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金在香港

2008/08/03 at 6:57 | Posted in reading | Leave a comment

今年的菜書展還是和菜市場一樣亂,倒是近幾年的座談會時有驚喜,都拜亞洲週刊所賜。
都是難得的lecture,而且免費,功德啊。

哈金。
這次是哈金出國到美國後,第一次再踏足中國的土地,雖然是特區的土地。
哈金在美國拿了幾個最高榮譽的作家獎,他以第二語言英語寫作。
他的背景,己讓他成為焦點。
但最後是他單純地作為一個藝術創作者,作為一個人,他的體言(和謙卑)帶來感動。
題目是「個人與文學」,有很多關於身分的討論。
只有一些記憶碎片,詞彙是我的,不是作家的語言:

# 西方的宗教,成為了西方社會一種有延續性價值觀/文化傳統。相對地,中國的價值觀轉變太快。抱持原則──簡單來說,想當個好人,住往變成苦人。

# 「中國人」作為一種宗教,「個人」沒有存在空間。(看看內地甚至香港網民的很多言語,現在就好像已變成這樣了,前幾篇blog也寫過,那種「簡化的愛國」好可怕。)

#  作家/藝術創作人只能以個人的「單位」存在。你根本不能為誰代言,當然也不能為國家代言。不能,也代不了。
這個討論很深刻,他舉了Joseph ConradBoris PasternakVladimir Nabokov 等為例子,與他個人的經歷重疊參照,充滿了真實的無奈,但有作家的風骨。他說,用第二語言寫作,簡直是慘劇。而寫作,只是消磨生命的一種方式。就像卡夫卡寫道,把飢餓變為一種藝術行為。

我想起劉紹銘教授說作家:you either have it, or have not。
哈金當然have it,但他覺得不點都不好。當然他是謙遜的。

# 每一個人的傳統,都應該是to be independent。
再同意不過,每一個人都應該是「獨立」的人。

# 「自由」作為一種精神狀態,可以是非常可怕的東西,尤其當你是被移植到自由的海裏去的。
有關這個,可以讀他的A Free Life。

# 語言的新鮮帶感出來的 difference 只是表面的,文字的骨子裏有的應該是similarity。因為人都有相同性。
我希望那些懶得意懶爆炸的香港雜誌報紙書刊的老闆、主編學習一下這一句。也希望看周刊雜誌的人,停止懶得意地模仿那些雜誌懶得意的語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