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絕人性」的香港音樂會場館

2008/03/26 at 4:12 | Posted in hong kong, music | Leave a comment

 

貧窮生活繼續,電影和音樂會照看。

Incubus的Light Grenanes Tour 和伍佰&China Blue的「你是我的花朵」香港站。兩組都夠強,兩場均很好看,Incubus合自己口味,伍佰玩得盡興開心。但今天不說音樂會了,反而想寫場館:香港的音樂場館,何時才能為用家──樂迷──著想多一點?如果一場音樂會不能顧及到觀眾的感受,任地票賣光了,這場音樂會亦不能算成功。

如果說香港嚴重缺乏表演場館,音樂場館的情況則更荒涼了。文化中心音樂廳的音響環境為人垢病,紅磡體育館只適合大型節目,香港大球場被跑馬地的居民投訴後,我們那短命的 Stadium Rock 從此成為絕響;但更令人不能接受的是,在這號稱國際都會的城市裏,連一個專門供樂隊、樂手、歌手舉辦中小型音樂會的正式場地也沒有。

但是在這荒野之中,我們好歹迎來了兩個新場:AsiaWorld Expo (亞洲國際博覽館)及 HITEC 的 Star Hall,雖然不是音樂會專用場地,但音樂會是它們瞄準的目標之一,還是令人對它們有所期待的。

世界級「長館」 AsiaWorld Expo

我首次在 AsiaWorld Expo 看的 Live是 2006年的 Coldplay,場館那時亦剛啟用不久。Coldplay用的是Arena,場館是個超長型的長方形,雖然它可作多種舞台及座位安排,但是三面台是常用的一種(四面台並不是理想的音樂表演舞台設計,只因樂隊只能面向一方),亦即把舞台設於長方形的盡頭,這樣一來,觀眾席顯得長得不合邏輯,視角觀感很差,尤其兩邊座位的觀眾越遠離舞台,他們扭轉頭部的角度就要越大,先不說音樂會好不好看,脖子就活受罪一晚;每次想起這酷刑,令去看音樂會的興致也冷卻一大截。

Coldplay演出當晚,主音 Chris Matin 便笑說(不排除「笑」字前面要加個「恥」字的可能),這是他有史以來到過最長的場館,他更跳下舞台,以跑手姿態繞觀眾席跑了一圈。

場館設計欠佳,卻又連音響也沒有做好,目前為止,在這裏看過 6、7次音樂會左右,很不幸尚未有一次能清晰地聽到低音結他的演奏。爾後跟朋友談起,大家都只對它搖頭。這實在非常可惜,它分明是投放了巨資建造的設施,卻建成這樣的先天缺陷。

原本 AsiaWorld Expo 的地點就不算太方便,車費昂貴,下班睇 show時間上很匆忙,可是如果有一流表演在彼岸等着我們,付出也是值得。然而它偏偏又有如此的致命性先天缺陷,整體感受非常低落,親友一個接一個決定放棄它,非有非看不可的樂手來了,否則不再去看表演。AsiaWorld Expo,你怎麼讓樂迷和音樂會變得如此寂寞 ?

 隔岸觀星 Star Hall

 三月中一連到九龍灣 HITEC 的 Star Hall 看了兩場 Live,一、二樓各看一場,剛好可看到上下層的不同視角。跟 AsiaWorld Expo 同樣,我也是對 Star Hall 滿有期待的,一來它甫開幕便迎來林憶蓮的音樂會,二來一位朋友跟我說,就算坐到最後還是可以看得清楚。於是我對它有了伊利莎伯體育的想像,大小剛好、坐在任何角落都能看清楚、音響環境良好的新伊館是少數香港少數的優質音樂會場地,縱然它很有點歷史了。

incubus4.jpg

結果發現它的大小和音響環境也算不錯,售票和紀念品售賣部都有場館入口附近,等侍入場的位置還有小量休息座倚,HITEC又增多了食肆及商舖,改善了昔日要走到德福商場才吃到東西的問題。雖然還是沒有看Live非常需要的Locker,紀念品部也嫌過小,但相對AsiaWorld Expo,Star Hall 已是用家友好得多。然而,竟然又發現上層觀眾席有大缺陷。

坐在 Star Hall 上層觀看音樂會,有錯覺自己在看電視 ─── 完全是隔岸觀火。只因上層觀眾席跟觀眾席圍欄之間,劃出了一條寬闊通道,座位好比凹陷在後方(左面最後方的一部分座位因而有視野障礙),台上有再大的熱情都給這條「冷巷」冷卻了,同時還要忍受遲到或上洗手間的觀眾與及帶位員在眼前不斷走過。這種忍耐力極限的嚴酷試煉我自然是不會參加的,而且當晚看的是 Incubus,原本就沒有坐着看的道理,燈一滅,我們跟其他一部分觀眾便走到通道最前面看。或許主辦也認為這觀眾席設計實在太不合理了,工作人員並沒阻止我們,他們倒反來着我們注意安全。這晚的主辦和工作人員的出奇理性和貼心是令人感動的,但這暴露出上層席一個更不合理設計,通道前面的,是沒有鐵、鋼框的純粹玻璃圍欄,這可真是驚人失誤。或許館方應該慶幸,開幕至今他們還未接到一場 hip hop 或 hardcore 音樂會,搞出人命之前還有時間修正。Incubus 這晚最後的解決辦法是,上層觀眾只要願意,工作人員可帶他們到下層去看。

另一晚在一樓看伍佰 & China Blue,視覺感受其實是不錯的,較後方的地台分兩級墊高,讓後面的觀眾也可以看得清楚;旁邊的座位也算看得清楚,只是路口的工作人員整晚用電筒給觀眾指點去洗手間的路,坐在旁邊的觀眾很受罪。總合兩晚的觀察,我想 HITEC是有意想讓 Star Hall 成為優質場館的,然而它仍不免掉進這個香港音樂場館的窠臼 ─── 忽視最終用家即觀眾/樂迷的感受。

如果在場館設計、管理營運的過程中,只要願意稍微站在樂迷的角度去思量,很容易便會發現這許多的誤失和不合邏輯,這些最基本的錯誤壓根兒不應該被我們看到。香港的音樂場館建設管理,好比只是想到,如何令場館租出去、如何讓他舉辦更多活動、如何令場管容納更多的人、賣更多的票,然而使用場管的人─── 音樂會的最終享用者,卻似乎不是一個考慮因素。至於此,我們的音樂會還何以撼動人心

 又例如,現在變本加厲地擾民的場館保安員,恆常地用電筒正面照射在場拍照的人,完全忽視對其他觀眾造成的嚴重騷擾。要禁止拍照,該做的是禁止相機入場,實施如《色.戒》的入場操施,而不是在場內沒頭沒腦地用電筒照射,這是除了香港之外,全世界的音樂會都不會出現的場面。再說,保安員保的只是安,只是維持現場秩序的,沒有管束觀眾的權力,在外國很多國家,這種工作人員叫 Bouncer(日本更只稱 Staff 而已),不是 Security Guard,人家只會在場館發生混亂或意外時才介入。

不合水平

這不期然令人想到,香港在音樂行政方面(這也是藝術管理的範疇)是如何地不合水平,更難以辯解的是,這許多的行政人員大概都不是樂迷,又或者當他們當上行政人員的時候,忘記了自己樂迷經驗? 他們不理解一場音樂會應該要怎麼辦樂迷才會滿意,這場音樂會才能令人難忘;他們不曉得他們把台上樂手的心血化為烏有,對樂手有多不尊重、令樂迷有多難過。然而他們不是樂迷,究竟是哪裏出的錯?

我們首先沒有高質素的音樂會和音樂場地,培育不出高質素的音樂文化、高質素的音樂行政人員、以至於高質素的樂手。沒有高質素樂手,又養不出能辨知好壞的樂迷、行政人員………這說到底,卻還是要說到文化政策上去了。如此一來,友人 Angel在她的Blog提及她遇上的小農社會觀眾,也就一點都不令人意外了;我們有維港巨星匯這樣的巨型笑話,也一點不令人意外,現在又有 AsiaWorld Expo,我們的笑話實在夠多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