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香港,有這樣的香港人

2006/11/05 at 1:17 | Posted in ..自閉日記, hong kong | Leave a comment

很想看的「瘋狂的石頭」已經落畫了,
「浮花」大概也看不到,
「死亡筆記」也一樣。
目前一切要等完成期末報告再說。

龍教授的講課已結束了,
還有下星期最後一課,整課都是報告課。然後就是結業Party。
跟同事V一起去上課,
不時會在公司裏討論堂上的事情,教授的講課、同學的分享、報告遇上的問題等等,多了很多平日沒有的思考。
我們在課上都有過被「擊中」的感覺,有流淚的衝動,
其他同學也說過這種感受,
不知就裏,聽起來還真像入了邪教(笑)。

上課上到想流淚是有點誇張。

上次在伊豆的時候,跟在場記者們談到現在媒體的窘局,
繼續下去要怎樣做,我們都不知道了。
現在是新聞記者都窘迫難做的時代,不是跑新聞的新聞記者,從來都被邊綠化,現在更加有氣無力。
你發現一個問題,然後利用媒體擁有的影響力,引起社會關注,
班上有同學可以做到這樣,很令人羨慕。
我們又算是什麼?在るスベキ場所はどこ?

但原來不是這樣的,龍教授說。

我們前面有一條路,不管是跑政治新聞、社會新聞、娛樂、生活文化、在內地、在香港、在台灣、在其他地方,這條路都是一樣的。
我以前沒有看到這條路,同事 V也沒有,都很受衝擊。
但走這條路要有很強的自覺性,但願我有。

藝術館同學說沒有看到過X,
大律師同學說沒有想到過Y,
如此這般,說到底,教授自然是高瞻遠觸,一目了然,
但同學們,都很熱血。這方面來說,都是素敵な大人。
龍教授的課就是吸引這樣的人吧。

教授說,她告訴人,香港人是怎麼的呢?
她所看到的大部分香港人都純潔、內心意外地熱情,外表很冷,意外地不擅於表達自己。
純潔這兩個字說出來,當然反應很大,香港人怎麼會有這種形象?
雖然純潔也包含了(太)天真的意思,
但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有個城市族郡被形容為純潔、(太)天真,我覺得視為讚美也不為過。

只不過一切好的壞的,主要都不在我們,
有怎麼樣的成長,就有怎麼樣的我們,
有怎麼樣的環境,就有怎麼樣的我們,
被.操.控.的.人。
唔想咁樣,你說,可以點樣?
想吧,認真想想。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