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ight live – world’s end girlfriend

2005/09/03 at 6:58 | Posted in japan | Leave a comment

晚上九時開演的音樂會,時間算晚了,
但要從大埔趕到灣仔則還算很趕,
飄移小巴8:26趕到沙田中大,很飊的車速,但還是恐怕趕不及,
8:36到獅子山隧道,8:46到海底隧道,過了海 8:50,
由大埔到銅鑼灣才30分鐘,名符其實飄移小巴。
趕緊下了車轉乘的士,的士卻要繞到金鐘才有回轉的出口,
到達藝術中心是開演前5分鐘,趕上了!

堂上卻見觀眾還在排隊,今晚sold out了。Wow。
場地是Agnès b. cinema,平日是放映電影的地方,不大,193位,
但World’s End Girlfriend始終indie,能賣完,大概都托阿麥書房的福。

樂手兩人,一位鼓手,一位負責Mac、效果器和結他,
其實他(前田勝彥)才是World’s End Girlfriend。
兩位坐着彈奏,音樂是無主旋律無節奏無歌詞的,很Ambient,
我在第二行,選了鼓手的一邊,樂手看得很清楚,但因為Ambient,還是閉上眼睛來傾聽,
閉上眼睛的Live好像有點怪,但就如不同食物有不同吃法,不同的音樂也有不同賞味方式呢。

其實Tension滿高的,起伏很大,如行雲流水的音樂之中還可感覺到有緊張感的軌跡,
但很冷靜的,冷靜如智者。
我突然想起了Sugizo的《Soundtrack》,這麼想起來,《Soundtrack》也是在這裏看的,
因為Suzigo對妹妹說的那句話,黑暗中我和京媽流了一臉的淚,
大家都知那是為華月流的淚,雖然我們都沒說什麼。

最後一曲的意境很美,彷如黑夜星空,冰涼但很漂亮。用來當電影Soundtrack會很棒。

然後他們就站起來躹躬,觀眾鼓掌,場館亮了燈,過了頗一會才有觀眾開始離開。
有人叫住了我,原來是Edine,她應該在重慶才對啊,很高興看見她,
我們又不停嘴地說話了,她很喜歡這場live,
然後她到外面買碟讓他們簽名,我便趁機跟音響的朋友打招呼,很久沒見過阿康了!
他一邊收拾Control Panel我們一邊說話,他今天的拍檔竟然是兩個女孩,由她們收拾其他的東西,她們想當然是演藝學院畢業的師妹吧,好厲害,現在音響都請女孩子做了!
這時台前有些觀眾在研究台上的器材,
阿康說,原來還有人會這樣研究的,又說想不到在這裏看到我,有什麼想不到的,我也不是只聽Rock的哪!

閒聊就是沒有說什麼特別內容的,但我還是覺得很愉快,他們是很好玩的一群人,我第一次去日本還是跟他們一起去的,好玩得不得了^^

 出去找Edine,她已經簽好名了,還向人家拿了E-mail,這小妹妹好厲害!
我們沒什麼事,站在桌子旁邊看他們簽名,Edine說前田像淺野忠信!淺野啊!原來我們又有另一共同喜好 🙂
我們說着說着就一起乘車回家去了,Edine丟開她兩個朋友不顧的樣子(笑)。
在音樂會裏碰到朋友,總讓我很高興。

Live.is my Life

World’s End Girlfriend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

%d bloggers like this: