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沙龍和文化live house(上)

2011/03/20 at 7:35 | Posted in Canton Guangdong, culture, hong kong, music, 學而時習之 | Leave a comment
Tags: ,

文化研究系的同學的聚會辦了幾次之後,
開始有點成形了,很實在的感覺:)

香港類似的文化聚會,討論通常都不太熱烈,又或主要集中向講者提問。
MCS 沙龍討論的部分每次都很有水準,這是我最開心的地方,
大家都很有熱情和愛,討論的內容也比較深入,
不能否定的是因為大家都對定思潮理論有一點認識,類似的背景令我們聊起來很快進入核心,也少了顧慮。
同學之中又不乏有才情的,總在某些時候話題變得有趣和隨性好玩,
覺得在8003有些做不到的地方,在MCS沙龍漸漸做到了一些。

現在也開始了解,一旦能成勵把議題跟大家連結起來,討論便會進入狀態。
這次的題目樂律霸權其實是有點專門的,但大家都談得很投入,
別人不知怎樣,我自己覺得很享受。

關於樂律霸權。
乙反調從北方傳到南方後跟廣東文化結合後有很好的發展,
又或也因南方的文化有精緻細膩的特點,跟北方的豪邁奔放有差別。
志華用二胡以反調拉奏樂曲,真的格外有細膩的韻味,用西方的doremi樂律奏不出來,因為後者的音程根本表達不出那種細緻。

只是西方樂律成為世界主流之後,音樂發展不論是音樂家或學校教育都以其為正宗,
乙反調被世人遺忘了,學習傳授幾近不存在,當然更沒有家長最注重的考級和學院證書。
廣東乙反調的細緻就在do和re和mi之間流走了。

我又想起了舒的話。
他以阿美族傳統音樂邏輯寫歌,跟非阿美族的人可以有很有意思的文化「交換」,尤其當他去到外國時更甚。
如果做我們慣常聽到的西式的流行音樂,就沒有這種意思了。
自從聽過彵這番話後,我經常在想:身為香港人,我有什麼可以跟人「交換」嗎?
實在是沒有什麼很有意思的…..
昨夜我發現了,最少乙反調就可以做有意思的交換。
現在,就如昨夜跟同學朋友討論到的,首先是我們該怎樣來保育乙反調? 來做counter hegemony?
很自然地,想到了用乙反調寫流行曲有沒有可能呢? 就說到了林阿P……..
又由這個角度想,舒真的很棒。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