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6日的天星碼頭

2006/12/17 at 1:49 | Posted in culture, hong kong | Leave a comment

消失的時刻
原本鐘樓所在的位置,現在已空空如也,從以往的士站的地方抬頭望去,可以直接看到對岸的文化中心。

鐘樓經已完全被拆卸了(目前尚未確認是否已當作建築廢物處理掉)。
但碼頭上的反對集會仍然繼續。
他們,在絕食。

目線清晰還是朦朧

在明報新聞網的Blog裏,看到有線新聞張宏艷在12月14日如是寫道:

強闖者只有10多人,實在代表不了甚麼民意,只代表他們自己。這10多人除了「集體記憶」這個理由之外,找不到拒絕清拆的理由—別忘記,政府已答應覓地重建。

我們說,我們活該。
我們一天忽然驚醒,碼頭已無法挽回,為什麼就沒有早一點喊不?
在昨晚的集會裏,有位市民說得好:
「政府應該同我哋把關啦!唔係乜都可以賣咖嘛佢冇理由唔知吖,問孫明揚佢個仔賣唔賣,佢會唔會話唔知呀,要返去問下老婆先吖?點會自己話要拆咖?」

政府沒有為我們把關。
政府在諮詢時,把重點放在填海不填海上,而市民沒有發覺。政府要拆天星,而市民沒有發覺。
是誰忽略了天星?
當然是我們每一個香港人。
是誰害了天星?
那,只能是我們。
正如龍教授說,怎麼樣的人民就有怎麼樣的政府。

可是到了今天,從11月11日數萬人到天星貼紙終於說了那句遲到了的「不」,至今又一個月了,
我們站在最前線的資深新聞工作者,竟然還看不到天星事件的意涵,不單只在於天星,
抗議者不只在為天星抗爭。
我不能不驚訝瞠目。

嶺南大學陳清橋言:
「你看他們(絕食大學生)似是懷舊的人嗎?……為甚麼會閒到去懷他們上一代人的舊?」
在場人士發笑,因為聽起來真的太荒謬了。

今天鐘樓救不回來了,但是今天之後,
政府不能再用同樣的手法來處理我們的文物,
因為市民不准,
因為市民會用到甚至是自殘的方式來反對。
最少會有議員再不怠慢地站出來(縱然有人會不只為單純的目的),學者知道不說話不行。
最少有市民學會了政府把諮詢書放在家裏做諮詢,市民應該要去叩門。

向前的這一步,就是這幾十位「代表不了甚麼民意」的小市民、學生走出來的。
但是張主播沒有看見。
是誰忽略了天星?

張主播沒有看見就算了,有線的觀眾自己應該要看見,
我們自己要看見。

天氣涼了
到達碼頭時,首先「看到」的是消失的鐘樓。
然後是駭人的「絕食第16小時」黃色標示。

學生絕食了,老師走出來了。
12月16日,高教界發起了聲授學生抗議活動。
一些大學老師、教授到現場,說出他們對事件的看法,支持他們的學生的行動。
這時節,是學校的考試季節,亦即說,現場的十多名學生放棄了考試和寫論文,做好了要重修一學年的準備,留守在天星。
這時候老師走出來了支持,那人數雖然怎麼都不能算多,
但是,有一套既有價值觀被重新思考了。
最少在此時此刻此地,考試成績不是讀書學習的全部,讀好書考好試也不等於「將來」的全部。
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副教授司徒薇說,同學帶領老師們走出來編寫香港的歷史、香港本土文化新的一章。
這又是被重新思考的另一套既有價值觀。

消失的時刻
原本鐘樓所在的位置,現在已空空如也,從以往的士站的地方抬頭望去,可以直接看到對岸的文化中心。

鐘樓經已完全被拆卸了(目前尚未確認是否已當作建築廢物處理掉)。
但碼頭上的反對集會仍然繼續。
他們,在絕食。

目線清晰還是朦朧

在明報新聞網的Blog裏,看到有線新聞張宏艷在12月14日如是寫道:

強闖者只有10多人,實在代表不了甚麼民意,只代表他們自己。這10多人除了「集體記憶」這個理由之外,找不到拒絕清拆的理由—別忘記,政府已答應覓地重建。

我們說,我們活該。
我們一天忽然驚醒,碼頭已無法挽回,為什麼就沒有早一點喊不?
在昨晚的集會裏,有位市民說得好:
「政府應該同我哋把關啦!唔係乜都可以賣咖嘛佢冇理由唔知吖,問孫明揚佢個仔賣唔賣,佢會唔會話唔知呀,要返去問下老婆先吖?點會自己話要拆咖?」

政府沒有為我們把關。
政府在諮詢時,把重點放在填海不填海上,而市民沒有發覺。政府要拆天星,而市民沒有發覺。
是誰忽略了天星?
當然是我們每一個香港人。
是誰害了天星?
那,只能是我們。
正如龍教授說,怎麼樣的人民就有怎麼樣的政府。

可是到了今天,從11月11日數萬人到天星貼紙終於說了那句遲到了的「不」,至今又一個月了,
我們站在最前線的資深新聞工作者,竟然還看不到天星事件的意涵,不單只在於天星,
抗議者不只在為天星抗爭。
我不能不驚訝瞠目。

嶺南大學陳清橋言:
「你看他們(絕食大學生)似是懷舊的人嗎?……為甚麼會閒到去懷他們上一代人的舊?」
在場人士發笑,因為聽起來真的太荒謬了。

今天鐘樓救不回來了,但是今天之後,
政府不能再用同樣的手法來處理我們的文物,
因為市民不准,
因為市民會用到甚至是自殘的方式來反對。
最少會有議員再不怠慢地站出來(縱然有人會不只為單純的目的),學者知道不說話不行。
最少有市民學會了政府把諮詢書放在家裏做諮詢,市民應該要去叩門。

向前的這一步,就是這幾十位「代表不了甚麼民意」的小市民、學生走出來的。
但是張主播沒有看見。
是誰忽略了天星?

張主播沒有看見就算了,有線的觀眾自己應該要看見,
我們自己要看見。

天氣涼了
到達碼頭時,首先「看到」的是消失的鐘樓。
然後是駭人的「絕食第16小時」黃色標示。

學生絕食了,老師走出來了。
12月16日,高教界發起了聲授學生抗議活動。
一些大學老師、教授到現場,說出他們對事件的看法,支持他們的學生的行動。
這時節,是學校的考試季節,亦即說,現場的十多名學生放棄了考試和寫論文,做好了要重修一學年的準備,留守在天星。
這時候老師走出來了支持,那人數雖然怎麼都不能算多,
但是,有一套既有價值觀被重新思考了。
最少在此時此刻此地,考試成績不是讀書學習的全部,讀好書考好試也不等於「將來」的全部。
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副教授司徒薇說,同學帶領老師們走出來編寫香港的歷史、香港本土文化新的一章。
這又是被重新思考的另一套既有價值觀。

把焦點拉開一點來看,我們真的在進步,雖然這過程很慢。

天氣偏偏在這時候轉冷,在街頭露宿絕食怎麼都是一件難受的事,
我想對我所有的朋友說:可以抽一些時間到場支持「送暖」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