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工和收工之間,還有甚麼?

2009/08/01 at 10:46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hong kong, mongkok | 1 Comment

生活要分配時間,完全不會想分配給那些銷售推廣的吧 ?
當然就是沒有耐性,坐在梳化上跟他們磨蹭,
而且做完瑜伽只想早點回家睡,這幾個星期又特累。
可是我的會員卡被收起了,不得不撐着去聽續會銷售。

不知算是誰有耐性,一坐也就半句鐘。
我得自我加許,經過那諸多的利誘和說詞,最後也沒有就範!
不過我臨走前卻認真的加許那小弟,因為我們居然從金融海嘯說到社會民主主義再說到扶貧!過程,我用搞笑來形容。
首先那裡可是旺角,我完全沒有說教的意向。是說到經濟不好、收費太貴此等說了等於沒說的推搪說話時候,他先說甚麼要刺激經濟的,把奇怪的話都引出來。
是的,我就是聽不下去,為甚麼那麼理所當然地要刺激經濟、消費、擁有、更多…
他最得意是當我說我根本不相信資本主義的時候,他夠膽把共產主義也請了出來,所以說他真是值得加許的。
他還辯說:得兩種架咋喎!(我當然就說第三條路了),兩方都笑到不行。
在旺角,這些話夠超現實了吧。

這麼想起來,在旺角是也不是沒有感受過這種超現實的。
在世界陷於最重大的金融海嘯危機感的那個時候(也就是我窮到不得了的那個時候),
在那旺角最擠的路口上的那樓梯比較髒的樓宇的七樓,有一群人在說新自由主義和社會資源分配、奧巴馬和克魯明、凱恩斯和馬克思。
當然那分明就是序言書室,但那也可以是超時空要塞。
要美言的話,那是鬧市中的一方綠洲(而那的確是),但綠洲那麼侷促、狹小而且樓梯髒,只格外顯得城市的蒼白。
就如Susan Sontag 說,世界變得如此趣味低劣,以致簡單地捍衛嚴肅觀點本身也成了一種對立。僅只是嚴肅,或通過一種熱情的、非功利的方式表達關切,對大部分人來說已成為不可理解的事。

我是受到了鼓動,做瑜伽的時候腦海裏還印着那些有點嚴肅的字。
下午在辦公室開了一場大會。
我覺得非同凡響,是一些同事的熱切關注───對社會狀況、機構的狀況、同事在機構裏的狀況、作為一個人可以有的狀況。
就如那時在序言書室的感受同樣:有希望的,如果香港/機構多一些這樣的人。
在辦公的時間,聽得到有關於看不見的果效、人的伙伴關係、長遠的益處,真的千金難買。

看不見的果效,跟看不見招牌的名牌衣飾一樣,太難有市場!
那不是勇氣,還是甚麼呢 ?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在開工和收工之間還有明明累得很卻拒絕去睡的自己 T_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