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4之後

2009/06/21 at 10:57 | Posted in culture, hong kong | Leave a comment

除了書店仍然在賣有關的書藉之外,好像就找不到什麼痕跡了,facebook 也早變了個樣,
但今年7.1,大概還是會比較人多吧。
0964之後,心裏面好像有了個底──縱然平日一點都看不出來,在必要時,大家還是會上街的。
人從四方八面冒出來,從各個地鐵站口湧上地面。
0371示範過一次,0964又一次,好像這樣就成了定局。

那天集會前一個多小時到達天后,電器道街上早已三五成群,也不盡是黑白素服,但沒有旺角般的喧囂。
想起0371那天,十數萬人在維園外等待入園好讓從公園裏走出來,為的是聽說警方只計算園內的人數,大半天過去了還在靜靜地等。那種沉靜,就如四方八面的人潮,只在必要時出現。

人非常多。但倒不用等到64當天,此前在 facebook上看到的群情洶湧,便跟0371當時有點相似,絕大部分朋友同事都已說明必到,人數當然在10萬以上。只不過公園有個範圍,無法擠進幾十萬人罷了。

我其實真的好像聽聽曾生有何感想,呂志偉有何感想。
也不是想看他們難堪,是想了解他們怎麼理解這十幾萬人的行為 ?

事前預測說當天有雷雨,我的一位舊同事跟他的同事發明了一個與真燭光形狀相同的Led燭光,不怕風吹雨打;我們則也都買好了雨衣,準備好在雨中坐泥地。當然我們都是在 facebook 上溝通的。

social media 運用到社會運動上已多有報導,比較著名的當然是Obama 競選總統的那次。雖然也經常從facebook收到各種藝文活動以致社會倡議活動的資料,但這一次,才真就 facebook 的強大的串聯/動員能力來了一次實際演練。這種力量凝聚基本上以個人為單位───雖然「網民」這個曖昧的名詞常常作為眾數被引用,而它也是平日全然不能察覺,只在必要時才會突然爆發。

今年事前有太多太離奇的言論出現,引發很多討論和關注。我們一夥人之中有兩位80後,都是第一次出席燭光集會。今年,我確實感到有了一個性質轉向,從此,64是香港人的64了。想來,一直就是如此,但今年透過那許多由一知半解的青少年引發卻又有曲線啟發性的疑問,才理清了狀況。
所以世上當真是沒有笨問題的,沒良心的問題倒是有的。

伸延閱讀:
梁文道「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