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節

2006/04/05 at 11:07 | Posted in culture, film | Leave a comment

我的電影節來到第四天了。
今天有兩場,焦點的 <乱步地獄>就在今晚 ^^

目前看了三部,以昨天張元的<看上去很美>比較好,
開場前想到,能在這樣大的劇院(昨天在文化中心大劇院放映)看張元,感覺有些神奇(當然他的片在HKIFF也不是第一次在這個場放了)。
對,現在他的片可是正式由國內的電影公司發行,不再像早年要借助外國資金才可拍片了,影片常在外國獲獎,但在國內則禁播。

昨日終於見到了張元本人了!
放映後的答問時間,果然也有人問,有關他昔日當地下導演和今天正式由中國電影公司投資拍片的事,張元說,他不想再當地下導演了,但是他覺得自己拍的還是自己關心的事情。

怎麼說他都不像(最少未像)張藝謀就是了。(但話說回來,聽說 <千里走單騎>很不錯。)

昨天答問時間有幾個有趣的地方。
有小孩子發言(<看>是小孩戲),張元顯得很高興:「有小孩說話了,好!」
五歲的小妹妹問:「為什麼老師叫他(男主角)的時候他不說話?(結局部分)」
張:「因為他累啦,他睡覺啦。」
然後張又反問(也是全晚他唯一向觀眾問的問題):「那些小孩兒好玩嗎?」
妹妹:「好玩。」
張和觀眾都笑了。

事實昨天整部戲觀眾的反應都滿好的,自從十多年前HKIFF放了Abbas Kiarostami 的幾齣小孩片,HKIFF的觀眾似乎就有了喜歡小孩片的傳統了。

另一有趣問答。
「方槍槍(男主角)是不是你?」
「我想每個人心裏都有他的方槍槍!」台下爆發熱烈掌聲和大笑。

<Last Days>不能說很好看,是「看了」的感覺。嗯,就是這樣。
有些電影目的不是要說故事,<Last Days>就是如此,前作<Elephant>也是這樣。
看完了亦不會令人對Kurt Cobain的最後日子多了了解,導演早就說了這是他自己的像想。
你我也可以有自己的想像的,那電影也就可以不用看了,不是嗎?
但是,但是,那感覺亦可以是很真實的,如果你曾經喜歡過Kurt Cobain和Nirvana。
這一次,導演不再站在觀眾的對面,而是與大眾同一角度想像Kurt。
或許,我們都是想藉此而懷想起這位我們都曾經極愛的樂手而已。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什麼可以做呢?(大家明知不是真的還是要入場~~)
又或者,反過來說,如果導演拍了一齣劇情片,不論劇情如何,總逃不過被罵的命運吧。

同事說,看完整齣戲,差不多也沒有看清楚男主角的樣子(笑)
自己的想法是,整部戲包括鏡頭在內,重構的大構不是Kurt Cobain最後的日子,而是他最後的日子的精神狀態,他那時的生存狀態。
他在屋裏(大概是隊友的屋)轉來轉去,猶如遊魂野鬼,
屋裏進進出出有不同的人,但他好像跟世界隔絕了。非常孤單。

想起Kurt Cobain的事,又總想到那一年,
我們在廣州認識了一些樂隊朋友,在他們的酒吧裏 —– 我之前不知中國還可以有這樣的酒吧 —–談音樂到天明。
人與人的心裏有某些東西以同樣的頻率震動着,我們都很 High。
然後人和酒吧都很快變了,但是那很High的一夜是存在過的,誰都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