
這是最近我覺得最wow的事了。
6月3日又看了北京的P.K.14,氣氛非常好,但就沒有周雲蓬那種唱到心底裡去的感覺。

唱到心底裡去了,因為周云蓬關心很多生活的事情,人的事情,社會的事情
對了,李志也是這樣,my little airport也是這樣。

不知幸運還是不幸,轉過頭,我發現我遇上了現在進行式的民歌運動了。
如果世態不是這樣瘋狂,或許就沒有這些歌了(但也許會有另一些歌吧),
但能聽到這樣唱到心底去的音樂,是現在的音樂,又覺得真的好棒,很有難い。

雖然我基本上是音樂信仰的──如果音樂本身的藝術美感夠好,也非必要有甚麼使命云云,
但畢竟音樂就是生活,如果當下發生的事情都視而不見,不是很奇怪嗎?

看周雲蓬的現場很享受,他的音樂和詞富有詩意,有內地式的幽默感,現場的笑聲一陣一陣,很偷快,
氣氛很輕鬆,但內容其實的重的,
mla的林阿 P說過,狀況是如此令人難受,唯有幽默的表達方法才能表現出那種荒謬,也化解一下悲情。

演買房子+賣房子的時候,現場一邊哄笑一邊激動拍手歡呼,
這兩首和其他幾首的歌詞,也按香港本地的情況改了一些歌詞,
例如買的房子漲到三千萬了,
《偷錢包》裡的主角則是因為要買蘋果電腦而過了羅湖橋來偷錢包,
這種即興的方法也很民歌,這樣的音樂人也太有才了(也很有愛),
不過如果現場有演《中國孩子》的話,或許還是會流淚吧。

買房子+賣房子

中國孩子

用音樂關心人和社會,用音樂介入社會,這是我認為的民歌的原型,很令人感動而且熱血的音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