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茶に梅干し

2006/02/24 at 10:44 | Posted in back horn, mucc,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面的entry的字體原來變成全形了,不過也蠻好笑的。山形真的好美,意料之外的美,而且人很好,
接待的佐藤くん現在讓我有點想他了…..佐藤名叫Kazuhiro~~^^
而且很正氣的池,讓我們回到東京,都說東京男不成了。男同事也這樣說。

感冒最後也沒有好(因為沒有看完簡簡給的「補充劑」才出發吧! ),現在也沒有好,
原本出差就總是睡眠不足,遇上天氣寒冷,
在旅程中途一直頂住,還能感到蠻愉快的(也得感謝各人!),
但到結束的一天好像爆發出來了。
其實今次有點糟,身體的秩序給打亂了,Auntie突然來訪,而且膩着不走。
醫生大概見我這樣,今次下了重藥,感冒要先盡快好起來,才再管其他。
吃了藥因此在魂遊狀態,嗑藥的感覺大概也差不多吧。
聽着MUCC,也可以睡倒,這不叫睏,該叫昏迷吧。

在東京的時間很短,而且今次住的很遠。
直接去了新宿,把新出的CD買回來,就想回酒店,誰知新宿的Tower那天休館,還是去了澀谷,就覺得好累好累,在Tower裏差不多想倒在地上。

我的次序是這樣的,先聽 rice,然後是MUCC,兩張我都想在家裏靜靜聽,
Back Horn則放在隨身聽,因為Back Horn是在怎樣的地方都不會不對氣氛的,不知為什麼總之就是這樣。

但最後沒有聽隨身聽,回到家裏聽到MUCC就昏迷了,想去睡覺但還沒有洗澡,所以洗澡的時候又放了Back Horn。

《番茶に梅干し》好讚。
知道MUCC的《家路》嘛?
一直對這首有些偏愛(對那時期的MUCC也一樣),
夕焼け的風景其實是心裏的風景。
《家路》有些沒有說來但又讓人聽到的話,因此很欣賞Satoち。

但榮純把沒有說出來的話都能說出來。

感覺某程度上是一種 illusion,跟愛一樣。
但掌握這樣不實的東西,還是有人能做得到的。
作為寫字人,目前覺得,榮純是頂級了。

不凡的洞察力和表達能力(跟他們的平民風一樣非比尋常!),還有纖細的神經,以及,以及,人文關懷(擁有這樣的能力但不以這樣的制高點壓人,你知道語文其實是一種Power),除了拜服,你還可以說什麼呢?!

現在,我在Back Horn的音樂裏感到滿盈的愛(就是那種貼身的關懷),
音樂編排也是那麼的warm,高度完成的愛的一章。
好像困頓寂寞的身心給輕輕抱住一樣。
Back Horn的哲學觀或許改變了,但是一種高度完成的改變。
恰巧想寫溫馨的樂曲也是ミヤ現在想做的事情…..關於MUCC,還是改天再寫了,
其實有很多很多關於MUCC的事情想寫(總是沒時間),
我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來跟現在的MUCC溝通,
因為MUCC變得不是自己熟悉的MUCC,這件事情讓我有點不適應,也很有些難過,
所以得花很多很多時間,來重新釐清這位置和距離。

畢竟自己是一但建立了感情,便不輕易能放棄的那種古董呀。

山形的照片讓我整理一下再上載。一定載就是了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