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在唱歌

2007/03/22 at 2:59 | Posted in travel, vietnam | Leave a comment

不趕快寫就沒時間寫了,難得說過寫的東西竟還算數。

這次到越南,最難以忘懷是遇到了她們。
My、Soso、Zu、Ma,是四位Black H’mong族的少女,
Black H’mong有譯作黑苗族,亦有作赫蒙族譯。
H’mong是百年以前從中國移民到越南北部的,族人也有遷移到其他鄰近國家,
有關這些史料略過,我只是想說說跟她們的相遇而已。

早上8時,在旅店大堂看到兩個個子很小、身穿民族服的小女孩,有些腼腆地擠在一起從角落蹦了出來。
然後又有兩個不知在哪跳了出來,身高跟我差不多,樣子稍為大一點。
她們是法國人Ronan的朋友,前一晚Ronan說,讓他的兩位Hmong朋友帶我們健行入村,我還以前導遊會跟我們一起去,多兩位地道小數民族朋友一起,當然更有趣,能知道更多「正確」知識。
但早上發現,原來只有她們,就是My和Soso,Zu和Ma兩姊妹是臨時跟來的。

「她們英語很棒。」Ronan一邊把我們的Lunch Box交給她們一邊說,上車前又把頭擠過來跟她們說:「Don’t speak too much, huh?」
她們咭咭笑成一團。
車只走了一小段,我們便開始步行了。

走在路上,她們的民族服看很起來格外地帥, 
衣服都是自己家裏手製的,跟百年前同樣。她們此起彼落地說,她平日也這樣穿,星期日則要換穿另一套衣服,新年時則穿”Shinny Clothes”,想是有很多飾物的吧。
她們喜歡此起彼落地說話,Soso是最喜歡搶着說的一個,但跟其他多東南亞國家同樣,她們說話的聲調比較溫柔,Zu和Ma兩姊妹尤甚,說話聲音非常輕柔,My和Soso則比較活潑。

My的英語說得非常好,Zu也很不錯,Soso和Ma較次,但也是不錯的,籠統地說,是比日本人的英語要好很多。
「跟遊客學來的。」她們說:「雖然聽起來說得還算可以,但是寫和看就不行。」
「沒有在學校或自己看書學習?」我覺得有點難以至信,因為她們說得十分好。
「都是跟遊客學的。」
「你們太聰明了!」她們腼腆又禮貌地道謝。

My 隨手撿了一條長長的草,好像電視劇裏的浪子那樣,邊走邊隨意掃過身邊的東西,
Zu喜歡摘花開植物,從樹上折一枝,笑着分出一小枝遞來:「This is for you。」
「這是什麼花呢?」「不知道啊!」
她們走在山野上步履輕盈,雖然她們堅持放午餐的背包由她們來揹。她們跳上石塊,跨過小溪,長掛徐徐擺動,分外逍遙,告訴人這山野是她們的。

踏過那山谷和高地,我總是聽到她們在身旁小聲啍着民謠,就是所有民謠都獨有的婉約的曲調,有時她們會稍為大聲一點唱幾句,在人前唱歌對她們來說是很自然的事。
Zu唱完一節,道:「這首歌讓我想哭。」
「這xxxx歌詞說,這一吻是最後一吻,之後我們就道別了,這擁抱是最後的擁抱,以後希望你找到所愛。」「女孩子的父母不答應她和男朋友結婚,雖然他們很愛對方,還是要說再見了。

「你的花呢?」Zu問。
「我放這裏了,啊,掉了!」我褲袋什麼都沒有。
不一會她看到另一株不錯的又折下來,從後面喊我:「我放到這兒了。」她把花插在我背包的外袋裏,給我一個笑。

我雖然能走很長的路,但是要走得很慢,邊走邊拍照就更慢,跟我一起出過門的朋友都知道。
我落後的時後,她們會在前面一塊石上坐着等我,有些路很不易走,她們會拉着我走。
「Are you OK?」她們不時別過頭來笑着問,充滿自信和力量,雖然她們的話語輕柔。
「我走得很慢。」「不要緊,我們等你的。」Zu和Ma一起輕聲說。
中途一次我一個失平衡,那時我們走在稻田的壠上,腳沒有地方踏,一腳插進了稻田的水和泥裏,又沒有可以靠住的地方,使不出力把腳抽出來。
Zu叫了出來:「Oh My God!」跑上來營救。
幸好我鞋子防水,但這次真讓它吃苦了。

沿途我問了很多有關小數民族生活的問題,My 答得最頭頭是道,她也很會把住時間,好像專業導遊。
小個子身型讓 My 看來只有10歲左右,其實她今年15歲,但她處事像25。

水稻田很壯觀。

我們一共走四條小數民族的村莊,都是木屋搭建的屋子,
村民務農,生活還在最原始的狀態。
孩子張着好奇的眼睛看路過人,有時他們遠在山邊,卻會大聲叫喊揮手:「Hello! Hello! Hello!」你舉起相機,他們就都別過臉去,村民相信幼童拍照對孩子有害。

My、Soso、Zu和Ma也就是在這一帶長大的。
Soso說,她沒有上學了,在家裏幫忙,種田很忙的,不過她媽在市內的市場裏有個攤,她時常在那裏幫忙。
其實她們都沒有上學了,村裏的孩子只會唸幾年書,雖然她們說,村裏很多學校,都是有些有錢人和政府付錢建的。
有時看見村裏有唯一一座的磚頭屋,那就是學校,村民住的都是木屋。

中午我們在Zu的家裏吃。
我問她們,我能不能走進一家裏去探訪一下,Zu就說,可以到她的家。
原本Ronan又交帶她們要帶我們到某村的一家餐廳裏吃(餐廳也可以吃帶來的便當),但我們想吃飯時,還差很遠才到餐廳,所以Zu就讓我們到她家裏去吃。
Zu的家幾乎是家徒四壁的。Zu因為能說英語,有時會跟My、Soso她們帶遊人健行,有時在Sapa市的街上兜售民族手作(My 和Soso也一樣),也在家裏幫忙。
Ma因為已經出嫁了,所以不住在家裏,家裏還有媽媽、哥哥夫婦和孩子。

懸着玉米的屋樑之下的大廳,只有兩張矮板凳,還有一張放在角落裏的矮枱子。
但Zu的媽打算給我們煮牛肉麵,幸好因為我們時間不大夠,不然怎麼忍心吃得下肚,
但是Zu也去買了雞湯泡麵回來,我說我們真的不用了,我們還有便當,也還是煮了我們的份。我們只好把便當在桌上攤開,讓大家一起吃。

不趕快寫就沒時間寫了,難得說過寫的東西竟還算數。

這次到越南,最難以忘懷是遇到了她們。
My、Soso、Zu、Ma,是四位Black H’mong族的少女,
Black H’mong有譯作黑苗族,亦有作赫蒙族譯。
H’mong是百年以前從中國移民到越南北部的,族人也有遷移到其他鄰近國家,
有關這些史料略過,我只是想說說跟她們的相遇而已。

早上8時,在旅店大堂看到兩個個子很小、身穿民族服的小女孩,有些腼腆地擠在一起從角落蹦了出來。
然後又有兩個不知在哪跳了出來,身高跟我差不多,樣子稍為大一點。
她們是法國人Ronan的朋友,前一晚Ronan說,讓他的兩位Hmong朋友帶我們健行入村,我還以前導遊會跟我們一起去,多兩位地道小數民族朋友一起,當然更有趣,能知道更多「正確」知識。
但早上發現,原來只有她們,就是My和Soso,Zu和Ma兩姊妹是臨時跟來的。

「她們英語很棒。」Ronan一邊把我們的Lunch Box交給她們一邊說,上車前又把頭擠過來跟她們說:「Don’t speak too much, huh?」
她們咭咭笑成一團。
車只走了一小段,我們便開始步行了。

走在路上,她們的民族服看很起來格外地帥, 
衣服都是自己家裏手製的,跟百年前同樣。她們此起彼落地說,她平日也這樣穿,星期日則要換穿另一套衣服,新年時則穿”Shinny Clothes”,想是有很多飾物的吧。
她們喜歡此起彼落地說話,Soso是最喜歡搶着說的一個,但跟其他多東南亞國家同樣,她們說話的聲調比較溫柔,Zu和Ma兩姊妹尤甚,說話聲音非常輕柔,My和Soso則比較活潑。

My的英語說得非常好,Zu也很不錯,Soso和Ma較次,但也是不錯的,籠統地說,是比日本人的英語要好很多。
「跟遊客學來的。」她們說:「雖然聽起來說得還算可以,但是寫和看就不行。」
「沒有在學校或自己看書學習?」我覺得有點難以至信,因為她們說得十分好。
「都是跟遊客學的。」
「你們太聰明了!」她們腼腆又禮貌地道謝。

My 隨手撿了一條長長的草,好像電視劇裏的浪子那樣,邊走邊隨意掃過身邊的東西,
Zu喜歡摘花開植物,從樹上折一枝,笑着分出一小枝遞來:「This is for you。」
「這是什麼花呢?」「不知道啊!」
她們走在山野上步履輕盈,雖然她們堅持放午餐的背包由她們來揹。她們跳上石塊,跨過小溪,長掛徐徐擺動,分外逍遙,告訴人這山野是她們的。

踏過那山谷和高地,我總是聽到她們在身旁小聲啍着民謠,就是所有民謠都獨有的婉約的曲調,有時她們會稍為大聲一點唱幾句,在人前唱歌對她們來說是很自然的事。
Zu唱完一節,道:「這首歌讓我想哭。」
「這xxxx歌詞說,這一吻是最後一吻,之後我們就道別了,這擁抱是最後的擁抱,以後希望你找到所愛。」「女孩子的父母不答應她和男朋友結婚,雖然他們很愛對方,還是要說再見了。

「你的花呢?」Zu問。
「我放這裏了,啊,掉了!」我褲袋什麼都沒有。
不一會她看到另一株不錯的又折下來,從後面喊我:「我放到這兒了。」她把花插在我背包的外袋裏,給我一個笑。

我雖然能走很長的路,但是要走得很慢,邊走邊拍照就更慢,跟我一起出過門的朋友都知道。
我落後的時後,她們會在前面一塊石上坐着等我,有些路很不易走,她們會拉着我走。
「Are you OK?」她們不時別過頭來笑着問,充滿自信和力量,雖然她們的話語輕柔。
「我走得很慢。」「不要緊,我們等你的。」Zu和Ma一起輕聲說。
中途一次我一個失平衡,那時我們走在稻田的壠上,腳沒有地方踏,一腳插進了稻田的水和泥裏,又沒有可以靠住的地方,使不出力把腳抽出來。
Zu叫了出來:「Oh My God!」跑上來營救。
幸好我鞋子防水,但這次真讓它吃苦了。

沿途我問了很多有關小數民族生活的問題,My 答得最頭頭是道,她也很會把住時間,好像專業導遊。
小個子身型讓 My 看來只有10歲左右,其實她今年15歲,但她處事像25。

水稻田很壯觀。

我們一共走四條小數民族的村莊,都是木屋搭建的屋子,
村民務農,生活還在最原始的狀態。
孩子張着好奇的眼睛看路過人,有時他們遠在山邊,卻會大聲叫喊揮手:「Hello! Hello! Hello!」你舉起相機,他們就都別過臉去,村民相信幼童拍照對孩子有害。

My、Soso、Zu和Ma也就是在這一帶長大的。
Soso說,她沒有上學了,在家裏幫忙,種田很忙的,不過她媽在市內的市場裏有個攤,她時常在那裏幫忙。
其實她們都沒有上學了,村裏的孩子只會唸幾年書,雖然她們說,村裏很多學校,都是有些有錢人和政府付錢建的。
有時看見村裏有唯一一座的磚頭屋,那就是學校,村民住的都是木屋。

中午我們在Zu的家裏吃。
我問她們,我能不能走進一家裏去探訪一下,Zu就說,可以到她的家。
原本Ronan又交帶她們要帶我們到某村的一家餐廳裏吃(餐廳也可以吃帶來的便當),但我們想吃飯時,還差很遠才到餐廳,所以Zu就讓我們到她家裏去吃。
Zu的家幾乎是家徒四壁的。Zu因為能說英語,有時會跟My、Soso她們帶遊人健行,有時在Sapa市的街上兜售民族手作(My 和Soso也一樣),也在家裏幫忙。
Ma因為已經出嫁了,所以不住在家裏,家裏還有媽媽、哥哥夫婦和孩子。

懸着玉米的屋樑之下的大廳,只有兩張矮板凳,還有一張放在角落裏的矮枱子。
但Zu的媽打算給我們煮牛肉麵,幸好因為我們時間不大夠,不然怎麼忍心吃得下肚,
但是Zu也去買了雞湯泡麵回來,我說我們真的不用了,我們還有便當,也還是煮了我們的份。我們只好把便當在桌上攤開,讓大家一起吃。

她們很窮,但是肯定比我更闊綽。

我們在下午2時半完成了旅程,車在終點等我們,送我們回酒店。
我想跟他們去喝點東西,同伴就想走進酒店,我說,還是下去吧(酒店在山坡上)。
My 在說過,除非Ronan或客人帶着,酒店是不讓她們進去的,以前是可以的,後來不准了。
她們在酒店餐廳肯定不自在。

我不知道應不應該給她們錢,今天真的走了很長的路,滿辛苦的,但這樣很可能很沒禮貌,如果她們只是因為Ronan拜託而帶朋友上山。
聽到她們說,有時也帶遊客上,我比較想給,但是還是不想好像付小費似的,
於是我想跟她們去餐廳吃東西,然後去市場她們家的攤買些東西。
這時Ma 說,她要先走了,她說其實今天很多事情要做的(!),她顧電單車回去,我讓她讓我們付錢,便把一些錢塞了給她。

我問她們哪餐廳好,My坐在路旁說:「我怎麼知道?」
我們便到一家前一天導遊說過不錯的餐廳。
吃東西時我手機響了,她們很意外我們帶着電話,問我同伴借來打給朋友,
她們對手機很着迷,情況有些像昔日跟媽媽回鄉探親時鄉間的親戚,但那是十多年前的情況了,而這些妹妹就在眼前。
我發覺在市鎮裏,她們帥氣的英姿沒有了,她們的自信沒有了。

到市場的攤裏,攤有些落泊的樣子,賣的東西很少,
Soso和 My 的媽媽同樣在埋頭苦幹製小布袋、染布料,雖然布袋和衣服會用衣車縫,
但刺繡全是是一針一線手繡的。
在餐廳時 My給我看一塊刺繡布,只那麼一點,她繡了一個月,Soso在旁邊笑她懶,人家只要兩天繡她的一個月分。
但就是兩天,那只是一小塊布而已。
我了解了為什麼攤裏東西少得可鄰,因為那真的是手造的。
Soso 腼腆地叫我買些東西,她說:「Buy if you like it, if you don’t like it, it’s OK.」她不想太hard sell。我看到的臉,不是山上那張光彩的臉。
民族東西其實我沒有特別喜好,最主要是很難配襯其他衣物,要不一身民族才行。
但是我想跟她們買些什麼,最後我在Soso的攤買了一個Cushion Case,那其實繡得很仔細漂亮,
我真正想買的是她們小腿那腿套,我知道我沒用的,但是太帥了。Soso的攤沒有,My說那她明天拿一個新的給我。Soso送了我和同伴各一條手帶,My又送了一條,Soso給我結在手碗上。

我們說好明天從山區市場回來再見,臨走時,我把錢塞了給她們,她們不好意思地說謝謝。

翌日回來,正打算去市場找她們,
她們卻在身後叫我們,在街上走的她們,看起來像街童,
如果我不認識她們,我知我會覺得她們有點髒,
事實她們甲縫是黑色的,Ronan說,她們除了夏季不會日日洗澡和換衣服,因為她們只能到河裏去洗澡,其餘季節太冷了。
現在我覺得看來有點髒也沒關係就是了,我在意的是,她們沒有了在山裏的明亮的臉,她們在城裏也不唱歌。

這天後來她們讓我們去internet cafe協助他們寫電郵給以前認識的遊人,有英國的、德國的、美國的,也有日本的。

第三天我們回來打算去找她們說再見,因為當晚我們便乘火車回河內。
但回來看見她們就坐在酒店大堂的沙發裏,Ronan給她們看他電腦裏的相片。
第一天我問過她們有沒有看過Ronan的相片,Ronan有時間便入山拍照,他父親是攝影師。My 說,她不好意思問他讓她看。

在酒店說完了,我們又去她們的攤,Soso半問半說,如果還想買東西,向她買好不好,但是我真的沒有東西要買了。我沒有買東西,反而她又送了我一條手帶。
My 的媽媽也很熱情,我們一起拍照,她把一頂帽子戴在我頭上,這帽子是第一天她向我賣的,但是我沒有買,因為民族帽子我真的不會有用,除非送給櫻井有紀吧,但是他肯定頭太大。
我拍完照把帽子拿下來,My 說:「她送你的。」這帽子繡工很細,不知要多久才繡完,我想要付錢,又覺得這樣不好。

我們擁抱一起,道別了,回頭看她們,她們一直在揮手。

15歲的My 帥得不行,並且細心而隱重,但是她說她不好意思時(例如問Ronan些什麼),馬上就會臉紅腼腆。
英語說得很棒,那天Ronan跟她說好了,以後每星期去給他上一課H’mong語課,Ronan教她法語。
Ronan也是一位大好人。

不趕快寫就沒時間寫了,難得說過寫的東西竟還算數。

這次到越南,最難以忘懷是遇到了她們。
My、Soso、Zu、Ma,是四位Black H’mong族的少女,
Black H’mong有譯作黑苗族,亦有作赫蒙族譯。
H’mong是百年以前從中國移民到越南北部的,族人也有遷移到其他鄰近國家,
有關這些史料略過,我只是想說說跟她們的相遇而已。

早上8時,在旅店大堂看到兩個個子很小、身穿民族服的小女孩,有些腼腆地擠在一起從角落蹦了出來。
然後又有兩個不知在哪跳了出來,身高跟我差不多,樣子稍為大一點。
她們是法國人Ronan的朋友,前一晚Ronan說,讓他的兩位Hmong朋友帶我們健行入村,我還以前導遊會跟我們一起去,多兩位地道小數民族朋友一起,當然更有趣,能知道更多「正確」知識。
但早上發現,原來只有她們,就是My和Soso,Zu和Ma兩姊妹是臨時跟來的。

「她們英語很棒。」Ronan一邊把我們的Lunch Box交給她們一邊說,上車前又把頭擠過來跟她們說:「Don’t speak too much, huh?」
她們咭咭笑成一團。
車只走了一小段,我們便開始步行了。

走在路上,她們的民族服看很起來格外地帥, 
衣服都是自己家裏手製的,跟百年前同樣。她們此起彼落地說,她平日也這樣穿,星期日則要換穿另一套衣服,新年時則穿”Shinny Clothes”,想是有很多飾物的吧。
她們喜歡此起彼落地說話,Soso是最喜歡搶着說的一個,但跟其他多東南亞國家同樣,她們說話的聲調比較溫柔,Zu和Ma兩姊妹尤甚,說話聲音非常輕柔,My和Soso則比較活潑。

My的英語說得非常好,Zu也很不錯,Soso和Ma較次,但也是不錯的,籠統地說,是比日本人的英語要好很多。
「跟遊客學來的。」她們說:「雖然聽起來說得還算可以,但是寫和看就不行。」
「沒有在學校或自己看書學習?」我覺得有點難以至信,因為她們說得十分好。
「都是跟遊客學的。」
「你們太聰明了!」她們腼腆又禮貌地道謝。

My 隨手撿了一條長長的草,好像電視劇裏的浪子那樣,邊走邊隨意掃過身邊的東西,
Zu喜歡摘花開植物,從樹上折一枝,笑着分出一小枝遞來:「This is for you。」
「這是什麼花呢?」「不知道啊!」
她們走在山野上步履輕盈,雖然她們堅持放午餐的背包由她們來揹。她們跳上石塊,跨過小溪,長掛徐徐擺動,分外逍遙,告訴人這山野是她們的。

踏過那山谷和高地,我總是聽到她們在身旁小聲啍着民謠,就是所有民謠都獨有的婉約的曲調,有時她們會稍為大聲一點唱幾句,在人前唱歌對她們來說是很自然的事。
Zu唱完一節,道:「這首歌讓我想哭。」
「這xxxx歌詞說,這一吻是最後一吻,之後我們就道別了,這擁抱是最後的擁抱,以後希望你找到所愛。」「女孩子的父母不答應她和男朋友結婚,雖然他們很愛對方,還是要說再見了。

「你的花呢?」Zu問。
「我放這裏了,啊,掉了!」我褲袋什麼都沒有。
不一會她看到另一株不錯的又折下來,從後面喊我:「我放到這兒了。」她把花插在我背包的外袋裏,給我一個笑。

我雖然能走很長的路,但是要走得很慢,邊走邊拍照就更慢,跟我一起出過門的朋友都知道。
我落後的時後,她們會在前面一塊石上坐着等我,有些路很不易走,她們會拉着我走。
「Are you OK?」她們不時別過頭來笑着問,充滿自信和力量,雖然她們的話語輕柔。
「我走得很慢。」「不要緊,我們等你的。」Zu和Ma一起輕聲說。
中途一次我一個失平衡,那時我們走在稻田的壠上,腳沒有地方踏,一腳插進了稻田的水和泥裏,又沒有可以靠住的地方,使不出力把腳抽出來。
Zu叫了出來:「Oh My God!」跑上來營救。
幸好我鞋子防水,但這次真讓它吃苦了。

沿途我問了很多有關小數民族生活的問題,My 答得最頭頭是道,她也很會把住時間,好像專業導遊。
小個子身型讓 My 看來只有10歲左右,其實她今年15歲,但她處事像25。

水稻田很壯觀。

我們一共走四條小數民族的村莊,都是木屋搭建的屋子,
村民務農,生活還在最原始的狀態。
孩子張着好奇的眼睛看路過人,有時他們遠在山邊,卻會大聲叫喊揮手:「Hello! Hello! Hello!」你舉起相機,他們就都別過臉去,村民相信幼童拍照對孩子有害。

My、Soso、Zu和Ma也就是在這一帶長大的。
Soso說,她沒有上學了,在家裏幫忙,種田很忙的,不過她媽在市內的市場裏有個攤,她時常在那裏幫忙。
其實她們都沒有上學了,村裏的孩子只會唸幾年書,雖然她們說,村裏很多學校,都是有些有錢人和政府付錢建的。
有時看見村裏有唯一一座的磚頭屋,那就是學校,村民住的都是木屋。

中午我們在Zu的家裏吃。
我問她們,我能不能走進一家裏去探訪一下,Zu就說,可以到她的家。
原本Ronan又交帶她們要帶我們到某村的一家餐廳裏吃(餐廳也可以吃帶來的便當),但我們想吃飯時,還差很遠才到餐廳,所以Zu就讓我們到她家裏去吃。
Zu的家幾乎是家徒四壁的。Zu因為能說英語,有時會跟My、Soso她們帶遊人健行,有時在Sapa市的街上兜售民族手作(My 和Soso也一樣),也在家裏幫忙。
Ma因為已經出嫁了,所以不住在家裏,家裏還有媽媽、哥哥夫婦和孩子。

懸着玉米的屋樑之下的大廳,只有兩張矮板凳,還有一張放在角落裏的矮枱子。
但Zu的媽打算給我們煮牛肉麵,幸好因為我們時間不大夠,不然怎麼忍心吃得下肚,
但是Zu也去買了雞湯泡麵回來,我說我們真的不用了,我們還有便當,也還是煮了我們的份。我們只好把便當在桌上攤開,讓大家一起吃。

她們很窮,但是肯定比我更闊綽。

我們在下午2時半完成了旅程,車在終點等我們,送我們回酒店。
我想跟他們去喝點東西,同伴就想走進酒店,我說,還是下去吧(酒店在山坡上)。
My 在說過,除非Ronan或客人帶着,酒店是不讓她們進去的,以前是可以的,後來不准了。
她們在酒店餐廳肯定不自在。

我不知道應不應該給她們錢,今天真的走了很長的路,滿辛苦的,但這樣很可能很沒禮貌,如果她們只是因為Ronan拜託而帶朋友上山。
聽到她們說,有時也帶遊客上,我比較想給,但是還是不想好像付小費似的,
於是我想跟她們去餐廳吃東西,然後去市場她們家的攤買些東西。
這時Ma 說,她要先走了,她說其實今天很多事情要做的(!),她顧電單車回去,我讓她讓我們付錢,便把一些錢塞了給她。

我問她們哪餐廳好,My坐在路旁說:「我怎麼知道?」
我們便到一家前一天導遊說過不錯的餐廳。
吃東西時我手機響了,她們很意外我們帶着電話,問我同伴借來打給朋友,
她們對手機很着迷,情況有些像昔日跟媽媽回鄉探親時鄉間的親戚,但那是十多年前的情況了,而這些妹妹就在眼前。
我發覺在市鎮裏,她們帥氣的英姿沒有了,她們的自信沒有了。

到市場的攤裏,攤有些落泊的樣子,賣的東西很少,
Soso和 My 的媽媽同樣在埋頭苦幹製小布袋、染布料,雖然布袋和衣服會用衣車縫,
但刺繡全是是一針一線手繡的。
在餐廳時 My給我看一塊刺繡布,只那麼一點,她繡了一個月,Soso在旁邊笑她懶,人家只要兩天繡她的一個月分。
但就是兩天,那只是一小塊布而已。
我了解了為什麼攤裏東西少得可鄰,因為那真的是手造的。
Soso 腼腆地叫我買些東西,她說:「Buy if you like it, if you don’t like it, it’s OK.」她不想太hard sell。我看到的臉,不是山上那張光彩的臉。
民族東西其實我沒有特別喜好,最主要是很難配襯其他衣物,要不一身民族才行。
但是我想跟她們買些什麼,最後我在Soso的攤買了一個Cushion Case,那其實繡得很仔細漂亮,
我真正想買的是她們小腿那腿套,我知道我沒用的,但是太帥了。Soso的攤沒有,My說那她明天拿一個新的給我。Soso送了我和同伴各一條手帶,My又送了一條,Soso給我結在手碗上。

我們說好明天從山區市場回來再見,臨走時,我把錢塞了給她們,她們不好意思地說謝謝。

翌日回來,正打算去市場找她們,
她們卻在身後叫我們,在街上走的她們,看起來像街童,
如果我不認識她們,我知我會覺得她們有點髒,
事實她們甲縫是黑色的,Ronan說,她們除了夏季不會日日洗澡和換衣服,因為她們只能到河裏去洗澡,其餘季節太冷了。
現在我覺得看來有點髒也沒關係就是了,我在意的是,她們沒有了在山裏的明亮的臉,她們在城裏也不唱歌。

這天後來她們讓我們去internet cafe協助他們寫電郵給以前認識的遊人,有英國的、德國的、美國的,也有日本的。

第三天我們回來打算去找她們說再見,因為當晚我們便乘火車回河內。
但回來看見她們就坐在酒店大堂的沙發裏,Ronan給她們看他電腦裏的相片。
第一天我問過她們有沒有看過Ronan的相片,Ronan有時間便入山拍照,他父親是攝影師。My 說,她不好意思問他讓她看。

在酒店說完了,我們又去她們的攤,Soso半問半說,如果還想買東西,向她買好不好,但是我真的沒有東西要買了。我沒有買東西,反而她又送了我一條手帶。
My 的媽媽也很熱情,我們一起拍照,她把一頂帽子戴在我頭上,這帽子是第一天她向我賣的,但是我沒有買,因為民族帽子我真的不會有用,除非送給櫻井有紀吧,但是他肯定頭太大。
我拍完照把帽子拿下來,My 說:「她送你的。」這帽子繡工很細,不知要多久才繡完,我想要付錢,又覺得這樣不好。

我們擁抱一起,道別了,回頭看她們,她們一直在揮手。

15歲的My 帥得不行,並且細心而隱重,但是她說她不好意思時(例如問Ronan些什麼),馬上就會臉紅腼腆。
英語說得很棒,那天Ronan跟她說好了,以後每星期去給他上一課H’mong語課,Ronan教她法語。
Ronan也是一位大好人。

16歲的Soso樣子很有性格,如果她長高一點,而且在西方或日本,是塊當模特兒的好材料。
她拍照其實不愛笑,real cool。
她們的衣服很帥,是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